首页 > 诗词鉴赏 > 正文

形容伤感的诗句 羞日遮罗袖.doc

经典古诗词|诗歌大全来源: http://shicimingju.cn/shige/ 2020-11-05 20:28诗词鉴赏 722 ℃

蟠龙寺-散文诗集



形容伤感的诗句 羞日遮罗袖



汴水流,泗水流,流 到瓜洲古渡头,吴山点点愁。思悠悠,恨悠悠,
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 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犯贱是普遍真理,你我只是其中之一。 风乍起,吹绉一池春水 。闲
引鸳鸯香径里,手捋红杏蕊。斗鸭阑干独倚,碧玉搔头斜坠。终日望
君君不至,举头闻鹊喜 枫叶千枝复万枝,江桥掩映暮帆迟。忆君心
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 公子王孙逐后尘,绿珠垂泪滴罗巾。侯
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记忆想是倒在掌心的水 不论你摊开还是紧握 终究还是会从指缝中
一滴一滴 流淌干净。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开车无难事,只怕
有新人!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狂欢是一 群人的孤单林花谢了
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
是人生 长恨水长.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
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少年不识 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
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
天凉好个秋。 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归。(第一眼看到就忍不住要落
泪。)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
肠断白苹洲!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四张机,
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
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羞
第页码页 .. 总共总页数页

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易求无价宝,难得有 情郎。枕上潜垂泪,花
间暗断肠。自能窥宋玉,何必恨王昌?


汴水 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吴山点点愁。思悠悠,恨悠悠,
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 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犯贱是普遍真理,你我只是其中之一。 风乍起,吹绉一池春水 。闲
引鸳鸯香径里,手捋红杏蕊。斗鸭阑干独倚,碧玉搔头斜坠。终日望
君君不至,举头闻鹊喜 枫叶千枝复万枝,江桥掩映暮帆迟。忆君心
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 公子王孙逐后尘,绿珠垂泪滴罗巾。侯
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记忆想是倒在掌心的水 不论你摊开还是紧握 终究还是会从指缝中
一滴一滴 流淌干净。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开车无难事,只怕
有新人!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狂欢是一 群人的孤单林花谢了
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
是人生 长恨水长.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
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少年不识 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
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
天凉好个秋。 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归。(第一眼看到就忍不住要落
泪。)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
肠断白苹洲!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四张机,
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
第页码页 .. 总共总页数页

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羞
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枕上潜垂泪,花
间暗断肠。自能窥宋玉,何必恨王昌?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吴山点点愁。思悠悠,恨悠悠,
恨到归时方始休 ,月明人倚楼。 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犯贱是普遍真理,你我只是其中之一。 风乍 起,吹绉一池春水。闲
引鸳鸯香径里,手捋红杏蕊。斗鸭阑干独倚,碧玉搔头斜坠。终日望
君君 不至,举头闻鹊喜 枫叶千枝复万枝,江桥掩映暮帆迟。忆君心
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 公子王孙逐后尘,绿珠垂泪滴罗巾。侯
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记忆想是倒在掌心的水 不论你摊开还是紧握 终究还是会从指缝中
一滴一滴 流淌干净。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开车无难事,只怕
有新人!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狂欢是一 群人的孤单林花谢了
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
是人生 长恨水长.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
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少年不识 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
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
天凉好个秋。 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归。(第一眼看到就忍不住要落
泪。)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
肠断白苹洲!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四张机,
第页码页 .. 总共总页数页

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
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枕上潜垂泪,花
间暗断肠。自能窥宋玉,何必恨 王昌?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吴山点点愁。思悠悠,恨悠悠,
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 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犯贱是普遍真理,你我只是其中之一。 风乍起,吹绉一池春水。闲
引鸳鸯香径里,手捋红杏 蕊。斗鸭阑干独倚,碧玉搔头斜坠。终日望
君君不至,举头闻鹊喜 枫叶千枝复万枝,江桥掩映暮帆迟。忆君心
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 公子王孙逐后尘,绿珠垂泪滴罗巾。侯
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记忆想是倒在掌心的水 不论你摊开还是紧握 终究还是会从指缝中
一滴一滴 流淌干净。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开车无难事,只怕
有新人!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狂欢是一 群人的孤单林花谢了
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
是人生 长恨水长.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
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少年不识 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
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
天凉好个秋。 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归。(第一眼看到就忍不住要落
泪。)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
第页码页 .. 总共总页数页

肠断白苹洲!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四张机,
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
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枕上潜垂泪,花
间暗断肠。自能窥宋玉,何必恨 王昌?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吴山点点愁。思悠悠,恨悠悠,
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 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犯贱是普遍真理,你我只是其中之一。 风乍起,吹绉一池春水。闲
引鸳鸯香径里,手捋红杏 蕊。斗鸭阑干独倚,碧玉搔头斜坠。终日望
君君不至,举头闻鹊喜 枫叶千枝复万枝,江桥掩映暮帆迟。忆君心
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 公子王孙逐后尘,绿珠垂泪滴罗巾。侯
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记忆想是倒在掌心的水 不论你摊开还是紧握 终究还是会从指缝中
一滴一滴 流淌干净。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开车无难事,只怕
有新人!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狂欢是一 群人的孤单林花谢了
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
是人生 长恨水长.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
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少年不识 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
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
天凉好个秋。 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归。(第一眼看到就忍不住要落
第页码页 .. 总共总页数页

泪。)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
肠断白苹洲!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四张机,
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
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枕上潜垂泪,花
间暗断肠。自能窥宋玉,何必恨 王昌?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吴山点点愁。思悠悠,恨悠悠,
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 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犯贱是普遍真理,你我只是其中之一。 风乍起,吹绉一池春水。闲
引鸳鸯香径里,手捋红杏 蕊。斗鸭阑干独倚,碧玉搔头斜坠。终日望
君君不至,举头闻鹊喜 枫叶千枝复万枝,江桥掩映暮帆迟。忆君心
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 公子王孙逐后尘,绿珠垂泪滴罗巾。侯
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记忆想是倒在掌心的水 不论你摊开还是紧握 终究还是会从指缝中
一滴一滴 流淌干净。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开车无难事,只怕
有新人!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狂欢是一 群人的孤单林花谢了
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
是人生 长恨水长.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
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少年不识 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
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
第页码页 .. 总共总页数页

天凉好个秋。 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归。(第一眼看到就忍不住要落
泪。)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
肠断白苹洲!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四张机,
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
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枕上潜垂泪,花
间暗断肠。自能窥宋玉,何必恨 王昌?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吴山点点愁。思悠悠,恨悠悠,
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 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犯贱是普遍真理,你我只是其中之一。 风乍起,吹绉一池春水。闲
引鸳鸯香径里,手捋红杏 蕊。斗鸭阑干独倚,碧玉搔头斜坠。终日望
君君不至,举头闻鹊喜 枫叶千枝复万枝,江桥掩映暮帆迟。忆君心
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 公子王孙逐后尘,绿珠垂泪滴罗巾。侯
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记忆想是倒在掌心的水 不论你摊开还是紧握 终究还是会从指缝中
一滴一滴 流淌干净。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开车无难事,只怕
有新人!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狂欢是一 群人的孤单林花谢了
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
是人生 长恨水长.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
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
第页码页 .. 总共总页数页

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
天凉好个秋。 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归。(第一眼看到就忍不住要落
泪。)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
肠断白苹洲!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四张机,
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
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枕上潜垂泪,花
间暗断肠。自能窥宋玉,何必恨 王昌?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吴山点点愁。思悠悠,恨悠悠,
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 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犯贱是普遍真理,你我只是其中之一。 风乍起,吹绉一池春水。闲
引鸳鸯香径里,手捋红杏 蕊。斗鸭阑干独倚,碧玉搔头斜坠。终日望
君君不至,举头闻鹊喜 枫叶千枝复万枝,江桥掩映暮帆迟。忆君心
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 公子王孙逐后尘,绿珠垂泪滴罗巾。侯
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记忆想是倒在掌心的水 不论你摊开还是紧握 终究还是会从指缝中
一滴一滴 流淌干净。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开车无难事,只怕
有新人!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狂欢是一 群人的孤单林花谢了
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
是人生 长恨水长.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
第页码页 .. 总共总页数页

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
楼,为赋新词强 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
天凉好个秋。 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归。(第一眼看到就忍不住要落
泪。)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
肠断白苹洲!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四张机,
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
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枕上潜垂泪,花
间暗断肠。自能窥宋玉,何必恨 王昌?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吴山点点愁。思悠悠,恨悠悠,
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 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犯贱是普遍真理,你我只是其中之一。 风乍起,吹绉一池春水。闲
引鸳鸯香径里,手捋红杏 蕊。斗鸭阑干独倚,碧玉搔头斜坠。终日望
君君不至,举头闻鹊喜 枫叶千枝复万枝,江桥掩映暮帆迟。忆君心
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 公子王孙逐后尘,绿珠垂泪滴罗巾。侯
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记忆想是倒在掌心的水 不论你摊开还是紧握 终究还是会从指缝中
一滴一滴 流淌干净。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开车无难事,只怕
有新人!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狂欢是一 群人的孤单林花谢了
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
第页码 页 .. 总共总页数页

是人生长恨水长.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
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 层楼。爱上层
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
天凉好个秋。 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归。(第一眼看到就忍不住要落
泪。)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
肠断白苹洲!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四张机,
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
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枕上潜垂泪,花
间暗断肠。自能窥宋玉,何必恨 王昌?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吴山点点愁。思悠悠,恨悠悠,
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 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犯贱是普遍真理,你我只是其中之一。 风乍起,吹绉一池春水。闲
引鸳鸯香径里,手捋红杏 蕊。斗鸭阑干独倚,碧玉搔头斜坠。终日望
君君不至,举头闻鹊喜 枫叶千枝复万枝,江桥掩映暮帆迟。忆君心
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 公子王孙逐后尘,绿珠垂泪滴罗巾。侯
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记忆想是倒在掌心的水 不论你摊开还是紧握 终究还是会从指缝中
一滴一滴 流淌干净。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开车无难事,只怕
有新人!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林花谢了
第页码页 .. 总共总页数页

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
是人生长恨水长.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
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 层楼。爱上层
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
天凉好个秋。 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归。(第一眼看到就忍不住要落
泪。)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
肠断白苹洲!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四张机,
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
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枕上潜垂泪,花
间暗断肠。自能窥宋玉,何必恨 王昌?


第页码页 .. 总共总页数页

昨夜雨疏风聚-346


xiaosa-承尊


咏雪诗句-发闾左谪戍渔阳


南北朝皇帝列表-若邪


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陈文帝陈蒨


蔷薇枝-李文山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人到中年万事休


泰然-山涛


Tags: 斜晖脉脉水悠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