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人诗词 > 正文

述补结构的发展

经典古诗词|诗歌大全来源: http://shicimingju.cn/shige/ 2020-11-05 18:18名人诗词 269 ℃

中秋专题-晚来天欲雪


述补结构的发展










































———————————————————————————————— 作者:
———————————————————————————————— 日期:




2

第十六讲 述补结构的发展

一、 现代汉语研究
朱德熙《语法讲义》:粘合式述补结构和组合式述补结
构。
粘合式述补结构指补语直接粘附在述语后头的格式,
如:抓紧、写完、煮熟、写上、走回去。
组合式述补结构指带“得”的,如:走得快、抓得紧、
看得多、写的很清楚、看得见、听得出来
组合式述补结构有两类:一类表示可能性,一类表示状
态。
看得见(可能性) 看得多(状态)
拿得动(可能性) 长得漂亮(状态)
听得出来(可能性) 急得直出汗(状态)
根据补语所表示的意义,将补语分为五类:
⑴结果补语 补语可以是形容词(如:长大、变小、拧紧),
也可以是动词(如:看见、听懂、踢倒、打破);
⑵趋向补语(如:走进、跳出、爬上、滑下);
⑶可能补语(如:看得见看不见、写得完写不完、进得去
进不去)
⑷状态补语(如: 写得好写得不好、洗得干净洗得不干净)
⑸程度补语(如:好极了、暖和多了、可笑透了、好得很、3 21

闷得慌)
其中,动词+⑴结果补语的结构也称动结式结构,是述 补结
构中很重要的一种,有时也把动词+趋向补语归为动结式。

二、 动结式的产生与发展

2.1动结式的界定及术语称谓的分歧
王力先生称这种结构 为“使成式”。《汉语史稿》:“使成
式是一种仂(le4)语(词组、短语)的结构方式。从形式上说 ,
是外动词(及物)带着形容词(‘修好’、‘弄坏’),或者是
外动词带着内动词(不及物) (‘打死’、 ‘救活’);从意义
上说,是把行为及其结果在一个动词性仂语中表现出来。这
种行为能使受事者得到某种结果,所以叫做使成式。”
王力的界定将 “饿死”、“站累”这两种形式排除在使成式
之外。
日本汉学家太田辰夫:“复合动词之中, 有行为和它的
结果同时表现的。这个复合动词前面的词是动词,后面的词
是自动词或形容词。例 如‘打倒’‘推倒’‘拉倒’等,后面
的‘倒’是自动词;‘写好’‘学好’‘办好’等,后面的‘好’
是形容词。它们的区别有时未必明确,但现在把前者称为使
成复合动词,把后者称为结果复合动 词。”
所谓自动词,是指本身能完整地表示主语的某种动作的词。
4 21

他动词是指需要有一个对象才能完整地表现主语的动作或
作用的词。
梅祖麟对动补结 构的定义:“1、动补结构是由两个成分
组成的复合动词。前一个成分是他动词,后一个成分是自动词或形容词。2、动补结构出现于主动句:施事者+动补结构
+受事者。3、动补结构的意义是在上 列句型中,施事者用他
动词所表示的动作使受事者得到自动词或形容词所表示的
结果。4、唐代 以后第二条限制可以取消。”
动结式的结构类型
(1)他动词+自动词 打破
(2)他动词+形容词 写错
(3)自动词+自动词 饿死
(4)自动词+形容词 站累

2. 2动结式结构的起源
关于动结式产生时代的几种代表性意见:
1.先秦说
周迟明:“使动性复式动词不 知道究竟起于什么时候,
但是它在很早的书面语言中(如尚书中的甘誓、盘庚等篇)
就已存在, 则是颠扑不破的事实。据我推想,它的发生至少
已有三千年。”他进一步指出:“使动性复式动词在古代 汉语
中有可分可合的现象。但在事实上是先有合用式,后来才有
5 21

分用式。合用式是由词法上的关系发展而来的,大概起于殷
代;分用式是由句法上的关系发展而成的, 大概起于先秦。”

若火之燎于原,不可向迩,其犹可扑灭 。(尚书·盘庚上)

“翦灭”(左传·成公二年)、
“挠乱”(左传·成公十三年)、
“禁止” ( 左传·襄公八年)、
“望见”(左传·定公三年)、
“缢杀”(公羊传·僖公元年)、
公嗾夫獒焉,明搏而杀之。(左传·宣公十三年)

匠人斲而小之。(孟子)

2.汉代说
王力:“使成式产生于汉代,逐渐扩展于南北朝,普遍
应用于唐代。”
楚骑追汉王,汉王急,推堕孝惠鲁元车下。(《史记·项
羽本纪》)
乃激怒张仪 。(同上《苏秦列传》)
射伤郄克,流血至履。(同上《齐太公世家》
群儒既以不能辩明封禅事,又牵拘于诗书古文,而
不敢骋。(《史记·孝武帝本纪》)

3.六朝说
志村良治:“使成复合动词出现于中古初期,一部分在
6 21

中古初期使成复合动词化,大多数从唐代开始成为普遍现
象。”
梅祖麟、蒋绍愚等也倾向于认为魏晋六朝时期产生动补结构
(动结式)。
4.唐代说
太田辰夫认为,唐代自、他两用动词已经逐步固定为自动动
词,因此,“可以认为使成复合动词 至迟是在唐代产生的。”

2.3判断动结式结构产生的标准
2.3.1判断动结式产生的基本原则
蒋绍愚:有很多动结式‘V
1
+V< br>2
’是由动词并列式‘V
1
+V
2

发展来的。两者 的区别是:a. 如果‘V
2
’是他动词,或者
是用作使动的自动词和形容词,和后面 的宾语构成述宾关系
(包括述语和使动宾语的关系),那么这个结构实际上是并
列式。只有当‘ V
2
’自动词化或虚化,或者自动词不再用作
使动,和后面的宾语不能构成述宾关系, 这才是动结式。 b.
并列式中两个动词或是并用,或是相承,语义重心通常在后
一动词;动 结式中动词和补语结合紧密,语义重心通常在前
一动词。这两条标准中,a是主要标准,b是辅助标准。 ”
2.3.2判断动结式产生的形式标志
1、太田辰夫:V死O
见巨鱼,射杀一鱼。(史记·秦始皇本纪)
7 21

项梁已击杀之。(史记·李斯列传)
岸崩,尽压杀卧者。(史记·外戚世家)
打杀长鸣鸡。(乐府诗集)
此是毒螫物,不可长,我当踏杀之。(齐谐记)
上述例句中必须用“杀”,而不用“死”。
仅有极少数例子用“死”,但这些例子缺乏可靠性。这
种少见的例子如:
何意前二师并皆打死。(旌异记,珠林85)
是邻家老黄狗,乃打死之。(幽明录,广记438,
但《古小说钩沉》作“杀”)
但 是到了唐代,出现了“V死O”和“V死”用于被动
句的例子,上述例中用“杀”的地方用“死”的例子 就非常
多了。例如:
被蝎螫死。(朝野佥载5)
独坐堂中,夜被刺死。(同上)
为某村王存射死。(闻奇录,广记)
主人欲打死之。(广古今五行记,广记)
四畔放火烧死。(舜子至孝变文)
“V死”担当起“V杀”的意义,因此,太田辰夫认为可以
认定至迟唐代产生了动补结构。

2、志村良治:考察“愁杀”:
8 21

白杨多悲风,萧萧愁杀人。(古诗十九首第十四)
杨花愁杀渡江人。(郑谷《淮上与友人别》)
志村良治把使成复合动词化的条件整理如下:
(1)用复音节构成的动词,前面的形态素A表
示动作的原因,后面的形态素B表示结果。 < br>(2)客观上能够证明,AB两个形态素由于结合
已经脱离了各自的原义,引起了语义上的变化。
(3)由于AB两个形态素的紧密结合表达一个
新的意义。
当以上条件得到满足时, 就可以认为这个动词已经复合动词
化了。比如“愁杀”是“使人不胜悲伤”的意思,不仅“杀”
离开原义表示一种变化了的意义,“愁”也受“~杀”的影响
产生语义变化,不是表示心情烦恼、忧虑、 担心,而是表示
深深的悲伤。
由于“愁杀”最早出现在《古诗十九首》,而《古诗十九首》< br>一般认为作于东汉末,但最早见于梁萧统《文选》,所以可
以萧统的卒年531年为下限,这正是 志村良治认为六朝已出
现“使成复合动词”的原因
3、梅祖麟:动补结构产生的形式标志也是“V死O”:
(甲) 施事者 + V杀 +受事者
(乙) 受事者 + V死
(丙) 施事者 + V死 +受事者
9 21

(丁) 受事者 + V杀
实际上,先秦两汉只有(甲)、(乙)两型,尤其值得注意的
是(丙)型不出现:
压杀:岸崩,尽压杀卧者,少君独得脱,不死。(史
记·外戚世家)
压死:暮寒卧炭下,百余人岸崩尽压死,广国独得脱。
(论衡·吉验)
饿杀:岁败榖尽,不能两活,饿杀其子,活兄之子。
(论衡·齐世)
饿死 :主父欲出不得,又不得食,探爵鷇而
食之,三月余而饿死沙丘宫。(史记·赵世
家)
诛杀:沛公至军,立诛杀曹无伤。(史记·项羽本纪)
诛死:解父以任侠,孝文时诛死。(史记·游侠列传)
斩杀:掌戮掌斩杀贼谍而搏之。(周礼·秋官·掌戮)
斩死:王弟长安君成蟜将军击赵,反,死屯留,
军吏皆斩死。(史记·秦始皇本纪)
烧杀:项王烧杀纪信。(史记·项羽本纪)
烧死:见巢,尽堕地中,有三鳶鷇烧死。(汉书·五
行志)
“V杀”和“V死”的 出现场合互补,“V杀”只出现于施
事者之后,“V死”只出现于受事者之后,而(丙)型“施
10 21

事者+ V死+受事者”在先秦两汉不出现。这说明,假如“V
杀” 和“V死”都是动结式的话,它们应该都能出现在相同
的语法环境中,而不会形成这样的对立。正因为“ 杀”不是
补语,而是他动词充当的述语,所以在后面要有宾语;正因
为“死”不是补语,而是不 及物动词充当的谓语,所以后面
不能有宾语。质言之,先秦两汉时期的(甲)、(乙)二型都
不 可能是动补结构,而只能是并列或连动结构。只有当(丙)
型出现的时候,才可以认定动补结构产生。

三、带“得”的动补结构的产生与发展
3.1 产生时间
潘允中:南北朝
平子饶力,争(挣)得脱,逾窗而走。(世说新语·规
箴)
多数学者:唐代才真正出现了带“得”的述补结构。

3.2 “得”的来源
杨建国:结构助词“得”是直接由“V得O”式中“获
得”义的“得”发展而来的。
祝敏彻、岳俊发:状态补语结构的“得”是从表完成的
“动词+得”结构的“得”虚化来的,可能补语结 构的“得”
是从表可能的“动词+得”结构的“得”虚化来的。
11 21
< br>王力则认为状态补语结构的“得”和可能补语的“得”
二者来源相同,都是“由原来的‘获得’意 义转化为‘达成’,
由‘达成’的意义更进一步的虚化,而成为动词的词尾。”
V取义动词+得+O——连谓结构
“民采得日重五铢之金。”《论衡 讲瑞》
(其先)逐得燕太子丹者也。《史记李将军列传》
网得一大鱼《贤愚经》
V非取义动词+得+O——(动补)宾结构
值祥私起,空斫得被《世说新语》
3.3 “得”字结构的发展
上古,“得”为动词,“获得”义,又是能愿动词,表示
客观容许。如:
得道者多助。(孟子)
不得与之言。(论语)——表示客观容许。
同时,“获得”义的动词“得”与别的动词连用,表示
“得到”。如:
孟孙猎得麑,使秦巴西持之归。(韩非子)
今臣为王却齐之兵,攻得十城。(史记)
六朝以后,“得”虚化为结构助词,既可以表结果,又可以
表示可能。到唐末至宋代,“得”字结构形 式多样化,谓语
可以是复音词,宾语可以是词组,宾语之外又可以有补语,
位置不定。
12 21

肯定式有以下几种:
(1) V得 得表行为的完成或可能。
放卿入楚救其慈母,救得已否? (表结构)
師问众曰:我要一人传语西堂,阿谁去得。(可能)
(2) V得O
标示七日,募得九十万精兵。(表结果)
设何方计,却得吴军。(表可能)
(3) VO得
今日皇天应得知,汉家天子辜陵(李陵)得。(结果)
这自是好,如何废这个得。(可能)
(4) V得C
平子饶力,争(挣)得脱,逾窗而走。(结果)
佛法二字,如何辨得清浊。(可能)
(5) V C得
指一径曰:回去得也。(可能)
(6) V得CO
故包括得尽许多道理。
(7) V得OC
十三学得琵琶成,名属教坊第一部。(结果)
僧问:“如何出得三界去。(可能)
(8) V O得C
告子只是去守个心得定,都不管外面事。(结果)
13 21

此八种形式,应用不平衡,1、2、4、7种最常见,其余少
见。
带“得”的否定句式:
常见的有以下几种,一般只用于表示可能,很少用于表示结
果。
(1) V不得
王事牵身去不得,满山松雪属他人。
(2) 不V得
若论修行,何处不去得。
(3) V O不得
子胥寻觅父兄骸不得。
(4) V不得O
晓不得那里面微妙处。
(5) 不V得O
不活得二十九岁。
(6) V C不得
归去不得。

3.4 结果补语和趋向补语的发展
结果补语分带“得”和不带“得”的两类。带“得”的
有V得C、V得OC。
1.V得C
14 21

不带宾语的结果补语式和趋向补语式“V得C ”,作补
语的成分一般为单个动词(包括少数形容词),唐五代的例
子如:
易水流得尽,荆卿名不消。(全唐诗·贾岛:易水
怀古)
清泉洗得洁,翠霭侵来绿。(又·皮日休:樵担)
深水有鱼衔得出,看来却是鹭鹚饥。(又·杜荀鹤:
鹭鹚)
瞑鸟飞不到,野风吹得开。(又·曹松:夏云)
见伊莺鹉语分明,不惜功夫养得成。(敦煌变文
集·长兴四年中兴殿应圣节讲经文)
过得两年,院主见他孝顺,教伊念《心经》。未过
得一两日念得彻,和尚又教上别经。(祖堂集·卷六)
宋元以后,虽仍有使用,但用例大大减少了。如:
三十六巷寻得遍,都不见那情人面。(张协状元·三
十九出)
那船主人走了,也不曾寻得见。(元典章·刑部·胡
参政杀弟)
不知甚么人把大嫂拐 的(得)去了。(元曲选·黑
旋风)——“了”,更为明确的表结果实现、完成的标记。
那大爷把差人打了十板,将我放的来了。(醒世因
缘传·二十三回)——与处置式结合
15 21

更多的情况则是直接用“VC了”的形式,如:
虽曰州郡富厚,被人炒(吵)多了,也供当不去。
(朱子语类·卷109)
宋以后, “V得(O)C”更倾向于表示动作实现的
可能性,逐渐淘汰了表结果实现的功能。一说“得”虚化为< br>“零形式”。
若能于一处大处攻得破,……(朱子语类·卷8)
僧问:“如何出得三界去。”(宋普济《五灯会元》)
2.V得OC
带宾语的结果补语结构V得OC
唐五代时期:
十三学得琵琶成,名属教坊第一部。(白居易:琵
琶行)
渔人抛得钓筒尽,却放轻舟下急滩。(崔道融:溪
夜)
不经旬月中间,后妻设得计成。(敦煌变文集·舜
子变)
这种格式用例不多,并且在 同样的因素促动下,“V得
OC”也逐渐向“(S)VC(了)”或“VC(了)O”归并,
这 种归并在唐代就已经开始了:
清弦脆管纤纤手,教得霓裳一曲成。(白居易:霓
裳羽衣歌)
16 21

两瓶箬下新开得,一曲霓裳初教成。(白居易:湖
上招客送春泛舟)
宋以后:
说得此事成了,我把五两银子谢你。(清平山堂话
本·错认尸)
你也骂得我够了。(元曲选·薛仁贵)
那刘官人一来有了几分酒,二来怪他开得门迟了。
(京本通俗小说·错斩崔宁)
带宾语的趋向补语结构“V得OC”唐五代时期也已产
生,如:
师云:“还将得马大师真来不?”对云:“将得来。”
(祖堂集·东寺和尚)
宋以后的用例如:
如今未曾看得正当底道理出,便落草了。(朱子语
类辑略·卷7)
便怎能够挽蟾宫,攀折得桂枝来?(元刊杂剧三十
种·介子推)
不带“得”的结果补语的发展:
(教材547—551页)
3.5 状态补语结构的发展
V得C 、V得OC
1.V得C
17 21

一种无弦琴,唯师弹得妙。(虚堂和尚语录·卷八)
(形容词作补语)
我个胜花娘子生得白蓬蓬 ,一个头髻长长似盘
龙 。(张协状元·三十二出)
(形容词重叠式作补语)
浮名浮利浓于酒,醉得人心死不醒。(又·郑云叟:
偶题)
(主谓结构作补语)
在路途值雪正飞,盘缠被劫得没分文。(张协状
元·三十五出)
(述宾结构作补语)
令左右人取酒与周仓吃,吃得大醉。(三国志平
话·卷下)
(偏正结构作补语)
马超拿住曹军问:“曹贼生得如何?”(三国志平
话·卷下)
(指示代词作补语)
宋以后:
当日武松欢喜饮酒,吃得大醉了,便叫人扶去房中安歇,不在话下。(水浒传)(偏正结构作补语
2.V得OC
带宾语的状态补语结构“V得OC”,根据宾语与动词、
18 21

补语之间的语义关系,可以分为三类:
甲类 述语动词一般是不及物的感受类(生理或心理
感受)动词或形容词,如“吓、唬、惊、羞、气、急、愁”
等。宾语在语义上既是动词的施事或 当事,同时又是补语成
分的施事或当事,与补语有陈述关系。如:
二将当时夜半越对,唬得皇帝洽背汗流。(敦煌变
文集·汉将王陵变)
吓得貂婵连忙跪下。(三国志平话·卷上)
乙类 述语动词一般是及物动词,宾语在语义上是受
事,又是补语成分的当事。
日日炒的亚爹耳朵聋,两三日饭也不吃一口。(张
协状元·三十二出)
拷的我魂飞魄散,打的我肉烂皮穿。(小孙屠·十
一出)
来这里被他骂得我百节酸疼。(元刊杂剧三十种·诈
妮子调风月·三折)
当下景阳冈 上那只猛虎被武松没顿饭之间,一顿
拳脚打得那大虫动掸不得。(水浒传·二十三回)
丙类 述语动词一般是及物动词,宾语和补语没有直
接的语义关系。
如今沈侍读、李馆使来说得事理 分白,显是你两
个有隐底事节,不闻达朝廷。(沉括:乙卯入国奏请)
19 21

匡衡文字卻細密,他看得经书极子细,能向里做
工夫。只是做人不好,无气节。(朱 子语类·卷116)
你虽费用了一些钱财,却也安排得那厮好。(水浒
传)
3.6 可能补语结构的发展
起初,表“达成”的“V得O”和表“可能”的“V得O”的区
别只在于它们所处的语境:已然语境——表达成,如:“蒙世尊慈悲,
救得阿娘火难之苦。”未然或假设 语境——表可能,如:“如何救得阿
娘火难之苦。”
可能补语结构“V得C”和“V得OC” 本质上是表结
果或趋向的,只是在特定的语境(未然或假设)中才具有能
性意义, 因此早期的用例一般都受到语境的制约。如:
若使火云烧得动,始应农器满人间。(全唐诗·来
鹄:题庐山双剑峰)
若也无人弹得破,却还老僧。(祖堂集·卷二)
我儿若修得仓全,岂不是于家了事?(敦煌变文
集·舜子变)
垂杨只解惹春风,何曾系得行人住!(全宋词·晏
殊:踏莎行)
打得我赢,便将去;若输与我,我不还钱。(新编
五代史平话)
宋元以后:
20 21

人须是气魄大,刚健有立底人,方做得事成。(朱
子语类·卷43)
天生的一表非俗,匹配得你过。(元曲选·鸳鸯被)
便是铁石人,也劝得他转。(水浒传·六十四回)
这行者即去拿瓶,—唉!莫想拿得他动。(西游记·四
十二回)
(以上“V得OC”)
你怎生瞒的过我。(元曲选·黑旋风)
(以上“V得CO”)

21 21

闲情逸趣-郑准


大义觉迷录-时移世易


有关思乡的古诗-钢筋铁骨


敏而好学不耻下问是以谓之文也-少年狂


伤感情人节-老客


左天成-黄梅雨


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南斗


知足者富-雕龙


Tags: 郑谷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