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词鉴赏 > 正文

老舍的短篇散文家

经典古诗词|诗歌大全来源: http://shicimingju.cn/shige/ 2020-11-06 03:38诗词鉴赏 929 ℃

日长篱落无人过的下一句-李方膺


老舍的短篇散文家


【篇一:老舍的短篇散文,家】

【 - 散文】老舍是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的重要作家,故而老舍研究向
来是学术研究的重点与热点。本文是 老舍经典散文,希望对大家有
帮助!

老舍经典散文1:林海我总以为大兴安岭奇峰怪 石,高不可攀。这回
有机会看到它,并且走进原始森林,脚踩在积得几尺厚的松针上,
手摸到那 些古木,才证实这个悦耳的名字是那样亲切与舒服。

大兴安岭这个“岭”字,跟秦岭的“岭” 可大不一样。这里的岭的确很
多,横着的,顺着的,高点儿的,矮点儿的,长点儿的,短点儿的,
可是没有一条使人想起“云横秦岭”那种险句。多少条岭啊,在疾驶
的火车上看了几个钟头,既看不完 ,也看不厌。每条岭都是那么温
柔,自山脚至岭顶长满了珍贵的树木,谁也不孤峰突起,盛气凌人。
目之所及,哪里都是绿的。的确是林海,群岭起伏的林海的波浪。
多少种绿颜色呀:深的 ,浅的,明的,暗的,绿得难以形容。恐怕
只有画家才能描出这么多的绿颜色来呢!

兴安岭上千般宝,第一应夸落叶松。是的,这里是落叶松的海洋。
看,海边上不是还泛着白色的浪花吗? 那是些俏丽的白桦的银裙,不
是像海边的浪花吗?

两山之间往往流动着清可见底的小 河。河岸上有多少野花呀。我是
爱花的人,到这里我却叫不出那些花的名儿来。兴安岭多么会打扮
自己呀:青松作衫,白桦为裙,还穿着绣花鞋。连树与树之间的空
隙也不缺乏彩:松影下开着各种小花 ,招来各色的小蝴蝶—它们很
亲热地落在客人身上。花丛里还隐藏着珊瑚珠似的小红豆。兴安岭
中酒厂所造的红豆酒,就是用这些小野果酿成的,味道很好。

看到数不尽的青松白桦,谁能不 学向四面八方望一望呢?有多少省市
用过这里的木材呀,大至矿井、铁路,小至椽柱、桌椅。千山一碧,
万古常青,恰好与广厦、良材联系在一起。所以,兴安岭越看越可
爱!它的美丽与建设结为一体 ,美得并不空洞。叫人心中感到亲切、
舒服。

及至看到了林场,这种亲切之感更加深 厚了。我们伐木取材,也造
林护苗,一手砍一手载。我们不仅取宝,也作科学研究,使林海不
但 能够万古常青,而且可以综合利用。山林中已经有不少的市镇,
给兴安岭添上了新的景色,添上了愉快的 劳动歌声。人与山的关系
日益密切,怎能不使我们感到亲切、舒服呢?我不晓得当初为什么管
它 叫兴安岭,由今天看来,它的确有兴国安邦的意义。

老舍经典散文2:我们家的猫我们家的大 花猫性格实在古怪。说它老
实吧,它有时的确很乖。它会找个暖和的地方,成天睡大觉,无忧
无 虑,什么事也不过问。可是,决定要出去玩玩,就会出走一天一
夜,任凭谁怎么呼唤,它也不肯回来。说 它贪玩吧,的确是啊,要
不怎么会一天一夜不回家呢?可是它听到老鼠的一点儿响动,又多么
尽 职。它屏息凝视,一连就是几个钟头,非把老鼠等出来不可!

它要是高兴,能比谁都温柔可亲 :用身子蹭你的腿,把脖子伸出来
让你给它抓痒,或是在你写作的时候,跳上桌来在稿纸上踩印几朵小梅花。它还会丰富多腔地叫唤,长短不同,粗细各异,变化多端。
在不叫的时候,它还会咕噜地给 自己解闷儿。这可都凭它的高兴。
它要是不高兴啊,无论谁说多少好话,它一声也不出。
它什么都怕,总想藏起来。可是它又勇猛,不要说对付小虫和老鼠,
就是遇上蛇也敢斗一斗。

它小时候可逗人爱哩!才来无们家时刚好满月,腿脚还站不稳,已经
学会了淘气。一根鸡毛 、一个线团,都是它的好玩具,耍个没完没
了。一玩起来,不知要摔多少跟头,但是跌倒了马上起来,再 跑再
跌,头撞在门上、桌腿上,撞疼了也不哭。后来,胆子越来越大,
就到院子去玩了,从这个 花盆跳到那个花盆,还抱着花枝打秋千。
院中的花草可遭了殃,被它折腾的枝折花落。

我从来不责打它。看它那样生气勃勃,天真可爱,我喜欢还来不及,
怎么会跟它生气呢?
< br>老舍经典散文3:草原这次我看到了草原。那里的天比别处的更可爱。
空气是那么清鲜,天空是那 么明朗,使我总想高歌一曲,表示我满
心的愉快。在天底下,一碧千里,而并不茫茫。四面都有小丘,平
地是绿的,小丘也是绿的。羊群一会儿上了小丘,一会儿又下来,
走到哪里都像给无边的绿毯绣 上了白色的大花。那些小丘的线条是
那么柔美,就像只用绿色渲染,不用墨线勾勒的中国画那样,到处< br>翠色流,轻轻流入云际。这种境界,既使人惊叹,又叫人舒服;既愿
久立四望,又想坐下低吟一首 奇丽的小诗。在这境界里,连骏马和
大牛都有时候静立不动,好像回味着草原的无限乐趣。
< br>我们访问的是陈巴尔虎旗。汽车走了一百五十里,才到达目的地。
一百五十里全是草原,再走一百 五十里,也还是草原。草原上行车
十分洒脱,只要方向不错,怎么走都可以。初入草原,听不见一点声音,也看不见什么东西,除了一些忽飞忽落的小鸟。走了许久,
远远地望见了一条迂回的明如玻璃 的带子。河!牛羊多起来,也看到
了马群,隐隐有鞭子的轻响。快了,快到了。忽然,像被一阵风吹来的,远处的小丘上出现了一群马,马上的男女老少穿着各色的衣
裳。群马疾驰,襟飘带舞,像一条 彩虹向我们飞过来。这是主人来
到几十里外欢迎远客。见到我们,主人们立刻拨转马头,欢呼着,
飞驰着,在汽车左右与前面引路。静寂的草原热闹起来:欢呼声,
车声,马蹄声,响成一片。车跟着马 飞过小丘,看见了几座蒙古包。

蒙古包外,许多匹马,许多辆车。人很多,都是从几十里外乘 马或
坐车来看我们。主人们下了马,我们下了车。也不知道是谁的手,
总是热乎乎地握着,握住 不散。大家的语言不同,心可是一样。握
手再握手,笑了再笑。你说你的,我说我的,总的意思是民族团 结
互助。

也不知怎的,就进了蒙古包。奶茶倒上了,奶豆腐摆上了,主客都
盘腿坐下,谁都有礼貌,谁都又那么亲热,一点儿不拘束。不大会
儿,好客的主人端进了大盘的手抓羊肉 。干部向我们敬酒,七十岁
的老翁向我们敬酒。我们回敬,主人再举杯,我们再回敬。这时候
鄂 温克姑娘们,戴着尖尖的帽子,既大方,又稍有点羞涩,来给客
人们唱民歌。我们同行的歌手也赶紧唱起 来。歌声似乎比什么语言
都更响亮,都更感人,不管唱的是什么,听者总会露出会心的微笑。

饭后,小伙子们表演套马,摔跤,姑娘们表演民族舞蹈。客人们也
舞的舞,唱的唱,并且要骑一 骑蒙古马。太阳已经偏西,谁也不肯
走。是呀!蒙汉情深何忍别,天涯碧草话斜阳!

[老舍经典散文]相关文章:

1.

2.

3.

4.

5.

6.

7.

8.

9.

10.



春天。枯黄的原野变绿了。新绿的叶子在枯枝上长出来。

阳光温柔地对着每个人微笑,鸟儿在歌唱飞翔。花开放着,红

的花,白的花,紫的花。星闪耀着,红的星,绿的星,白的星。

蔚蓝的天,自由的风,梦一般美丽的爱情。

每个人都有春天。无论是你,或者是我,每个人在春天里

都可以有欢笑,有爱情,有陶醉。

然而秋天在春天里哭泣了。

这一个春天,在迷人的南国的古城里,我送走了我的一段

光阴。

秋天的雨落了,但是又给春天的风扫尽了。

在雨后的一个晴天里,我同走过泥泞的道路。走

过石板的桥,走过田畔的小径,去访问一个南国的女性,一个

我不曾会过面的疯狂的女郎。

在—个并不很小的庄院的门前,我们站住了。一个说着我

不懂的语言的小女孩给我们开了黑色的木栅门,这木栅门和我

的小说里的完全不同。这里是本地有钱人的住家。

在一个阴暗的房间里,我看见了我们的主人。宽大的架子

床,宽大的凉席,薄薄的被。她坐起来,我看见了她的上半身。

是一个正在开花的年纪的女郎。

我们三个坐在她对面一张长凳上。一个朋友说明了来意。

她只是默默地笑,笑得和哭一样。我默默地看了她几眼。我就

明白我那个朋友所告诉我的一切了。留在那里的半个多小时内,

我们谈了不到十句以上的话,看见了她十多次秋天的笑。

别了她出来,我怀着一颗秋天的痛苦的心。我想起我的来

意,我那想帮助她的来意,我差不多要哭了。

一个女郎,一个正在开花的年纪的女郎……我一生里第一

次懂得疯狂的意义了。

我的许多年来的努力,我的用血和泪写成的书,我的生活

的目标无一不是在:帮助人,使每个人都得着春天,每颗心都

得着光明,每个人的生活都得着幸福,每个都得着自

由。我给人唤起了渴望,对于光明的渴望;我在人的前面安放

了一个事业,值得献身的事业。然而我的一切努力都给另一种

势力摧残了。在唤醒了一个年轻的灵魂以后,只让他或她去受

更难堪的蹂躏和折磨。

于是那个女郎疯狂了。不合理的社会制度,不自由的婚姻、

传统观念的束缚,家庭的专制,不知道摧残了多少正在开花的

年青的灵魂,我的二十八年的岁月里,已经堆积了那么多、那

么多的阴影了。在那秋天的笑,像哭—样的笑里,我看见了过

去一个整代的青年的尸体。我仿佛听见—个痛苦的声音说:

“这应该终结了。”

《春天里的秋天》不止是一个温和地哭泣的故事,它还是

一个整代的青年的呼吁。我要拿起我的笔做武器,为他们冲锋,

向着这垂死的社会发出我的坚决的呼声“je accuser”(我控

诉)。

一九三二年五月

选自

机 器 的 诗

为了去看一个朋友,我做了一次上的旅客。我和

三个朋友一路从会城到公益,我们在火车上大约坐了三个钟头。

时间长,天气热,但是我并不觉得寂寞。

南国的风物的确有一种迷人的力量。在我的眼里一切都显

出一种梦景般的美:那样茂盛的绿树,那样明亮的红土,那一

块一块的稻田,那一堆一堆的房屋,还有明镜似的河水,高耸

的碉楼。南国的乡村,虽然里面包含了不少的痛苦,但是表面

上它们还是很平静,很美丽的!

到了潭江,火车停下来。车轮没有动,外面的景物却开始

慢慢地移动了。这不是什么奇迹。这是上的一段最美

丽的工程。这里没有桥,火车驶上了轮船,就停留在船上,让

轮船载着它慢慢地渡过江去。

我下了车,站在铁板上。船身并不小,甲板上铺着铁轨,

火车就躺在铁轨上喘气。左边有卖饮食的货摊,许多人围在那

里谈笑。我一面走,一面看。我走过火车头前面,到了右边。

船上有不少的工人。朋友告诉我,在船上作工的人在一百

以上。我似乎没有看见这么多。有些工人在抬铁链,有几个工

人在管机器。

在每一副机器的旁边至少站得有一个穿香云纱衫裤的工人。

他们管理机器,指挥轮船前进。

看见这些站在机器旁边的工人的昂头自如的神情,我从心

底生出了感动。

四周是平静的白水,远处有树,有屋。江面很宽。在这样

的背景里显出了管理机器的工人的雄姿。机器有规律地响着。

火车趴在那里,像一条被人制服了的毒蛇。

我看着这一切,我感到了一种诗情。我仿佛读了一首真正

的诗。于是一种喜悦的、差不多使我的心颤抖的感情抓住了我。

这机器的诗的动人的力量,比任何诗人的作品都大得多。

诗应该给人以创造的喜悦,诗应该散布生命。我不是诗人,

但是我却相信真正的诗人一定认识机器的力量,机器工作的巧

妙,机器运动的优雅,机器制造的完备。机器是创造的,生产

的,完美的,有力的。只有机器的诗才能够给人以一种创造的

喜悦。

那些工人,那些管理机器、指挥轮船、把千百个人、把许

多辆火车载过潭江的工人,当他们站在铁板上面,机器旁边,

一面管理机器,一面望着白茫茫的江面,看见轮船慢慢地驶近

岸的时候,他们心里的感觉,如果有人能够真实地写下来,一

定是一首好诗。

我在上海常常看见一些大楼的修建。打桩的时候,许多人

都围在那里看。有力的机器从高处把一根又高又粗的木桩打进

土地里面去;一下,一下,声音和动作都是有规律的,很快地

就把木桩完全打进地里去了,四周旁观者的脸上都浮出了惊奇

的微笑。地是平的,木头完全埋在地底下了。这似乎是不可信

的奇迹。机器完成了奇迹,给了每个人以喜悦。这种喜悦的感

情,也就是诗的感情。我每次看见工人建筑房屋,就仿佛读一

首好诗。

1933年6月在广州

四围都静寂了。太阳也收敛了它最后的光芒。炎热的空气中开 始有
了凉意。微风掠过了万顷烟波。船像一只大鱼在这汪洋的海上游泳。
突然间,一轮红黄色大 圆镜似的满月从海上升了起来。这时并没有
夺目的光辉。但是青天的一角却被它染成了杏红的颜色。看! 天公
画出了一幅何等优美的图画!它给人们的印象,要超过所有的人间
名作。

这面大圆镜愈往上升便愈缩小,红色也愈淡,不久到了半天,就成
了一轮皓月。这明月上面有无际的青 天,下面有无涯的碧海,我们
这小小的孤舟真可以比作沧海的一栗。不消说,悬挂在天空的月轮
月月依然,年年如此。而我们这些旅客,在这海上却只是暂时的过
客罢了。

与晚风、 明月为友,这种趣味是不能用文字描写的,可是真正能够
做到与晚风、明月为友的,就只有那些以海为家 的人!我虽不能以
海为家,但做了一个海上的过客,也是幸事。

上船以来见过几次海 上的明月,最难忘的就是最近的一夜。我们吃
过午餐后在舱面散步,忽然看见远远的一盏红灯挂在一个石 壁上面。
这灯并不亮,后来船走了许久,这盏石壁上的灯还是在原处。难道
船没有走么?但是我 们明明看见船在走。后来这个闷葫芦终于给打
破了。红灯渐渐地大起来,成了一面圆镜,腰间绕着一根黑 带。它
不断地上升,突破了黑云,到了半天。我才知道这是一轮明月,先
前被我认为石壁的,乃 是层层的黑云。

1927年1月

选自


< br>为着追求光和热,将身子扑向灯火。终于死在灯下,或者浸在油中。
飞蛾是值得赞美的,在最后的 一瞬间它得到光,也得到热了。

我怀念上古的夸夫。他追赶日影,渴死在旸谷。
< br>为着追求光和热,人宁愿舍弃自己的生命。生命是可爱的,但寒冷
的、寂寞的生,却不如轰轰烈烈 的死。

没有了光和热,这人间不是会成为黑暗的寒冷世界么?

倘使有一双 翅膀,我甘愿做人间的飞蛾。我要飞向火热日球。让我
在眼前一阵光、身内一阵热的当儿,失去知觉,而 化作一阵烟,一
撮灰。



二十几年前,我羡慕“列子御风而行” ,我极愿腋下生出双翼,象一
只鸷鸟自由地在空中飞翔。

现在我有时仍做着飞翔的梦 ,没有翅膀,我用双手鼓风。然而睁开
眼睛,我还是郁闷地躺在床上,两只手十分疲倦,仿佛被绳子缚住
似的。于是,我发出一声绝望的叹息。

做孩子的时候,我和几个同伴都喜欢在大风中 游戏。风吹起我们的
衣襟,风吹动我们的衣袖。我们张着双手,顺着风势奔跑,仿佛身
子轻了许 多,就象给风吹在空中一般。当时自己觉得是在飞了。因
此从小时候起我就喜欢风。

后来进学校读书,我和一个哥哥早晚要走相当远的路。雨天遇着风,
我们就用伞跟风斗争。风要拿走我们 的伞,我们不放松;风要留住
我们的脚步,我们却往前走。跟风斗争,是一件颇为吃力的事。但
是我们从这个也得到了乐趣,而且不用说,我们的斗争是得到胜利
的。

这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不过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值得怀念的。

可惜我不曾见过飓风。 去年坐海船,为避飓风,船在福州湾停了一
天半。天气闷热,海面平静,连风的影子也没有。船上的旗纹 丝不
动,后来听说飓风改道走了。

在海上,有风的时候,波浪不停地起伏,高起来象 一座山,而且开
满了白花。落下去又象一张大嘴,要吞食眼前的一切。轮船就在这
一起一伏之间 慢慢地前进。船身摇晃,上层的桅杆、绳梯之类,私
语似的吱吱喳喳响个不停。这情景我是经历过的。< br>
但是我没有见过轮船被风吹在海面飘浮,失却航路,船上一部分东
西随着风沉入海底。 我不曾有过这样的经验。

今年我过了好些炎热的日子。有人说是奇热,有人说是闷热,总之< br>是热。没有一点风声,没有一丝雨意。人发喘,狗吐舌头,连蝉声
也哑了似的,我窒息得快要闭气 了。在这些时候我只有一个愿望:
起一阵大风,或者下一阵大雨。

1941年7月9日在昆明



为着追求光和热,将身子扑向灯火 ,终于死在灯下,或者浸在油中,
飞蛾是值得赞美的。在最后的一瞬间它得到光,也得到热了。

我怀念上古的夸父,他追赶日影,渴死在旸谷。

为着追求光和热,人宁愿舍弃自己的 生命。生命是可爱的。但寒冷
的、寂寞的生,却不如轰轰烈烈的死。

没有了光和热,这人间不是会成为黑暗的寒冷世界吗?

倘使有一双翅膀,我甘愿做人 间的飞蛾。我要飞向火热的日球,让
我在眼前一阵光、身内一阵热的当儿,失去知觉,而化作一阵烟,< br>一撮灰。



每次对着长空的一轮皓月,我会想:在这时候某某人也在凭栏望月
吗?

圆月 犹如一面明镜,高悬在蓝空。我们的面影都该留在镜里吧,这
镜里一定有某某人的影子。

寒夜对镜,只觉冷光扑面。面对凉月,我也有这感觉。

在海上,山间,园内,街中, 有时在静夜里一个人立在都市的高高
露台上,我望着明月,总感到寒光冷气侵入我的身子。冬季的深夜,
立在小小庭院中望见落了霜的地上的月色,觉得自己衣服上也积了
很厚的霜似的。

的确,月光冷得很。我知道死了的星球是不会发出热力的。月的光
是死的光。

但是为什么还有奔月的传说呢?难道那个服了的美女便可以使这已
死的星球再生么?或者她在那一面明 镜中看见了什么人的面影吧。

选自《旅途随笔
【篇三:老舍的短篇散文,家】

五柳先生对门-尘世


趣向-心境的诗句


可怜楼上月徘徊-河岸


唐诗宋词300首-丢人现眼


千年的心-平妖传


行为乖张-香包


江同-笃行之


黄莺儿-道同


Tags: 小至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