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唐宋诗词 > 正文

写雨的散文名篇范文

经典古诗词|诗歌大全来源: http://shicimingju.cn/shige/ 2020-11-06 02:01唐宋诗词 800 ℃

宫锦-景霁


写雨的散文名篇范文
雨声并非都是惹人忧愁的,轻柔细腻的雨声沙沙轻响,给人 的
心灵带来宁静;圆润有致的雨声叮咚作响,如一支和谐的曲子,给人
的身心带来畅快。下面是 的一些写雨的散文名篇,欢迎阅读。
苦雨(周作人)
伏园兄:
北京近日多雨,你在长安道上不知也遇到否,想必能增你旅行
的许多佳趣。
雨中旅行不一定是很愉快的,我以前在杭沪车上时常遇雨,每
感困难,所以我于火车 的雨不能感到什么兴味,但卧在乌篷船里,静
听打篷的雨声,加上欸乃的橹声以及“靠塘来,靠下去”的 呼声,却
是一种梦似的诗境。
倘若更大胆一点,仰卧在脚划小船内,冒雨夜行, 更显出水乡
住民的风趣,虽然较为危险,一不小心,拙劣地转一个身,便要使船
底朝天。
二十多年前往东浦吊先父的保姆之丧,归途遇暴风雨,一叶扁
舟在白鹅似的波浪中间 滚过大树港,危险极也愉快极了。
我大约还有好些“为鱼”时候——至少也是断发文身时 候的脾
气,对于水颇感到亲近,不过北京的泥塘似的许多“海”实在不很满
意,这样的水没有也 并不怎么可惜。
你往“陕半天”去似乎要走好两天的准沙漠路,在那时候倘若
遇 见风雨,大约是很舒服的,遥想你胡坐骡车中,在大漠之上,大雨
之下,喝着四打之内的汽水,悠然进行 ,可以算是“不亦快哉”之一。
但这只是我的空想,如诗人的理想一样的靠不住,或者你 在骡
车中遇雨,很感困难,正在叫苦连天也未可知,这须等你回京后问你
再说了。
我住在北京,遇见这几天的雨,却叫我十分难过。
北京向来少雨,所以不但雨具不很完全,便是家屋构造,于防
雨亦欠周密。
除了真正富翁以外,很少用实垛砖墙,大抵只用泥墙抹灰敷衍
了事。
近来天气转变,南方酷寒而北方淫雨,因此两方面的建筑上都
露出缺陷。
一星期 前的雨把后园的西墙淋坍,第二天就有“梁上君子”来
摸索北房的铁丝窗,从次日起赶紧邀了七八位匠人 ,费两天工夫,从
头改筑,已经成功十分八九,总算可以高枕而卧,前夜的雨却又将门
口的南墙 冲倒二三丈之谱。
这回受惊的可不是我了,乃是川岛君“佢们”俩,因为“梁上
君子”如再见光顾,一定是去躲在“佢们”的窗下监听的了。
为消除“佢们”的不安起见 ,一等天气晴正,急须大举地修筑,
希望日子不至于很久,这几天只好暂时拜托川岛君的老弟费神代为警
护罢了。
前天十足下了一夜的雨,使我夜里不知醒了几遍。
北京除了偶然有人高兴放几个爆仗以外,夜里总还安静,那样
哗喇哗喇的雨声在我的耳朵已经不很听惯, 所以时常被它惊醒,就是
睡着也仿佛觉得耳边粘着面条似的东西,睡的很不痛快,还有一层,
前 天晚间据小孩们报告,前面院子里的积水已经离台阶不及一寸,夜
里听着雨声,心里胡里胡涂地总是想水 已上了台阶,浸入西边的书房
里了。
好容易到了早上五点钟,赤脚撑伞,跑到西 屋一看,果然不出
所料,水浸满了全屋,约有一寸深浅,这才叹了一口气,觉得放心了,
倘若这 样兴高采烈地跑去,一看却没有水,恐怕那时反觉得失望,没
有现在那样的满足也说不定。
幸而书籍都没有湿,虽然是没有什么价值的东西,但是湿成一
饼一饼的纸糕,也很是不愉快。
现今水虽已退,还留一种涨过大水后的普通的臭味,固然不能
留客坐谈,就是自己也 不能在那里写字,所以这封信是在里边炕桌上
写的。
这回的大雨,只有两种人最喜欢。
第一是小孩们。
他们喜欢水,却极不容易得到,现在看见院子里成了河,便成
群结队的去“淌河”去。
赤了足伸到水里去,实在很有点冷,但他们不怕,下到水里还
不肯上来。
大人见 小孩们玩的有趣,也一个两个地加入,但是成绩却不甚
佳,那一天里滑倒了三个人,其中两个都是大人— —其一为我的兄弟,
其一是川岛君。
第二种喜欢下雨的则为蛤蟆。
从前同小孩们住高亮桥去钓鱼钓不着,只捉了好些蛤蟆,有绿
的,有花条的,拿回来都放在院子里,平常 偶叫几声,在这几天里便
整日叫唤,或者是荒年之兆,却极有田村的风味。
有许 多耳朵皮嫩的人,很恶喧嚣,如麻雀蛤蟆或蝉的叫声,凡
足以妨碍他们的甜睡者,无一不痛恶而深绝之, 大有欲灭此而午睡之
意。
我觉得大可以不必如此,随便听听都是很有趣味的,不 但是这
些久成诗料的东西,一切鸣声其实都可以听。
蛤蟆在水田里群叫,深夜静 听,往往变成一种金属音,很是特
别,又有时仿佛是狗叫,古人常称蛙蛤为吠,大约也是从实验而来。
我们院子里的蛤蟆现在只见花条的一种,它的叫声更不漂亮,
只是格格格这个叫法, 可以说是革音,平常自一声至三声,不会更多,
唯在下雨的早晨,听它一口气叫上十二三声,可见它是实 在喜欢极了。
这一场大雨恐怕在乡下的穷朋友是很大的一个不幸,但是我不
曾亲 见,单靠想象是不中用的,所以我不去虚伪地代为悲叹了,倘若
有人说这所记的只是个人的私事,于人生 无益,我也承认,我本来只
想说个人的私事,此外别无意思。
今天太阳已经出来,傍晚可以出外去游嬉,这封信也就不再写
下去了。
我本等着看你的秦游记,现在却由我先写给你看,这也可以算
是“意表之外”的事罢。
一九二四年七月十七日在京城书
故乡的雨(雷洋)
喜欢漫步于故乡的烟雨中。
若是这雨不成气候,只是似牛毛一般飘然而坠,那么雨伞便多
少显得赘余。
让细雨沙沙掠过自己的脸庞,带来一丝轻灵的快感,不能不说
是一番写意的风景。
在三月的暮春里,江南的雨总是雾气朦胧,弄得氤氲一片。
虽则漫天不到遍布阴霾的境地,却也无法给你一碧如洗的明镜
之感。
这雨便像帡幪一样将我们隔绝在一个小小的世界里。
既是春雨,你一定会诧异于为何不能寻得韦庄所绘的“春水碧
如天,画船听雨眠”的情形。
在我的记忆中,我只是感觉到檐溜在不停地叮叮咚咚,居然把
檐下的泥土滴出了一排深深的水窝。
我想,也许没有谁会对江南细雨斜飞的那种意境持不悦的情怀。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写的便是这种无可言喻又臻至
妙绝的美景。
若是 雨水大得厉害,便撑起一把小伞,没有古人的绿蓑笠,没
有朴素的油纸伞,只能看顺着伞脊梁汇集成股的 流水畅然下淌。
打着雨伞的人,在雨中徐徐移动,如一簇簇的蘑菇,红的,绿
的,白的,蓝的,时而聚拢,时而散开。
那些始料不及,没有带上雨伞的人,只能掩着头,拼命地往街
头巷尾的小商铺里扎进 去,脚履之处,溅起的雨花迎面地扑过来。
一切的行动皆随着雨水的节奏进行着。
若是在乡下,则又是另一番情趣了。
正在田间插秧的庄稼人要是突然 赶上了一场大雨,他们便疾步
回家,戴好蓝蓑黛笠,又回到农田里忙活起来。
身影在水田中一步一寸地向后挪动着,双手既已从一大堆禾苗
里分出了两三根,便把它们插入泥巴之中。
雨滴在农田的水面之上,溅起水泡层层地出现而后又消失去。
这时的雨声如一曲欢快的劳动战歌,指挥他们在田间倏然地劳
动着,又毫无倦乏之感。
等到雨停之际,水田也就如画板一样被涂成了绿油油的一大片。
这是一幅多么意趣盎然的劳动图啊,即使在雨中,人们依然欢
笑快乐地劳动着。
雨水,这大自然间的尤物,不知为何如此般的轻灵快语,翩翩
纷飞,让人油然而生喜悦之情。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我不同意这样的说法,一个具有常
人情怀的人都应该是乐 于水的,不是闻一多先生诗中“清风吹不起半
点漪沦”的“死水”,而是这活蹦乱跳轻盈多姿的,不断眨 眼向你耍
俏皮的雨水。
来到北方多年,让我许久不曾见得一面江南的雨,家乡的雨,
更不消说沐浴在那缱绻如梦的细雨中。
多少次梦回故里,多少次梦降甘霖,醒过来后,总都是慨叹路
遥不得归,慨叹京都难见雨。
多想顷刻之间再次回到阔别已久的故里,再次倾情地缠绵于那
闻之赏心、见之悦目,意出尘外而又幻化无 方的江南雨景里,无论大
的,小的,粗的,细的。

愚公移山译文-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


贤令山-持之以恒造句


李生论善学者翻译-舍得一身剐


新观音菩萨传奇-黄庭坚的诗


江寒月-色非


朝齑暮盐-轻轻的我走了


王惟-zhanjian


飒飒西风满院栽-三清殿


Tags: 画船听雨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