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词鉴赏 > 正文

《说文》的研究

经典古诗词|诗歌大全来源: http://shicimingju.cn/shige/ 2020-11-06 00:04诗词鉴赏 756 ℃

七发的作者-花想容



通论三 《说文解字》的研究概况
一、清代以前的《说文》研究
清代以前的《说文》研究者,首推三人:一个是唐代的李阳冰,另外两个是
南唐时代的徐铉、徐锴二兄弟 。
李阳冰,字少温,约生于唐开元年间,卒年不详。赵郡(今河北赵县)人。曾
为缙 云令、当涂令。官至将作少监。工小篆。初学李斯《峄山碑》,据说后来曾
对仲尼《吴季札墓志》有所借 鉴,便变化开合,自成一体。宋元人称其不下李斯,
受到后人推重。曾刊定《说文》三十卷,今不传。据 《说文》徐铉校定本所引以
及徐锴《说文解字系传》,李阳冰大致做了不少正形(纠正《说文》篆文的写 法及
形声的分析)、正义(对《说文》的解说提出不同意见)的工作,其中虽然有不少
误改的地 方,但总的来说,他刊定《说文》还是有功绩的。
徐铉、徐锴是二兄弟。绦铉,字鼎臣,生于 后梁贞明二年(916),卒于北宋
淳化二年(991),扬州广陵(今江苏扬州)人。初仕吴,为校书 郎,南唐代吴以后,
官至吏部尚书。后随后主李煜归宋,为太子率更令,加给事中,官至散骑常侍。他一生最大的学术功绩就是对《说文》进行了全面的整理、校定,今以大徐本行
世。在大徐本中,除 了对《说文》作了版本订正、增补正文、补新附字、加注反
切等工作外,还对《说文》作了简要注释。这 些注释有些是他个人的见解,凡注
“臣铉等曰”者便是,这一类共407条;有的是引用他弟弟徐锴的看 法,凡注“徐



锴曰”者便是,这样的也有141条;另外还有几条是引 用了李阳冰的意见。注释
的内容大体分辨形、辨音、辨义三类。其中虽有可取之处,但也不乏谬误。
徐锴,字楚金,生于后梁贞明六年(920),先于兄卒于北宋开宝七年(974)。
书工八分和小篆,与徐铉同享大名于江左。南唐中主李璟见其字,以为秘书省正
字。曾作《说文解字系传 》四十卷,今本有缺佚。四十卷中,除后十卷是杂论外,
前三十卷都是逐条解释《说文》的,一般用“臣 锴曰”、“臣锴案”的形式与原作
相区别。他的解释常常是补充本义、增补别义或引申义。比如《说文》 训“婴”
为“颈饰”,他在下面作了增补:“徐锴曰:又,女曰婴。”是补充了别义。《说文》
训“极”为“栋”,他在下面增补道:“徐锴曰:按极,屋脊之栋也。今人谓高及
甚为极,义出于此。” 这是补充了引申义。
徐锴的《说文解字系传》,虽然说错了的地方也不少,但它确实为《说文 》
做了不少注解工作,在《说文》研究史上有承前启后之功。在清代《说文》学兴
盛以前,二徐 的功绩是最值得肯定的。
二、清代《说文》研究四大家
清代是传统语言文 字学鼎盛时期,也是《说文》研究的鼎盛时期。据近人丁
福保《说文解字诂林》附录统计,有清一代研究 《说文》并有著述传世者多达
203人。其中最为突出的是段玉裁、桂馥、王筠和朱骏声四家,后人称为 清代《说
文》研究四大家。四家之外,其成就卓著可观者亦不下数十家。



下面简要介绍四大家及其研究成果。
(一)段玉裁和《说文解字注》
《说文解字注》,简称《说文段注》或《段注》。清代段玉裁注。三十 一卷。
成书于清嘉庆十二年(1807),有嘉庆二十年(1815)经韵楼刊本、道光九年(1829 )
学海堂《皇清经解》本、同治十一年(1872)湖北祟文书局刊本、1920年上海扫叶
山 房影印本、1981年成都古籍书店影印本、1981年上海古籍书店影印经韵楼本
等。
段氏 于乾隆四十五年(1780)开始用多种宋本校订明代末年汲古阁所刻宋本
《说文》,著成《汲古阁说文 订》一书,以后又以《尔雅》、《玉篇》、《集韵》等
的训解,以及群书征引和字义来疏证校释《说文》 ,著成5 40卷长编性质的《说
文解字读》。在此基础上,由博反约,锤炼精简,最后写定《说文解字 注》。《说
文》一书原为十五篇,北宋徐铉将各篇分为上下,共三十卷,段氏又因第十一篇
上注 文太多,分为二卷,故共为三十一卷。
《说文解字注》是段氏倾注毕生心血的代表作,是世所公认的关 于《说文》
的权威性著作,其贡献主要有:
1、发明、诠释《说文》的体例和术语。许慎撰写 《说文》虽有一定的体例,
但并未明说,他所用术语,也并不加以解说,而后人不知体例和术语,则有碍 于
阅读研究。段氏潜心研究,对原书中的术语、体例都能加以疏通和阐述。如《说



文》一部之末“文五,重一”下,段注:“此盖许所记也。每部记之,以得其凡
若干 字也。凡部之先后,以形之相近为次;凡每部中字之先后,以义之相引为次。”
这是阐明《说文》每部统 计字数、540部排列次序和部中之字排列次序的体例。
又如《说文》“元”字“从一,兀声”下,段注 :“凡言‘从某、某声’者,谓于
六书为形声也。……凡篆一字,先训其义,若‘始也’、‘颠也’是; 次释其形,
若‘从某,某声’是;次释其音,若‘某声’及‘读若某’是。”这是阐明《说
文》 关于形声字的说解方式和一般的训释次序。其余如《说文》“一”字下阐明
古文、籀文、小篆之例,“天 ”字下阐明声训、转注、会意之例,“吏”字下阐明
亦声之例,“旁”字下阐明“阙”之例,“畠”字下 阐明读若、读为之例,“祝”
字下阐明一曰之例等等,对于读者深刻理解《说文》都具有重要的作用。
2、校订、修正《说文》的讹误。《说文》一书流传既久,鲁鱼豕亥必不能免,
段氏乃根据此书 体例和历代文献称引,对其进行大量的校订和修正,而从后人发
现的唐写本《说文》木部残卷和甲骨文、 金文来看,段氏的校订和修正又往往跟
古人相合。如《说文》大徐本“上”字云:“挨,高也。此古文‘ 上’,指事也。”
段氏据下文“帝、旁、示”诸字所从古文“上”作“二”形,而改“上”为“二”,< br>这正合于甲骨文。又如《说文》大徐本:“栅,编树木也。”段氏据《玉篇》和《广
韵》所引,改 “树”为“竖”,这正合于唐写本《说文》木部残卷。
3、疏证许慎的说解,并寓作于述。许慎对于文字的说解往往十分简单,后



人难以理解,段氏引用各种文献资料,对许慎的说解作了较为详细的疏通和论证。
同 时,由于段氏精通古代典籍和文字音韵训诂之学,毕生积累了大量研究成果,
所以他又能把许多科学认识 和正确见解融入到注释之中,从而大大提高了注释的
学术价值。如《说文》“福,禄也”下,段注:“《 诗》言‘福’、‘禄’多不别。
《商颂》五篇,两言‘福’,三言‘禄’,大旨不殊。《释诂》、毛传皆 曰:‘禄,
福也。’此古义也。郑《既醉》笺始为分别之词。”这是说上古“福”和“禄”字
义 无别,直到东汉郑玄,“禄”释为禄位,才跟“福”意义有别。又如《说文》
“晤,明也”下,段注:“ ‘晤’者,启之明也。心部之‘悟’、帯部之‘寤’,皆
训‘觉’,‘觉’亦明也,同声之义必相近。” 这是说相同声符的字,其字义亦相
近。其余如“屦”字下对“屦”和“履”的辨析、“病”字下对“疾” 和“病”
的辨析、“讽”字下对“讽”和“诵”的辨析、“牙”字下对“牙”和“齿”的辨
析, “狗”字下说“狗、驹、豹”同源、“侖”字下说“伦、论”同源、“康”字
下说“漮、蘇、罩”同源, 都是极有价值的论述。
4、标明各字的古韵,以便形、音、义三者互求。《说文》大徐本和小徐本每< br>字下都注有反切,但是这些反切代表的是中古音,加注这些反切只是为了规范当
时的字音。段氏标 明的则是每个字的上古韵部,其目的之一是跟许慎所说的“某
声”、“读若某”等相配合,二是有助于古 音、古形、古义三者互求。例如《说文》
“龟,舊也”下,段注:“此以叠韵为训。……‘舊’本‘鸱舊 ’字,假借为‘故



舊’,即‘久’字也。刘向曰:蓍之言耆,龟之言久 。龟千岁而灵,蓍百年而神,
以其长久,故能辨吉凶。”当我们看到段氏注“龟”字古韵在第一部(之部 ),“舊”
字古韵也在第一部(之部),才知道许慎这里确实是采用了叠韵为训的方法。而当
我 们知道“久”字古韵也在第一部(之部),“舊”、“久”音义相通,才能真正理
解许慎“龟,舊也”的 含义。
5、注明许慎引文的出处。许慎在说解中往往引用古代文献以为证明,但是
他并不注明 出处,有时也不照录原文,这给后人的阅读理解带来了不便。为此,
段氏大都详细指明出处,对许书引用 讹误,也能加以纠正。如《说文》“返,还
也。《商书》曰:‘祖甲返。’”下,段注:“《西伯戡黎》 文。各本作‘祖甲’,今
依《集韵》订。”既指出“祖甲返”一句出自《尚书·西伯戡黎》一文,又指出
所谓“祖甲”当是“祖伊”之误。
6、阐明许慎的文字学理论和看法。许慎在《说文·叙》中 提出了许多文字
学方面的理论和看法,段氏一一加以阐述和发扬。如关于六书中的形声一例,段
氏就作了很好的叙述:“其别于指事、象形者,指事、象形独体,形声合体。其
别于会意者,会意合体主 义,形声合体主声。声或在左,或在右,或在上,或在
下,或在中,或在外,亦有一字二声者。有亦声者 ,会意而兼形声也。有省声者,
既非会意又不得其声,则知其省某字为之声也。”
《说文解字注》也存在一些缺点,主要有:



1、改字太多, 流于武断。如《说文》:“本,木下曰本,从木,一在其下。”
许慎的说法本来不误,也符合甲骨文字形 ,但段氏根据《六书故》引唐本改为:
“本,木下曰本,从木、从姶。”反而改错了。
2、穿 凿附会以证成许说。由于历史条件的限制,许慎的说解本来就有一些
牵强错误之处,段氏非但不能纠正许 氏的失误,反而多所曲意维护。如《说文》:
“天,颠也。至高无上,从一、大。”其实古文字“天”字 作蔬,应是象形字,
圆圈或圆点意为人头,以后为书写方便,圆圈或圆点变为横画。而段氏却说:“至< br>高无上,是其大无有二也,故从一、大,于六书为会意。”
由于有这些缺点,所以后来匡谬订补 者不少,如徐颢《说文解字注笺》、徐
承庆的《说文解字注匡谬》、钮树玉的《说文段注订》、王绍兰的 《说文段注订补》、
冯桂芬的《说文解字段注考正》等等。这些匡谬订补,有的匡对了补对了,有的则是吹毛求疵,没有什么道理。
(二)桂馥和《说文解字义证》
桂馥(1736~18 05)字冬卉,一名天香,号未谷,山东曲阜人。在乾隆末年他
55岁时中进士。早年曾任职北京国子监 ,后补任山东长山县训导。60岁时出任
云南永平知县,后移任顺宁知县。平生著述丰富,其中以《说文 解字义证》最为
博大精深。
《说文解字义证》共五十五卷,所谓“义证”,就是广征经史子集,对《说文》



说解加以疏证。其书先以大字列出许书原文,然后另起一行并且低一格用双行小
字加 以疏解。如果古籍所载与《说文》不同,就另起一行、顶格用双行小字列出,
然后空一格再行疏解。《义 证》属“取证于群书”,故题曰“义证”。
该书引征材料极为丰富,或引他书解说以证许书,或引他书 以补许书,或引
他书所引许书以相参证,是研究《说文》最为重要的学术著作之一。它的缺点是
太宗崇《说文》了,故有不少皮傅之说。
关于段玉裁和桂馥的著作,张之洞曾作过比较,他在《说文解字义证叙》中
说:
窃谓 段氏之书,声义兼明,而尤邃于声;桂氏之书,声亦并及,而尤博
于义。段氏钩索比傅,自以为能冥合许 君之旨,勇于自信,欲以自成一家之
言,故破字创义为多;桂氏敷佐许说,发挥旁通,令学者引申贯注, 自得其
义之所归。故段书约而猝难通辟,桂书繁而寻省易了。夫语其得于心,则段
胜矣;语其便 于人,则段或未之先也。
这段话大致说出了段、桂二书的特点。
(三)王筠和《说文句读》《说文释例》
王筠(1784~1854 )字贯山,号 豎友,山东安丘人。道光元年(1821)举人。曾
任山西宁乡(今中阳)知县,代理徐沟(今清徐)、 曲沃知县。平生著述20余种,影
响最大的是《说文句读》《说文释例》两种。



《说文句读》三十卷,是在段玉裁《说文解字注》、桂馥《说文解字义证》、
严可均 《说文校议》三书的基础上,删繁就简、斟酌损益而成。其中虽多本他人
之说,但自加斟酌而加以考辨的 也有1100余事。此书虽曰“便初学诵习”,但仍
然有很高的学术价值。
《说文释例》二十 卷,目的是“明许君之奥旨,补茂堂(段玉裁)所未备”,
显然与前书不同。全书重点是在前十二卷,分 三大部分:一是解释六书;二是解
释古文、籀文、或体、俗体、重文;三是解释《说文》列字次序及解说 术语。该
书分析详备,每例之下,列若干正例和若干变例。作者对《说文》烂熟于心,“羊
枣脍 炙,积二十年,然后于古人制作之意、许君著书之体、千余年传写变乱之故、
鼎臣以私意窜改之谬,犁然 辨晰于胸中”,于是“条分缕析,为之疏通其意”,卓
然成一家之言。
(四)朱骏声和《说文通训定声》
朱骏声(1788~1858)字丰芑,号允倩,江苏吴 县人。曾任安徽黟县训导。
咸丰元年(1851)以所作《说文通训定声》、《古今韵准》、《说雅》等 书四十余卷奏
上,受到咸丰皇帝的褒奖,加国子博士衔。后升扬州府学教授,因风襤不能到任,
解官后侨居黟县,自号“石隐山人”。朱骏声少时曾从钱大昕学,后主讲于暨阳、
萧山等书院,一生以致 力于古学自娱。平生著述100余种,已刊行者20余种。
其中以《说文通训定声》一书用力最勤,影响 最巨。



《说文通训定声》打破《说文》540部首的顺序,将其中全 部字分析出1137
个声符字(所谓“声母”),再按古韵十八部编排。十八部名称用《周易》卦名代< br>替,分别是丰部(即清人东部)、升部(蒸部)、临部(侵部)、谦部(盐部)、颐部(之部)、
孚部(幽部)、小部(宵部)、需部(侯部)、豫部(鱼部)、随部(歌部)、解部(支部)、履
部(脂 部)、泰部(祭部)、乾部(元部)、屯部(文部)、坤部(真部)、艮部(耕部)、壮部
(阳部)。他 在《自序》中说:“部标十八,派以析而支以分;母列一千,声为经
而义为纬。”这是他的苦心所在,也 是他的独创之处。
这部著作所以定名为《说文通训定声》,是因为它是由三部分组成的,一是
“说文”,二是“通训”,三是“定声”。这也是他费尽心机的表现之一。
第一部分是“说文”。“题 目‘说文’,表所宗也。”大体以解释形体和本义为
主,一般是首先列出《说文》的解释,再征引雅书、 字书的解释加以补充,然后
再征引各种典籍加以疏证,往往能从文字形音义的发展上结合实际文献中的运 用
情况详加考察。这些都是“正义”。“正义”之下又列“别义”一项,多是本义、
引申义、假 借义以外的别一种意义。难能可贵的是,朱骏声说是“宗《说文》”,
但也不是无原则的。碰到他认为是 许慎说错了的地方,他也敢于发表自己的意见。
第二部分是“通训”。“曰‘通训’,发明转注、假借 之例也。”这部分是本书
的重点,主要是讲六书之“转注”与“假借”的。他认为,“读书贵先识字”, “不
明六书,则字无由识;不知古韵,则六书亦无由通。专辑此书,以苴《说文》转



注、假借之隐略,以稽群经子史用字之通融”。可见,他著此书的主要目的也正
在这里。
他在《自叙》里是这样说明转注和假借的:
凡一意之贯注,因其可通而通之,为转注;一声之 近似,非其所有而有
之,为假借。就本字本训而因以展转引申为他训者,曰转注;无展转引申而
别有本字本训可指名者,曰假借。依形作字,睹其体而申其义者,转注也;
连缀成文,读其音而知其意者 ,假借也。假借不易声而役异形之字,可以悟
古人之音语;转注不易字而有无形之字,可以省后世之俗书 。假借,数字供
一字之用而必有本字;转注,一字具数字之用而不烦造字。
可见,他说的“转 注”,大致就是现在一般人所理解的“引申”;他说的“假借”,
就是“通假”。他关于转注的见解,多 为学者所不取;但如果抛开转注之名而看
他的分析,对认识词义演变的规律和考察词义确实是非常有益的 ,其中不乏精辟
的见解。
至于他论述的假借部分,则是该书最可参考的部分。他认为,假借之 原有三:
一是先无正字而后造正字的,如“吉祥”原先只写“吉羊”,后来才造“祥”字;
二是 本有正字不用而用别字的,如本来有“云气”的“气”字不用,而借用从“米”
的气字;三是习讹不变而 专用别字的,如用表示“面容”义的“颂”作“歌颂”
之“颂”。依借字与本字之间的语音关系,他又把 假借之例分为四种:一是同音



的,二是叠韵的,三是双声的,四是合音 的。他又把假借的具体用法分为八种,
即同声通写字、托名标识字、单辞形况字、重言形况字、叠韵连语 、双声连语、
助语词、发声词等。
第三部分是“定声”。“曰‘定声’,证《广韵》、今韵之 非古而导其源也。”
着重指明字与字的语音联系,指明古韵相押情况,分“古韵”和“转音”两种。“古韵”下指明先秦时期与同韵部字相押情况,“转音”下指明先秦时期与邻韵
部字相押的情况。
全书每字之下,一般是首先释义,次列别义,次列转注,次列假借,次列声
训,次列古韵,次列 转音。眉目清晰,使用方便。
朱书对古籍中的通假现象搜集既广,解释亦不乏精见,缺点是太宽太滥, 不
少解说缺乏根据。其原因,一是他对古音的认识不够准确,对古音的研究成果利
用得不够;二 是把一些本来不是形声字的字看成形声字解释了;三是对一些字的
源流关系没有弄清楚。
三、近现代的《说文》研究
(一)丁福保《说文解字诂林》
丁福保(18 74—1952),字仲祜,江苏无锡人。曾任京师大学堂及译学馆教习。
后创办医学书局于上海,除编 印医书外,编有《说文解字诂林》、《文选类诂》、
《佛学大辞典》、《全汉三国晋南北朝诗》、《历代 诗话续编》、《清诗话》等。



有清一代,《说文》研究成果 丰硕,仅研究《说文解字注》者,即有近二十
种之多,研究者要想觅得相关资料,极其困难。丁氏于二十 二岁时即有志于编撰
一部集《说文》资料大成的工具书,经过近三十年的努力,终于在1928年完成< br>了《说文解字诂林》正编这一浩大的工程。《诂林》共采书一百八十二种,兼及
未刊手稿、钟鼎款 识、甲骨文字、正始石经,共一千零三十六卷,因其为有关《说
文》研究著作之总汇,故名《诂林》。
《诂林》的编排体例,是以大徐本为经,将历代考释字义的著作散入每个字
下面,按字 剪贴,影印出版。正编之前有前编,前编包括引用书目、各书序跋、
“六书”总论、《说文》总论、许君 事迹等。正编之后有后编,后编包括《说文》
逸字、外编、《六书音韵表》、通检等。所收著作,分为十 一类,各字之下依类排
列,顺序是;
(1)大徐本及校刊字句之属。
(2)小徐本及校刊字句之属。
(3)段注及考订段注之属。
(4)桂氏《义证》及辨订之属。
(5)王氏《句读》《释例》及补正之属。
(6)朱氏《通训定声》及补遗之属。
(7)杂诂别述之属。



(8)引经引古语之属。
(9)释某字、某旬者之属(自各家文集中辑出)。
(10)金文、甲骨文可为旁证或补许书之缺者。
(11)逸字外编之属。
《说文 解字诂林》编成后,丁氏又续有所得,依原书体例,编成《补遗》,
于1936年出版。《说文解字诂林 》全书于1988年由中华书局影印再版。
本书“通检”按《康熙字典》的部首分编成从子到 亥十二集,将所收单字写
成楷书编入各部,下注所在页数。使用时按一般字典部首寻出所要查的字,再按
所示页数寻检,一翻即得,比较方便。
丁氏称,本书有四大优点:1.检一字而各学说悉在; 2.购一书而众本均备;
3.无删改,保留各书原本面目;4.原本影印,避免错误。因而获得了“检一 字
而顷刻即得,得一字而众说咸备,不仅集许学之大成,实亦治《说文》之捷径”
的评价。
(二)章黄学派的《说文》研究
1、章炳麟
《文始》,探求语源之作,多本《说文》;
《新方言》,从《说文》中查考方言词的本字;
《小学答问》,研究《说文》中的疑难问题;等。



2、黄侃
《说文笺识》;
《黄侃论学杂著》,内有《说文略说》《说文说解常用字》《说文声母字重音
钞》;
《黄侃国学讲义录》,其中有研究《说文》的讲义;等。
3、陆宗达《说文解字通论》
(三)马叙伦《说文解字六书疏证》




(四)张舜徽《说文解字约注》
























年已渐近,年味在酝酿。

年味是什么?年味是家乡人准备过年忙碌的身影和开心的笑容 ,是家乡腊月集市的喧闹和繁荣。年味是家乡的馓子和大肉的喷香,是家乡红芋粉丝的筋道。年味是红红火火的场 景,红红
的灯笼,红红的春联,红红的蜡烛。

年味是什么?年味是父母的殷殷期盼,是常回家看看的再三嘱咐。

年味是什么?年味是 亲朋好友团聚时的欢快气氛,人气旺盛,气场和谐。年味是乡里乡亲祝福吉祥,恭喜发财,憧憬未来。

年味是什么?年味是对幸福的虔诚叩拜,祈福天地,祈求丰年,祈盼安康。年味是对生活的庄严承诺 ,除旧布新,承上启下,激励自我。年味是对美德的竭力弘扬,尊老爱幼,平等互助,
济困扶贫。

年味是什么?年味就是年俗,约定俗成,历史悠久。年俗里有说不完的故事,道不尽的风 情。年俗里饱含着人们对吉祥如意的向往,对和谐美满的渴望,对至善至美的执着追求。

总之,年味是喜庆的氛围,是积极向上的精神,是洋溢着人情味的文化传统。留住浓浓的年味,就是留住我们的精 神家园,留住我们的文化基因!

有人说如今人钱多了,年味却淡了。我说年味的浓淡和 物质条件关系不大。旧时农历年底要结清一年的账目,欠租借债的人把这一段时间看成是难以度过的关口,所以也 把年底叫做年关。
但在家乡有规矩,年三十贴上春联后要账的就不能再上门,这是对人最起码的尊重,不 能逼得太紧,不能耽误任何人过年团聚。连在外躲债的穷人都知道回家过年,可见人们对过年的重视,
对 团聚的向往,对好日子的渴求。当今人们过年不愁没钱花了,有的人便比阔斗富,鞭炮更长了,焰火更美了,压岁 钱更多了。腰杆子挺直了,活出了尊严,但只顾夜以继日地鏖战在麻将桌
旁,亲戚朋友走动少就有了心灵 的距离,年味也就淡了。

有人说如今人忙了,年味被冲淡了。其实,年是一个重要的时 间节点。家乡人常说,忙了一年了,过年得好好歇几天,好好吃几顿饺子。如今很多人只顾埋头挣钱,一年四季天 天忙,忙
得忘了家,忘了生命的根,忘了生命之舟的港湾在哪里,忘了心灵的驿站在何方,忘了调整后再 轻装上阵。一年有四季,春耕夏耘秋收冬藏;人生有节奏,张弛有度养精蓄锐。而对于金钱大
于一切的人 来说,心中的年味确实是越来越淡了。














































仁义礼智信的意思-此地无银三百两下一句


稀零-东风第一枝


诸葛亮亮-深秋的诗句


飞雪看市-六月四日


梁王魏婴觞诸侯-一朝选在君王侧


沐猴而冠是什么意思-离骚是什么诗


包拯字希仁-出其不意的下一句


法无二门-大道之行天下为公


Tags: 李阳冰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