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古诗 > 正文

宣和书谱

经典古诗词|诗歌大全来源: http://shicimingju.cn/shige/ 2020-11-05 23:39经典古诗 757 ℃

天启3-狂喜


宣和书谱

《宣和书谱》

读书推荐之
1120年宋宣和二年,夏秋间,内臣奉命编纂《宣和书
谱》共20卷。记载宋徽宗时内府所藏名家法帖 。

《宣和书谱》是中国北宋徽宗宣和年间由官方主持编撰
的宫廷所藏书法作品 的著录著作。全书20卷,著录宣和时
御府所藏历代法书墨迹,包括197人的1344件作品,按帝< br>王及书体分类设卷。每种书体前有叙论,述及各种书体的渊
源和发展,依次为书法家小传、评论, 最后列御府所藏作品
目录。体例精善,评论精审,资料丰富。

这是一部法书著 录著作,凡二十卷,著录宋徽宗时御府
所藏书迹。其中历代帝王书一卷,正书四卷,行书六卷,草
书八卷,八分书一卷。自篆书以下各有叙论,阐述各书种的
源流及其变革,论说所录书法家的标准和道 理所在;终以制
诏、诰命、补牒附录。各卷有分目,人各一传,共立传一百
九十七名书家;次为 御府所藏法帖,凡一千二百四十馀件,
立目不录文。


记录了宋徽宗时御府所藏书迹的《宣和书谱》,包括
了篆书、正书、行书、草书等书体的代表人物。《宣 和书谱》
作为传记文学也是值得一读的。


这是一部法书著录 著作,凡二十卷,著录宋徽宗时御府
所藏书迹。其中历代帝王书一卷,正书四卷,行书六卷,草
书八卷,八分书一卷。自篆书以下各有叙论,阐述各书种的
源流及其变革,论说所录书家的标准和道理所 在;终以制诏、
诰命、补牒附录。各卷有分目,人各一传,共立传一百九十
七名书家;次为御府 所藏法帖,凡一千二百四十馀件,立目
不录文。
此书不著编撰者名氏,《四库全书提 要》以为:“宋人之
书,终于蔡京、蔡卞、米芾,殆即三人所定欤?”并以为:“芾、
京、卞书 法皆工,芾尤善于辨别,均为用其所长。故宣和之
政无一可观,而赏鉴则为独绝。”还引录蔡絛《铁围山 丛谈》
语说明这一点。《丛谈》称:“所见内府书目,唐人用硬黄临
二王,至三千八百馀幅,颜 鲁公墨迹至八百馀幅。大凡欧、
虞、褚、薛及唐名臣李太白、白乐天等书字,不可胜记。独
两人 则有数矣,至二王《破姜》、《洛神》诸帖,真迹殆绝。
盖亦伪多焉。”这说明徽宗内府所藏墨迹,赝品 充斥。然经米
芾辨别鉴定,“今书所载,王羲之帖仅二百四十有二,王献之
帖仅八十有九,频真 卿帖仅二十有八。盖其著于录者,亦精
为汰简,鱼目之混罕矣”。《宣和书谱》著于录者,无赝迹之累矣。

《四库全书提要》认为此书殆即蔡京、蔡卞、米芾三人“所
定 ”,今世学者多有否定,本文则认为不可简单否定。所谓所
定,当指从其书的内容体例、著录书家的标准 及其品评等方
面,进行审定是也。
米芾应是进行这种“审定”的重要作者之一。米芾 不仅是
著名画家,在书法方面还是“宋四大家”之一。尤其是他以“精
鉴”著称。他于宣和间擢 书画博土,与宋徽宗要撰《宣和书谱》、
《宣和画谱》两书不无密切联系。宋徽宗书画皆工,他自然清楚他御府书画收藏甚富但又赝品充斥,若无在行的书画家
进行鉴别,对书画家进行精当的品评,要 撰此两书则是完全
不可能的。《宣和书谱》为米芾立传就谈到这一点说:“崇宁
间四方承平,百 揆时序,典章礼乐灿然一新,独以书画未有
杰然超出前古者。独膺简在,遂除书画两学博士,颇厌士论。
芾亦欣然就职,自以为己任。”正是在米芾任职书画博士期间,
《宣和书谱》、《宣和画谱》两 书撰写完成。蔡絛《铁围山丛
谈》说:“崇宁初命宋乔年值御前书画所,乔年后罢去,继以
米芾 辈,迨至末年,上方所藏率至千计。吾以宣和癸卯岁常
得见其目。”这里的“末年”,即“宣和癸卯岁” 。蔡愫乃蔡京子,
他于这一年“常得见其目”,《四库全书提要》认为所指即“书
画二谱”,“ 盖即就其目排比成书欤”!
蔡京、蔡卞亦应是进行“审定”的重要作者。京、卞皆工
书,京又为徽宗所倚重,因此书画二谱交由京去定,是很自
然的。卞乃京弟,王安石女婿,又以善文章著 称,哲宗时托
以绍述,徽宗时虽有贬降,后又擢知枢密院,位不谓不重矣,
因此让其参与“二谱 ”的“审定”,也不是不可能的。读“书谱”王
安石、蔡京二人小传,谓安石与神宗是“圣贤相遇,千载 一时,
其功业昭昭”;对蔡京更是通篇谀颂之词,谓其“前后三人相
位,寅亮燮理,秉国之钧, 实维阿衡,民所瞻仰,至于决大
事建大议人所不能措意者,笑谈之间恢恢乎其有馀矣”,谓其
书 “笔力遒劲,巍巍若巨鳌之载昆仑,翩翩如大鹏之翻溟海,
识与不识,见者莫不耸动,斯亦一时之壮观也 ”。这使人想到,
两传若不出于京、卞二人之手,也会经二人过目。徽宗朝不
用“元枯党人”, 此“书谱”亦不录“元枯党”书家。如苏轼、黄庭
坚、文彦博、司马光这样的名家,特别是苏黄还是“宋 四大家”
中两大家,亦不见著录。此不是因内府无他们的书迹,相反,
徽宗还学过黄庭坚的书法 ,令米芾进过黄书的《千字文》。
这就涉及到“书谱”的内容和体例很可能是京、卞二昆仲参与
“审定”所致。
……
目录

卷一
历代诸帝后附
晋武帝
唐太宗
唐明皇
唐肃宗
唐代宗
唐德宗
唐宣宗
唐昭宗
武则天
梁太祖
梁末帝
周世宗
卷二
篆书叙论
篆书
李阳冰
卫包
唐元度
释元雅
益端献王
徐铉
章友直
隶书叙论
韩择木
卷三
正书叙论
正书一
钟繇
萧思话
王僧虔
薛道衡
褚遂良
颜真卿
徐浩
元稹
李商隐
柳公权
……
文摘

颜真卿
颜真卿字清臣,师古五世从孙,琅邪人。官至太子 太师,
封鲁郡公。初登进士第,又擢制科。以御史出使河陇,五原
大旱,为决冤狱,而雨乃降, 一郡霑足,人呼为“御史雨”。
守平原日,河朔二十三郡皆陷贼,平原独以有备完。奏至明
皇, 为之叹息,想见其人。然为奸邪辈所疾,卢杞尤不喜。
李希烈陷汝州,杞固遣真卿宣诏,士论惜之。而真 卿必行,
见希烈知其不可以训,骂而死之惟其忠贯白曰,识高天下,
故精神见于翰墨之表者,特 立而兼括。白篆籀分隶而下,同
为一律,号书之大稚,岂不宜哉!论者谓其书“点如坠石,画
如 夏云,钩如屈金,戈如发弩”,此其大概也。至其千变万化,
各具一体,若《中兴颂》之闳伟,《家庙碑 》之庄重,《仙坛
记》之秀颖,《元鲁山铭》之深厚,又种种有不同者。盖白
有早年书《千佛寺 碑》,已与欧、虞、徐、沈暮年之笔相上
下。及中兴以后,笔力迥与前异,亦其所得者愈老也。欧阳修获其断碑而跋之云:“如忠臣烈土、道德君子,端严尊重,
使人畏而爱之,虽其残阙,不忍弃也。 ”其为名流所高如此。
后之俗学乃求其形似之末,以谓蚕头燕尾仅乃得之,曾不知
以锥画沙之妙 。其心通而性得者,非可以糟粕议之也。尝作
《笔法十二意》,备尽师资之学。然其正书,真足以垂世。
今御府所藏二十有八:
正书:旌节敕,颜允南父惟正赠告,颜允南母商氏赠告,潘
丞竹山书堂诗,朱巨川告,疏拙帖。
行书:争座前帖,争座后帖,送文殊碑文帖,顿首夫人帖,
与李光颜太保帖,蔡明远鄱阳帖,刘 太冲帖,刘中使帖,开
府帖,卢侯帖,瑶台帖,篆籀帖,中夏帖,湖州帖,送书帖,
乞米帖,乞 脯帖,缣缃帖,马病帖,送辛晃序,祭伯父濠州
刺史文(唐臣题跋)。徐 浩
徐浩字 季海,越州人。官至太子少师。擢明经,有文辞,
张说一见奇之,谓浩后来之英也。由鲁山主薄荐为集贤 技理。
肃宗立,由襄州刺史召授中书舍人。四方诏令多出浩手,遣
辞赡速,而书至精。帝喜之, 宠绝一时。浩父峤之,善书,
初以法授浩,浩益工,撰《法书论》一篇,为时楷模。尝书
四十二 幅屏,八体皆备,草隶尤胜。论者谓其力如怒猊抉石,
渴骥箪泉。盖浩书锋藏画心,力出字外,得意处往 往近似王
献之,开元以来未有比者。写《花萼楼碑》甚工,顷长安兴
庆池西南,巢贼之乱,兵火 剥坏,无复存者。袁昂尝评其书,
谓“如南冈士大夫,徒好尚风范,终不免寒乞”。以浩书殊乏
天才,而窘在绳律故尔。然议者以谓不然。尝作《书法》以
示子侄四,尽述古人积学所致,真不易之论。 且浩以书名,
其妙实在楷法也四。今御府所藏正书三:朱巨川告,小字存
想法,宝林寺
李 璟
南唐伪主李璟字伯玉,先主升之长子,违命侯煜之父也。
幼已颖悟, 既为主器,即典军旅,抚下有方略,时皆归之。
及嗣升位,能奉中州,以恩信结邻壤。江左老稚不勤兵革 者
十有九年,亦霸道之雄也,宋齐丘以旧臣与先主为布衣交,
挟不赏之功跋扈无前,即窜而死之 ,又其果敢如此!然于用武
之寸,乃能台台修文,图回治具,故史称其富文学。工正书,
观其字 乃积学所致,非偶合规矩。其后煜亦以书名与钱仿相
先后,盖其源流本有自也。今御府所藏正书一:边镐 奏状。
白居易
白居易字乐天,家韩城,以刑部尚书致仕”。居易敏悟绝
人, 工为文章。顾况一旦其文,不觉自失曰:“吾谓斯文已绝,
今复见子矣。”擢进士,拔萃人为翰林,后贬 江州司马。然虽
失志,能顺适所遇,若忘形骸者。会昌初,家东都履道坊,
居第疏沼植木,龙门 构石楼,香山凿八节滩。自号醉吟先生,
或经月不茹荤。又称香山居士,与胡杲、吉旼、郑据、刘真、< br>卢真、张浑、狄兼谟、卢贞、燕集,皆高年不仕,人慕之,
绘为《九老图》。居易文章精切,然最 工诗,长于讽谏得失,
名传鸡林”。初与元稹酬咏,故号“元白”;复与刘禹锡齐名,
又号“刘 白”。始生七月,能指之无二字,盖以天禀。观其书
《丰年》、《洛下》两帖与夫杂诗,笔势翩翩。大抵 唐人作字
无有不工者,如白居易以文章名世,至于字画不失书家法度,
作行书妙处,与时名流相 后先。盖胸中渊著,流出笔下便过
人数等,观之者亦想见其风概云。今御府所藏行书五:丰年
帖 ,洛下帖,生涯帖,刘郎中帖,送敏中归邠宁幕等诗。裴

裴休字公美,孟州济源 人也,操守严正。初偕昆弟隐于
家塾,讲经著书,经年不出户。有馈鹿者诸生共荐之,休不
食曰 :“蔬食犹不足,—今一啖肉,后何以继。”擢进士第,
举贤良方正异等。历昭义、河东、凤翔、荆西四 节度,官止
太尉。宣宗尝曰:“休真儒者。”然好浮屠,居常不嗜酒肉。
讲求其说,演释颇多。 尝谓人之本心,灵明廓彻,广大虚寂,
逐物迷己者不能达耳。故其为人蕴藉,进止雍闲,行不瞰察。然刻意翰墨,真楷遒媚,作行书尤有体法。尝建化成寺,僧
粉额以候休题。他日见之,神色自若,以 袖揾墨而为书之,
字势奇绝,见者嗟赏。今御府所藏行书一:判疏言状。司空

司空图字圣表,河中虞乡人。咸通未擢进士第,迁中书
舍人,召拜兵部侍郎,以足疾固辞。居中条山王官 谷,名其
亭曰休休。作文以见志,以谓量才一宜休,揣分二宜休,耄
而赜三宜休,自号为耐辱居 士。其父舆得徐浩真迹一屏题“朔
风动秋草,边马有归心”,尤为精绝。舆遂于其下记云:“怒
猊抉石,渴骥奔泉,可以视《碧落》矣。”因以戒图曰:“儒
家之宝,莫逾此屏。”图后为之志曰:“人 之格状或峻,则其
心必劲,视其笔迹,可以见其人。”于是知图之于书非浅浅者。
及观其《赠誓 光草书歌》,于行书尤妙知笔意。史复称其志
节凛凛与秋霜争严,考其书,抑又足见其高致云。今御府所
藏行书二:赠*光草书歌,赠詈光草书诗。卢知猷
唐卢知猷字子谟,失其世次。以进 士登第,复中宏辞,
官至太子太师。守饶州日,以善政闻,自此遂录用。器量宏
深,不与物竞, 号称长者。为文富赡,作字有楷法,时颇称
之。盖昔之为论者以楷为上,行次之,章草又次之,草书为< br>下,以其难工者楷法,而易-仁者草字耳。故前人定书,以王
羲之楷法为第…,钟繇次之,自繇而 下无人,则知其楷法者
不可多得。知猷之书有此者,是岂不学而能,及其注意于此
非一日也。然 知猷虽以楷法称,而此所得惟行书耳。今御府
所藏行书一:送*光序。吴 融
吴融字 子华,越州山阴人,官至翰林承旨。祖翕有高世
志,不应召辟,朝廷赐文简先生号。融幼力学能世其家, 文
辞富赡,以进士登科第。昭宗时指授作诏,多多益办,悉当
帝意,为之咨赏。求其作《草书歌 》,痛论古人笔意。至于
行书字画称是,则知其留心于翰墨间复不浅耳,观其书自可
以意得也。 今御府所藏五:
行书:博士帖。
草书:付虬帖。
正书:赠*光送别诗,赠*光草书歌二。韩 偓
韩雇宇致光,京兆人。佐河中府,拜 左拾遗,迁中书舍
人,官至翰林学士。有诗集行于世,自号玉山樵人。所著歌
诗颇多,其间绮丽 得意者数百篇,往往脍炙人口,或乐工配
人声律,粉墙椒壁窃咏者不可胜纪。自谓咀五色之灵芝,咽三清之瑞露,不然,何清词丽句如此之秀颖耶?考其字画,
虽无誉于当世,然而行书亦复可喜。尝读 其《题怀素草书》
诗云“怪石奔秋涧,寒藤挂古松;若教临水畔,字字恐成龙”
之句,非潜心字 学,其作语不能迨此。后人有得其石本诗以
赠,谓字体遒丽,辞句清逸,则知其茹芝饮露之语不为过也。
今御府所藏行书二;仆射帖,芝兰帖。任 畴
任畴,不知何许人也,颇工行书,其步 骤类欧阳询,得
险劲妩媚之妙山。大抵唐人多宗欧虞褚柳,不知书法成于王
氏羲献父子,散于百 家,家自为学,各持一体,语其大成,
则无有也。故昔之为论者,谓欧阳真行出献之,及其成就,
则别成一家。于是风流则严于释智永,而润色则寡于虞世南,
其优劣不能不与诸子相后先耳。如畴者, 又得询之一体,而
非询之比,其品第固自可见。盖以志其上者不可得,而乃得
其次也。今御府所 藏行书一:郎中帖。林 藻
林藻,不知何许人也,传记莫得而详其行实山。作行书,
其婉约丰妍处,得智永笔法为多。有唐三百年,书者特盛,
虽至经生辈,其落笔亦自可观。盖唐人书学, 自太宗建弘文
馆为教养之地,一时习尚为盛。至后之学者,随其所学而各
有成就,如藻之于智永 是也。初永刻意学书于王羲之,颇得
其妙,所乏者风神。议者谓其章草人妙,隶书人能,于是一
字之出可直五万㈤,其为当时所慕如此。藻之步骤盖出入智
永之域者,惜乎不能究永之学,亦交一臂而失 之也。今御府
所藏行书一:深慰帖。
……

在壬辰杏月 云水居士易木于桥山书院
宣和书谱
卷一
◎历代诸帝后附
▲晋武帝
司马氏,讳炎字安世,文帝之子也。司马氏执魏国威柄。 凡
三世矣,至武帝时神器始归之。独江左有吴后附皓者,擅五
十九年之业,一旦用王浚,唾手而 得,故天下始一于晋。夫
可谓继志述事之主。然以忧勤得之,以佚乐弃之,其后东西
分裂而为两 晋,后世论优劣,咸自武帝始。喜作字,于草书
尤工,落笔雄徤,挟英勇之气,毅然为一代祖,岂龊龊戏 弄
笔墨之末以取胜者。惜乎不克终誉,而信贾充之言,舍卫瓘
之忠,不为经远计以贻翼子,故为 有为者之所痛恨也。今御
府所藏草书二:
我师帖,善消息帖。
▲唐太宗
唐太宗,李氏讳世民,高祖之次子。有隋末首建大议,起太
原,入长安,取天下如运诸掌。故史称除隋之 乱,比迹汤武;
致治之美,庶几成康,夫可谓近古之英主。方天下混一,四
方无虞,乃留心翰墨 ,粉饰治具,雅好王羲之字,心慕手追,
出内帑金帛,购人间遗墨,得真行草二千二百馀纸来上。万几之馀,不废模仿。先是释智永善羲之书,而虞世南师之,
颇得其体。太宗乃以书师世南,然尝患戈 脚不工。偶作“戬”
字,遂空其落戈,令世南足之,以示魏征。征曰:“今窥圣作,
惟'戬’字 戈法逼真。”太宗叹其高于藻识,然自是益加工焉。
世南既亡,以褚遂良侍书,凡人间所上羲之帖,惟遂 良究其
真赝,故所学尤胜。尝谓朝臣曰:“书学小道,初非急务,时
或留心,犹胜弃日,然亦未 有不学而得者。朕少时临阵,料
敌以形势为主,今吾学书亦然。”又尝作《笔法》、《指意》、
《笔意》三说以训学者,盖所得其在是欤。复善飞白,一日
宴三品以上于玄武门,作飞白以赐,臣下椉酒 争取,以为娱
乐。置弘文馆,选贵游子弟有字性者,出禁中所藏书令斆学
焉。海内有善书者,亦 许遣入馆。由是十年间,翕然向化。
一日作真草屏幛以示群臣,其笔力遒劲,尤为一时之絶。又
尝赞羲之传,痛论字学,固亦见其髣髴。观夫渊源,变态出
于笔端者,信非一日之习,其所由来远矣。今 御府所藏一十
有四:
正书:诏勑。
行书:诏勑,道德勑,禊宴诗,江叔帖,艺韫帖,好谦帖,
真迹帖,枇杷子帖,魏仲思改名勑。
草书:九仙门勑,晩来勑,手勑,无为帖。
▲唐明皇
唐明皇讳隆基,睿宗第三子也 。其英武该通,具载本纪。临
轩之馀,留心翰墨。初见翰苑书体狃于世习,鋭意作章草八
分,遂 摆脱旧学。观其批张九龄表、赐裴耀卿诗,与夫《嘉
宾》之勑、《五王》之赞,议者言其丰茂英特。斯亦 天禀,
如八分书,北京义堂与东岳封禅碑,虽出于当时学士共相摹
勒,然其风格大体皆有所授。 窦臮赋其书,以谓“风骨巨丽,
碑板峥嵘;思如泉而吐凤,笔为海以吞鲸”,亦足以状其瑰伟
也 。今御府所藏二十有五:
隶书:五王赞,法空字,喜雪篇,太一字。
行书:赐赵宣王等勑, 访道勑,嘉宾勑,赐李含光勑二,批
答李含光表修斋二,批答李含光表谢赐,批答李含光表投璧,
批答李含光表起居,批答李含光表香信,批答李含光表谢修
功德,批答张九龄谢知制诰表,批答杨励俗 等表,批答裴耀
卿等雪篇表,批答裴耀卿等贺雨表,批答裴耀卿等奏谢宣示
圣旨,赐裴耀卿等诗 ,鹡鸰颂,送虚已赴蜀川诗,春台望杂
言。
▲唐肃宗
唐肃宗讳亨,明皇第三子也。 天性仁孝,好学不倦,明皇酷
爱与诸子异,开元二十五年乃立为太子。明皇幸蜀,父老遮
道乞留 太子平贼,盖当时人心已知归矣。迨其以天下元帅提
孤军抗衡渔阳卷地之众,日消月化,雷驱电扫,终使 海岳一
清,宗庙如故,真不愧主器之托也。即位之明年,遣韦见素
迎上皇自蜀还京,使明皇感悟 ,自谓:“吾始得为天子父,不
其美欤?”其盛德成功,虽未足以比迹汤武,而至于削平祸乱,
再造唐室,亦杰然用武之君。是以郭子仪、李光弼之徒,真
天下豪杰之士,功名为中兴第一,皆肃宗善将 将而能御之要,
知英主自有真也。肃宗早岁时,明皇为选佳士如贺知章等,
侍读左右,气味渐摩 ,曾非一日。又当明皇在御,以行书、
八分、章草书为时矜式,肃宗以子职侍东宫,方温凊定省间,得无过庭之训?是宜行书亦有家法,而其气韵与能字者争衡
也。今御府所藏行书七:
赐李 含光勑二,批答郭子仪表,批答李季卿表,批答李含光
表修斋,批答李含光表修功德,批答李含光表锡缣 。
▲唐代宗
唐代宗讳豫,肃宗长子也。明皇诸孙百馀人,代宗最长,为
嫡皇孙。聪 明寛厚,喜怒不形于色,好学强记,深于《易》
象。宵旰之暇,留心翰墨,于行书益工。大抵有唐自太宗 以
还,世相祖袭,至代宗家学未坠。论其笔力,则非有太宗、
明皇超迈之气,然亦有足观者。今 及见者,《春日雨晴燕诸
王》与夫《秋中月夜》之诗,笔法劲媚,尚可以追配昔人云。
今御府所 藏行书七:
南郊口号,岁功赞,守岁诗,秋中月夜诗,秋日诗,重阳诗,
春日雨晴燕诸王诗。
▲唐德宗
唐德宗讳适,代宗长子也。初在宗藩,誉望已著。性识强敏,
一经于目,往 往不待学而能。其所以自任者,亦复如此。齿
胄之年,便为统帅。既总万几,颇励精治道,思前王能事,
以壮大猷。故群臣章奏来上,皆即批答,笔无滞思,翰墨落
落可观。大抵唐以文皇喜字书之学, 故后世子孙尚得遗法。
至于张官置吏以为侍书,世不乏人,良以此也。陆贽以内相
辅赞,奏牍动 千百言,度其可否从违,常与贽所陈相当。而
流离兵火,遗散不复收,是以存者无几。观其行书,笔意亦
不愧前人云。今御府所藏行书一:
批答赵惠伯表。
▲唐宣宗
唐宣宗讳忱 ,宪宗第十三子也。性严重寡言,宫中以为不慧。
然精于听断,而专事明察,其所以黜陟臣下,皆出于已 。至
于手写诏勑,而人一被识擢,则为时之荣遇。大抵伤于太察,
而无复仁恩之意,自是唐室至 宣宗而复蹇矣。当时法书之盛,
如裴休辈尚能追步颜柳。故诸宗承袭太宗之学,皆以翰墨流
传, 至宣宗复以行书称,盖其典刑犹在也。今御府所藏行书
三:
赐李丛勑,赐李丛手勑,赐李丛手诏。
▲唐昭宗
唐昭宗讳晔,懿宗第七子也。为人 明倩,多喜作书字。初有
志兴复,慨然思得非常之材,相图回治具,惜无以助之,当
是时钱镠以 节制领浙西,虽称臣不乏贡赋。而实霸有一方,
信英雄也。然昭宗于此乃能笼络驾驭,推赤心置人腹中, 使
镠终唐室而不二心者,昭宗实有以归之也。观其以《衣襟书》
赐镠,当时不能无意。其书虽不 称于世,而兴复之志于斯可
见矣。今御府所藏行书一:
赐钱镠衣襟书
▲武则天 < br>武则天顺圣皇后武氏讳曌,并州文水人。凛凛英断,脱去铅
华脂韦气味,椉高宗溺爱而窥觎窃起。 遂能不出重闱深密之
地,驾驭英雄,使人人各为其用,不旋踵踝移唐室。使之善
自推托有《周南 ?卷耳》之志,则其用心岂减古贤后妃哉!
惜乎不知出此,乃欲以牝鸡司晨,宜乎不克令终,而张柬之< br>等起而复子明辟也。新史贬而传之,旧史以谓穷妖白首,良
以为训。考其出新意持臆说,增减前人 笔画,自我作古为十
九字,曰而(天)、(地)、○Z(日)、○子(月)、○(星)、(君)、
(年)、(正)、(臣)、曌(照)、(戴)、(载)、(国)、(初)、
(证)、(授)、(人圣) 、(生)。当时臣下奏章与天下书契,
咸用其字。然独能行于一世,而止唐之石刻载其字者,知其
在则天时也。虽然,亦本于喜作字。初得晋王导十世孙方庆
者家藏其祖父二十八人书迹,摹拓把玩,自 此笔力益进,其
行书骎骎稍能有丈夫胜气。今御府所藏行书一:
夜宴诗。
▲梁太祖
梁太祖朱氏讳温,批答贺表行书字体,虽纯熟,然乏气韵。
当是笔吏所书。方时温以唐之臣子, 盗窃神器,故多引瑞物
为受命之符。唐天王下以土德,而继土者莫若金。于是梁以
金承之,而色 尚白,所有之郡县,至有以白乌、白兔、白鹦
鹉、白鹿为献者。此表献白鹿也。其奏章之臣,则有若韩建 ,
有若杨陟,有若薛贻矩。实在开平即位之岁,是其区区急于
符契,以厌人心。曾不知三代受命 不约而应,如黄龙辅舟,
银溢山赤,乌流王屋,以表殊休者,亦固有自。时其承正统,
又历年滋 久,且无非应天顺人而作。如温者,偶以黄巢馀党
椉不利之际,初云归顺,终乃攘夺。其自视治世,一显 诸侯
为不足,况复区区引符命哉?今御府所藏行书一:
御批祥瑞表。
▲梁末帝 < br>梁末帝讳瑱,太祖温第四子也,以唐文德元年生于东京。美
容仪,为人沈厚,未尝妄语言,喜与闻 人儒士游。唐光化元
年授河南府参军。温受禅,封瑱均王。伪凤历元年二月,瑱
即位。瑱无他伎 ,喜弄翰墨,多作行书批勑,大者或近盈尺。
笔势结密,有王氏羲、献帖法,流传到今,览之便知,非侍
书者所能及也。今御府所藏行书一:
正明勑。
▲周世宗
周世宗,柴氏, 讳荣,睿武孝文皇帝太祖圣穆柴后之侄也。
丱岁事君后以孝谨闻,太祖爱之,及长,委以主器之重,乃< br>克负荷。迨其继明在御,因任旧臣,相与绍述前烈,増大基
构。摧高平之阵,而勍敌挫气;还秦凤 之封,而远土开疆;
以至江北燕南,取之如拾荆。自非英杰之主,能克家若是耶?
故宜神武之略 ,氤氲盘礴发于笔端,其运用处,自己过人远
甚。观《赐张昭诏》,有行书法,亦可见其略也。今御府所
藏行书一:
赐张昭诏。
UID57476 帖子2407 精华2 积分4126 游客 阅读权限50
性别男 来自江苏 在线时间478 小时 注册时间2007-1-2
最后登录2009-5-23 查看详细资料
TOP
石渠宝笈
认证会员
发短消息 加为好友 当前离线 2# 大 中 小 发表于
2007-2-9 17:59 只看该作者
宣和書譜卷二
篆書敘論
篆書所自來遠矣其古文科斗之書已見於鼎彞金石之傳其間
多以形象為主而文彩未備也自古文科斗之法廢而 後世易以
大篆而大篆實出史籀也籀在周宣王時為太史氏其書今之所
存者石鼓是也以其籀之所創故 名之曰籀書以其為太史氏而
得名故又謂之曰史書若夫小篆則又出於大篆之法改省其筆
畫而為之其 為小篆之祖實自李斯始然以秦穆公時詛楚文考
之則字形真是小篆疑小篆已見於往古而人未之宗師而獨李< br>斯擅有其名按秦初并天下丞相李斯欲罷其不與秦文合者當
時字畫惟古文與大篆耳豈李斯别為小篆以 異之耶自斯而降
至漢得一許慎魏得一韋誕而風流文物猶足以追往古而名一
世信斯文之出特非小補 自漢魏以及唐室千載間寥寥相望而
終唐室三百年間又得一李陽冰篆跡殊絶自謂蒼頡後身觀其
字真 不愧古作者五代時南唐偽主李煜割據江左輕如鴻毛有
一徐鉉篆畫高古人亦為之改觀信此學之在世其存亡與 人為
重輕也至于今益端獻王及章友直皆以篆學得名傑然作一家
法今得其自唐以來七人録之于左曾 非濫竽以進者若夢英之
徒為種種形似遠取名以流後世如所謂仙人務光偃薤之篆是
皆不經語學者羞 之兹故不録
篆書
唐 李陽冰 衞包 唐元度 釋元雅
宋 益端獻王 徐炫 章友直
唐李陽冰字少温趙郡人官至將作少監善詞章留心小篆迨三
十年初見李斯嶧山碑與仲尼延 陵季子字遂得其法乃能變化
開合自名一家推原字學作筆法論以别其点畫又嘗立說謂於
天地山川得 其方圓流峙之形於日月星辰得其經緯昭囘之度
近取諸身遠取萬類幽至於鬼神情狀細至於喜怒之舒慘莫不< br>畢載後人不足以明此於是誤謬滋多義理掃地雖李斯之博雅
以束為束蔡邕之知書以豊作豐故孔壁之餘 文汲冡之舊簡所
存無幾幸天未喪斯文宗旨在已其自許慎至是作刋定說文三
十卷以紀其學人指以為 蒼頡後身方時顔真卿以書名世真卿
書碑必得陽冰題其額欲以擅連璧之美葢其篆法玅天下如此
議者 以蟲蝕鳥迹語其形風行雨集語其勢太阿龍泉語其利嵩
高華岳語其峻實不為過論有唐三百年以篆稱者惟陽冰 獨步
舒元輿作玉筯篆志亦曰陽冰之書其格峻其力猛其功備光大
於秦斯倍矣此直見上天以字寶瑞吾 唐其知言哉今御府所藏
篆書三:孝德訓 新驛記 千文
唐衛包京兆人官至尚書郎史無其傳獨見 於書家工八分小篆
且通字學其作字点畫不妄發落筆必左規右矩以倒薤篆書鷦
鷯賦信由積學所致故 為書品所録昔王羲之初學衞夫人小楷
不能造微入玅其後見李斯曹喜篆蔡邕隷八分於是楷法高四
海 况其下羲之數十等者豈可捨其模倣而無師自正耶若衞包
之書論其入法度之域則可謂其飄逸絶塵則未也今御 府所藏
薤葉篆書一:鷦鷯賦
唐元度不知何許人也精于小學動不離規矩至於推原字畫使
有指歸横斜曲直偏傍上下必就楷則考其用意精深非特記姓
名而已真可列於六藝施之後學得以模倣故作九經 字様辯證
謬誤又為十體曰古文曰大篆曰小篆曰八分曰飛白曰薤葉曰
垂針曰垂露曰鳥書曰連珠網羅 古今繩墨葢亦無遺然責其疎
放縱逸則非所長太宗時待詔翰林論書最詳惜其出於法中而
不能遺法以 見意是以議者譏其太膠云今御所藏書四:
篆書 千文
正書 論書 十體書二
釋元 雅不載於傳好古喜學於科斗小篆各為千文以隷書識其
側其科斗小篆筆意淳古而隷書復灑然不惡亦不謬於用 心也
且隷書生於篆而篆法又祖科斗推本而言則字字固有源流不
容妄作元雅者既以隷而求篆又縁篆 而作科斗則其知所本矣
復於每體各為千字則又見所學進修而該備歟初梁武帝得羲
之千字令周興嗣 次之自爾書家每以是為程課如智永草千文
多至於八百本其說謂學者以千字經心則自應手和心得可與
入道若至八百本之多則定足以垂世然惟知書者然後能道此
若元雅亦有一於是今御府所藏科斗小篆一:二 體千字文
宋皇叔益端獻王英宗第四子也姿表頴拔睂宇如畫年十二已
若成人侍講受經畧不少懈暨 長貫通經傳每造朝進退可度百
辟聳觀在藩邸請小學官以教諸子詩禮之訓不絶于家遇下寛
恕有細過 略而不問手編普惠乘間集効方以利物為意多藏藥
石親視和劑以拯病者至於留意翰墨而飛白篆籀皆造其玅嘗
效唐元度夢英作篆籀十八體又復出衆體之外作八體學者多
宗之嘗盡六幅絹作一字筆力神俊非積學 不能至此復善畫墨
竹如老師匠其立朝輸忠得古賢臣之大節已具載畫録矣此得
其略云今御府所藏篆 書一:二十六體篆
徐炫字鼎臣江左人仕江南偽主李煜官至御史大夫以文雅為
世推右來使本朝一 時士人想望其風采江南既平隨煜歸朝當
太宗時直學士院典誥命稱得體留心隷書嘗患字畫汩以俗學
乃以隷字録說文如蠅頭大累數萬言以訓後學尤善篆與八分
識者謂自陽冰之後續篆法者惟鉉而已在江左日書 猶未工及
歸于我朝見李斯嶧山字摹本自謂冥契乃搜求舊字焚擲畧盡
悟昨非而今是耳後人跋其書者 以謂筆實而字畫勁亦似其文
章至於篆籀氣質高古幾與陽冰竝驅爭先此非私言天下之言
也嘗奉詔挍 定許慎說文三十卷行于世又謂自暮年方得喎匾
法識者然之今御府所藏篆書七:道不器賦上下二 蟬賦一 篆
隷二 千文二
章友直字伯益閩人博通經史不以進取為意工玉筯字學嘉祐
中與楊南仲 篆石經於國子監當時稱之太常少卿元居中出領
宿州素喜其書且富有之至宿則盡所有摹諸石以廣其傳縁此< br>東吳之地多其篆蹟友直既以此書名世故家人女子亦莫不知
筆法咄咄逼真人復寶之說者云自李斯篆法 之亡而得一陽冰
陽冰之後得一徐鉉而友直在鉉之門其猶游夏歟今御府所藏
篆書一:二經堂歌
隷書敘論
秦并六國一天下欲愚黔首自我作古往往非昔而是今故以李
斯變大篆以程邈作 隷文種種有不勝言者然而或足以垂法而
利民宜後世有取焉此隷所由作初邈以罪繫雲陽獄覃思十年
變篆為隷得三千字一日上之始皇稱善釋其罪而用為御史當
時此書雖行獨施於隶佐故名曰隶又以赴急速官府 刑獄間用
之餘尚用篆此天下始用隷字之初也然而後人發臨淄塜得齊
太公六世孫胡公之棺棺之上有 文隱起字同今隷按胡公先始
皇時已四百有餘年何為已有隷法豈是書元與篆籀相生特未
行於時耶若 邈者既知此體乃自作一家法而上於秦特以解雲
陽之難耳不然何胡公之棺有是哉其後漢有蔡邕魏有鍾繇得< br>其遺法筆意飛動点畫間一一成形斷碑墨本幾滿天下厯千餘
年精神如在學者仰之如景星鳯凰爭先見之 為快是豈可多得
歟然斯道高古非世俗通行之書以故闕然不講久矣唐開元年
時主然知隷字不傳無以 矜式後學乃詔作字統四十卷專明
隷書於是間得人以應其求如韓擇木之徒是矣然則學之興廢
繫其時 哉

韓擇木昌黎人也官至工部尚書散騎常侍工隷兼作八分字隷
學之玅惟蔡邕一人而 已擇木乃能追其遺法風流閑媚世謂蔡
邕中興焉擇木書法傳於時者為多如以隷書天台桐柏觀記後
世 謂得其筆意信不虚矣又觀杜甫贈李潮八分歌云尚書韓擇
木騎曹蔡有鄰開元以來數八分潮也奄有二子成三人 甫固不
妄許可則知擇木亦於八分學復為世之所稱可知今御府所藏
四:
隶書 桐柏觀記 張載劍閣銘
八分書 曹子建表 心經
石渠宝笈
认证会员
宣和書譜卷三
正書敘論
字法之變至隷極矣然猶有古焉至楷法則無古矣在漢建初有< br>王次仲者始以隷字作楷法所謂楷法者今之正書是也人既便
之世遂行焉而或者乃謂秦羽人王次仲作此 書獻始皇以赴急
疾之用始皇召之不至欲加刑而次仲化禽飛去此語幾於志怪
學者之所不道然亦不載 其事以别之也此書既始於漢於是西
漢之末隷字石刻間雜為正書若屬國封陌茹君等碑亦班班可
攷矣 降及三國鍾繇者乃有賀尅捷表備盡法度為正書之祖東
晉聿興風流文物度越前世如王羲之作樂毅論黄庭經一 出於
世遂為今昔不貲之寶後日雖有作者詎能過之東晉而下亘宋
暨齊爰及李唐至我本朝其中得魏晉 風氣者亦落落有人焉皆
是豪傑之士尚友於千嵗之上者也今得其正書者凡四十有四
人在魏則有鍾繇 在宋則有蕭思話在齊則有王僧虔在唐則有
元稹褚遂良栁公權顔真卿徐浩輩二十有八人在五代則有薛
貽矩輩五人以至本朝則有八人其間如宋綬蔡襄石延年之徒
皆與古作者並驅爭衡為一代法故皆不沒其實而 以時次之
正書一
魏 鍾繇
宋 蕭思話
齊 王僧虔
隋 薛道衡
唐 褚遂良 顔真卿 徐浩 元稹 李商隱 栁公權

鍾繇字元常潁川長 社人也官至太傅工正隷行草八分尤長於
正隷繇初求蔡邕筆法於韋誕誕祕而不傳輒搥胸嘔血幾至於
斃魏太祖以五靈丹救之得活及誕死繇盜發其塜遂得邕法於
是學書益進雖窮晝夜無少間輟卧則以手畫被被為 之穿故其
書遂與羲獻索衞相後先若魏受禪碑劉禹錫言王明為文梁鵠
作字鍾繇刻石世為三絶則繇濳 心字畫可知矣世以繇正隷如
郊廟既陳爼豆斯在梁武帝亦謂如雲鶴遊天羣鴻戲海豈虚言
哉繇晚病膝 每許以乗車趣朝後三公有疾遂以為故事當時為
之榮今御府所藏正書一:賀尅捷表

蕭思話南蘭陵人官至侍中方十許嵗時未知書以博奕遊遨為
事好騎屋棟打腰鼓侵惱鄰里人多患之稍長遂折節 讀書作字
於是聲譽籍甚初學書於羊欣下筆緜密娉婷當時有鳬鷗雁鶩
遊戲沙汀之比至于行草之工則 有連岡盡望勢不斷絶之玅其
風流媚好殊不在羊欣下故蕭行范篆楊真孔草所以著論於袁
昂也然所得 乃其正書耳今御府所藏正書一:奏事帖

王僧虔瑯琊臨沂人官至侍中曽祖洽以書稱于時羲之 洽之族
弟獻之洽之族姪至僧虔家傳之學不墜喜文史善音律作正書
頗工初法獻之而尤尚古直若溪澗 含冰岡巒被雪雖極清肅而
比獻之風流藴藉則所不逮初宋文帝見其書素扇歎曰非惟迹
逾獻之方當器 雅過之嘗與僧虔賭書畢謂僧虔曰誰為第一僧
虔曰臣書第一陛下亦第一上笑曰卿可謂善自謀矣孝武帝以書名自負僧虔祕而不耀常用拙筆書秘而為自安計泰始中出
為吳興太守與獻之實接武郡人以為榮嘗為飛 白題尚書省壁
曰圓行方止物之定質修之不已則溢高之不已則慄馳之不已
則躓引之不已則逸是故去 之宜疾當時嗟賞以比座右銘子慈
字伯寶官至侍中冠軍善行書謝超宗見慈學書謂慈曰卿書何
如僧虔 公答曰慈書與大人猶鷄之比鳯葢超宗即鳯之子也超
宗慚而退時以為名答今御府所藏二:
正書 御史帖 陳情帖

薛道衡字元卿河東汾隂人官至内史侍郎生六嵗而孤遂能刻
意學問 甫十三嵗通左氏春秋甞作贊以嘉之頗有詞致如宿語
自爾聲譽益彰左僕射楊遵彦見而歎曰一代偉人也為文必 杜
門高卧冥搜精思故每一篇出則傳播人口然未聞以善書稱者
豈以文掩之耶葢文章字畫同出一道特 源同而(氵瓜)異耳但
要時以古今澆之不爾則塵生其間下筆作字處便同衆人觀道
衡和南正書一帖 亦非泯泯衆人之筆也今御府所藏正書一:和
南帖

褚遂良字登善錢塘人官至尚書右 僕射河南公博學通識有王
佐才工隷楷文皇嘗歎曰虞世南死無與論書者魏徴曰褚遂良
下筆遒勁甚得 王羲之體文皇即召見令遂良侍書文皇嘗購王
羲之書天下爭以為獻然以真贗莫能辨遂良獨能區别如辨白黑無得以舛惑遂良初師世南晚造羲之正書尤得媚趣論者况
之瑶臺青琐窅映春林嬋娟美女不勝羅綺葢狀 其豐豓雕刻過
之而殊乏自然耳遂良嘗問世南曰某書何如永師曰吾聞彼一
字直五萬公豈得若此者何 如歐陽詢曰聞詢不擇紙筆皆能如
志公豈得若此者遂良曰既然何更留意於此世南曰若使手和
筆調遇 合作者亦深可貴尚遂良於是喜而逻遂良喜作正書其
磨崖碑在西洛龍門孟法師碑在長安國子監聖教序在長安 慈
恩塔中皆世所著聞者今御府所藏一十:
正書 謝表文 帝京詩 樂毅論 石研帖 大洞内祝隱文
行書 枯木賦
草書 臨王羲之永興帖 臨王羲之中郎帖 臨王羲之二謝帖
摹王羲之官舍帖
顔真卿字清臣師古五世從孫瑯琊人官至太子太師封魯郡公
初登進士第 又擢制科以御史出使河隴五原大旱為決寃獄而
雨乃降一郡霑足人呼為御史雨守平原日河朔二十三郡皆陷< br>賊平原獨以有備完奏至明皇為之歎息想見其人然為奸邪輩
所疾盧杞尤不喜李希烈陷汝州?固遣真卿 宣詔士論惜之而真
卿必行見希烈知其不可以訓罵而死之惟其忠貫白日識高天
下故精神見於翰墨之 表者特立而兼括自篆籀分隷而下同為
一律號書之大雅豈不宜哉論者謂其書点如墜石畫如夏雲鈎
如 屈金戈如發弩此其大槩也至其千變萬化各具一體若中興
頌之閎偉家廟碑之莊重仙壇記之秀穎元魯山銘之深 厚又種
種有不同者葢自有早年書千佛寺碑已與歐虞徐沈暮年之筆
相上下及中興以後筆力迥與前異 亦其所得者愈老也歐陽脩
獲其斷碑而跋之云如忠臣烈士道德君子端嚴尊重使人畏而
愛之雖其殘闕 不忍弃也其為名流所高如此後之俗學乃求其
形似之末以謂蠶頭燕尾僅乃得之曾不知以錐畫沙之玅其心通而性得者非可以糟粕議之也嘗作筆法十二意備盡師資之
學然其正書真足以垂世今御府所藏二十有八 :
正書 旌節勑 顔允南父惟正贈告 顔允南母商氏贈告 潘丞
竹山書堂詩 朱巨川告 疎拙帖
行書 爭坐前帖 爭坐後帖 送文殊碑文帖 頓首夫人帖 與李
光顔太保帖 蔡明遠鄱陽帖 劉太冲帖 劉中使帖 開府帖盧
侯帖 瑶臺帖 篆籀帖 中夏帖 湖州帖 送書帖 乞米帖 乞脯
帖 縑緗帖 馬病帖 送辛晃序 祭伯父濠州刺史文(唐臣題跋)
祭姪季明文
徐浩字季海越州人官至太子少師擢明經有文辭張說一見竒
之謂浩後來之英也繇魯山主簿薦為集賢 挍理肅宗立繇襄州
刺史召授中書舍人四方詔令多出浩手遣辭贍速而書法至精
帝喜之寵絶一時浩父 嶠之善書初以法授浩至浩益工撰法書
論一篇為時楷模嘗書四十二幅屏八體皆備草隷尤勝論者謂
其 力如怒猊抉石渇驥犇泉葢浩書鋒藏畫心力出字外得意處
往往近似王獻之開元以來未有比者寫花蕚樓碑甚工 頃長安
興慶池西南巢賊之亂兵火剥壞無復存者袁昂嘗評其書謂如
南朝士大夫徒好尚風範終不免寒 乞以浩書殊乏天才而窘在
繩律故爾然議者以謂不然嘗作書法以示子姪盡述古人積學
所致真不易之 論且浩以書名其玅實在楷法也今御府所藏正
書三:朱巨川告 小字存想法 寶林寺詩
稹字微之河南人也相穆宗贈尚書右僕射少孤授學於母十五
以明經中第相繼應制科擢第一及典詞誥務在 純厚時流慕之
文體為之一變所長惟歌詩歆豓一時天下稱元和體其詩名與
白居易相上下人目之為元 白及其在越與詩人竇群賡酬又稱
蘭亭絶唱每一詞出往往播之樂府其楷字葢自有風流藴藉俠
才子之 氣而動人睂睫也要之詩中有筆筆中有詩而心畫使之
然耳今御府所藏正書一:寄蜀人詩
李商隱字 義山懷州河内人官至工部員外郎初擢進士第又中
拔萃選王茂元出守河陽深愛其材辟於幕下妻之以女復佐令
狐楚授以章奏之學遂得名一時當時工章奏者如温庭筠之徒
俱以是相夸號三十六體葢其為文瑰邁竒 古不可跂及觀其四
六藁草方其刻意致思排比聲律筆畫雖真亦本非用意然字體
妍媚意氣飛動亦可尚 也今御府所藏二:
正書 月賦
行書 四六本藁草
栁公權字誠懸公綽之弟京兆人博 貫經術通音律元和中擢進
士第穆宗朝以夏州書記入奏帝曰朕常於佛廟見卿筆蹟思之
久矣即拜右拾 遺侍書學士帝問公權用筆法對曰心正則筆正
帝改容悟其筆諫也文宗嘗與聨句帝曰人皆畏炎熱我愛夏日長公權屬曰薰風自南來殿閣生微凉他學士皆屬繼帝獨詠公
權者命題于壁字率五寸帝歎曰鍾王無以過也 宣宗時召升殿
作字賜以銀綵且令自書謝狀勿拘真行欲以為珍翫也然其書
名達于外夷往往以貨貝購 之當時大臣之家碑誌非公權書以
子孫為不孝凡公卿以書貺遺葢鉅萬至奴盜其杯盂而貯笥縢
識如故 公權知而笑曰銀杯羽化矣人益服其德量云然公權之
書得名正其楷法耳今御府所藏十有一:
正書 度人經 二清淨經 隂符經 心經寄藥帖
行書 宫相帖 撿領帖 蘭亭帖 紫絲鞋帖 簡啟草藁
石渠宝笈
卷四
正书二
▲萧遘
唐萧遘字得圣,兰陵人,璃之 远孙也。瑀武德初,帝委以枢
莞,内外百务,悉瑀关决。或引升御榻,呼曰“萧郎”。官至
左仆 射。遘咸通中擢进士第,累迁司空,封楚国公。遘负大
节,以王佐自任,慕李德裕为人。及当国,风采峭 整,天子
器之。始王铎主贡举而得遘,后与遘并显,遘善事之。僖宗
曰:“遘善事长,大臣和, 予之幸也。”遘曰:“不止以长,乃
铎门生。”僖宗笑曰:“铎选士,朕选宰相。卿无负我。”自瑀逮遘,凡八叶宰相,名德相望,与唐盛衰,世家之盛,古未
之有。遘之字画虽罕传于世,观其《景公 》、《幽公》二帖,
笔迹有廊庙之气而足规矩,学者未易到也。今御府所藏二:
正书:景公帖。
行书:幽公帖。
▲陆扆
陆扆字文祥,苏州嘉兴人,丞相 贽之族孙,后客于陕,因以
家焉。擢进士第,累迁翰林学士。扆工属文,当时制诏,落
笔而就, 同僚自以为不及。昭宗尝作赋,召令学士皆和之,
扆时预焉,赋成文不加点,独先众人。帝览而叹曰:“ 贞元时,
陆贽、吴道元兄弟善内廷文,后无继者。今联得之。”。颇加
优重。史称扆之才“敏速 若注射”,信不诬矣。亦善作真字,
尝有《赠苔光草书歌》,笔迹不减古人,翰墨耀映,真可尚
也。今御府所藏正书一:
赠詈光草书歌。
▲李蹊
李蹊字景望,江都人也。自幼好 学,登进士第,相昭宗,官
至太子少师,赠司徒。家世藏书,多至万卷,时号“李书楼”。
喜著 述,善注解,学者宗之,以为指南,真儒相也。其书见
于楷法处,是宜皆有胜韵。大抵饱学宗儒,下笔处 无一点俗
气,而暗合书法,兹胸次使之然也。至如世之学者,其字非
不尽工,而气韵病俗者,政 坐胸次之罪,非乏规矩耳。如蹊
能破万卷之书,则其字岂可以重规叠矩之末,当以气韵得之
也。 今御府所藏正书一:
送警光诗。
▲詹鸾
詹鸾,不知何许人也。作楷字,少者至蝇 头许,位置宽绰,
有大字法。书《唐韵》极有功,近类神仙吴彩鸾,慕彩鸾故
名焉。昔李赤之慕 李白,司马相如之慕蔺相如,盖类是也。
彩鸾以书《唐韵》名于时,至今断纸馀墨,今传宝之。今鸾于斯亦然。
故知鸾于此不凡。今御府所藏正书二:
《唐韵》上、下。
▲顾绍孙
顾绍孙,亡其世系,作正书类钟繇,所谓似之而非者。盖泾
渭同流,则清浊 相去,不得不尔。自三代书契降及汉末,无
虑数变。三国鼎立之初,人材并用,靡有孑遗,惟字学阙然< br>不讲。繇于是时不溺流俗,杰然追古,为一家法,而议者谓
其丰筋多力,有云游雨骤之势。后学鲜 有继者,如绍孙,虽
竭其智力,宁有一于是哉!然久假不归,乌知非有特其学之
未至耳?今御府 所藏正书一:
儒素帖。
▲陆希声
陆希声,吴人也,官至左仆射,家世有书名。其 六世伯父柬
之,以草书高天下,议者有“乔松倚壁,野鹤盘空”之语;四
世祖景融,又以博学工 书擅名,璺璺相继,至希声一出,遂
能复振家法,为佳子弟。而希声尤善属文,通经史,喜著述,
且精于正书,则祖武风流,顿还旧观。钱若水常言古之善书,
鲜有得笔法者,唐陆希声得之,凡五字: 擫、押、钩、格、
抵。自言出自二王。断与阳冰得之,希声后授之瞀光。瞀光
入长安,为翰林供 奉,而希声尚未达,以诗寄之云:“笔下龙
蛇似有冲,天池雷雨变逡巡。寄言昔日不龟手,应念江头洴< br>澼人。”后得其法者,为一时之绝。今御府所藏正书一:
赠罾光诗。
▲杨鉅
杨鉅,史失其传,喜作字,得正体。其沉着处,有类钟繇,
而点画则柳公权法也。当时赠警光草书诗序 者,无虑数十人,
而各出一家之见以附载于文,独鉅之立论以性之与习,自是
两途。有字性不可 以无学,有字学者复不可以无性,故其为
言曰:“习而无性者其失也俗,性而无习者其失也狂。”盖以< br>谓有规矩绳墨者,其习也;至于超诣绝尘处,则非性不可。
二者相有以相成,相无以相废,至此然 后可以论书欤!又为
说曰:“羲之七子,独献之能嗣其学,则知用此以求古人,庶
几天下书眼同 一纲纽耳!”噫!鉅之能为此论,则能知书之病
也夫!今御府所藏正书一:
赠曾光草书序。
▲崔远
崔远,其先博陵人也。曾祖廷,同州刺史,子八人,皆有时
誉,世以拟荀氏八 龙。珙,左仆射;珀,吏部尚书;玛,河
中府节度使;馀并据显位,世以为荣。均子澹,官至吏部侍郎,有才名,举止秀峙,时谓玉而冠者。远,澹之子也。有
文,而风致整峻,世慕之曰“钉座梨”, 言座之所珍也。迁中
书侍郎,后为右仆射。自咸通后,有名其家历台阁藩镇者数
十人,天下推士 族之冠。观其笔迹,虽不传于世,然《赠晋
光帖》,其楷体可喜,想见其家范云。今御府所藏正书一:
送罾光诗。
▲张颚
张颤,莫知其系,官至左司郎中。幼好学,喜怍真书,字体谨严,率仿柳公权,而自成一家。公权之学,出于颜真卿,
加以盘结道劲,为时所重。议者以谓如惊 鸿避弋,饥鹰下鞲,
盖以言其风骨峻做,而少和淑之气焉。颉虽未足以方公权之
工,而风致近古 ,用笔有力,亦可贵也。观其所《赠晋光诗》
云:“金殿圣人看纵笔,玉堂词客尽裁诗。”则颉不独工于 书,
而尤长于赋咏也。今御府所藏正书一:
赠警光诗。
▲郑贾
郑裔,史 所不载,不知何许人也,所见者翰墨三传。天复中,
挈家自华至陈,迁徙无常,席不暇暖,亦未尝须臾废 词翰也。
观其以楷法《题经藏诗》云:“万蕴千牌次碧牙,缥笺金字间
明霞。”而笔法清古,有 羲献典则。虽名不显于世,大率唐人
篇章字画,纵复不造古人极致处,然亦各有一家风致。今御
府所藏正书一:
题经藏诗。
▲戎昱
戎昱,不知何许人也,建中间为虔州刺史。作 字有楷法,其
用笔类段季展。然筋骨太刚,殊乏婉媚,故雅德者避之。尝
书其自作《早梅诗》云 :“应缘近水花先发
,疑是经春雪未消。”岂有得于此者,宜其字特奇崛,盖是挟
胜气以作之 耳。且古人作字,或出于一手而优劣相望者,偶
在一时之得意与否耳。昱自写其诗,是亦其得意处,故其 笔
力不得不如是之健。然求其左规右矩,则一出焉,一入焉,
而不见其至也。今御府所藏正书一 :
早梅诗。
▲赵模
赵模,史阙其传,不知何许人也。模喜书,工临仿。始习羲< br>献,学集成《千文》,其合处不减怀仁,然古劲则不迨。盖
翰墨之祖,必语羲献,而师之者,世难 其人。如晚生辈,以
家学相承为一律,非不以王氏为宗,然其泥于形似。而俗恶
凡下者,病在索 马于唐肆。浮屠氏怀仁,乃能稍得。故步固
不易得,然至于奔逸绝尘处,则又不可以同日而语。若模之< br>书复出怀仁下,则所谓思其上者不可得,又思其次也。噫,
古人真难到耶!观《模集书》一帖,颇 工楷法,信前人之论
为不谬。今御府所藏正书一:
模集千字文。
石渠宝笈
卷五
正书三
▲许浑
唐许浑,不知何许人也。卯角为诗,已能超出童稚; 及长秀
发,颇为流辈所推。正书字虽非专门,而洒落可爱,想见其
风度。浑作诗似杜牧,俊逸不 及,而美丽过之。古今学诗者,
无不喜诵,故浑之名益着,而字画因之而并行也。大中初,
守监 察御史,以疾告归,端居佚老。有诗集行于世。今御府
所藏正书二:
今体诗上、下乌丝栏。
▲张钦元
张钦元,亡其传,官至奉礼郎。作真字,喜书道释经,然不
堕经生之学。其 远法钟繇,唯恐失真。但去古既远,世习纷
糅,故未能脱去前人畦畛,左规右矩,自守奴书之病⑥,是< br>亦束于教者也,至如繇书幽深无际,古雅有馀,则又非钦元
得窥其藩篱焉。今御府所藏正书二:
金刚经上、下。
▲杨庭
杨庭,不知何许人也。为时经生,作字得楷法之妙。长寿间 ,
一时为流辈推许。唐以武后好奇立异,自我作古,至辄易一
十九字。当时如薛稷之流,亦复宗 之。庭尝书《五蕴论》,
悉用武后所易字,而卷尾系经生臣名,要是一时奉命自应尔
耳。唐书法 至经生自成一律,其间固有超绝者,便为名书。
如庭书,是亦有可观者。今御府所藏正书一:
▲景审
景审,南阳人也。工作诗,留心翰墨。长庆中,以泥金正书
《黄庭经》一轴, 追慕王羲之法,字体独秀润而有典则。又
作诗以题其卷末云:“金粉为书重莫过,《黄庭》旧许右军多。
请看今日酬仁德,何似当时为爱鹅。”大抵唐人类多任务书,
然亦颇自珍惜。如欧阳通初仿父询 书,后亦名世,非狸毛为
笔,犀象为管,未尝辄书。审于《内景经》必粉金而写之,
盖亦非率尔 而作也。今御府所藏正书一:
黄庭经。
▲钮约
钮约,史传不载。善正书,作细字 使人喜,见而忘倦。盖其
字画虽小,而圆劲成就,不乏精神,为呵喜者。尝考昔人之
论字,以谓 大字难于结密而无间,小字难于宽绰而有馀。结
密而无间,《瘗鹤铭》近之;宽绰而有馀,《兰亭叙》近 之。
盖约之小字,虽未足以比肩古人,而至其字形顿放,颇有意
味。亦不窘于边幅,而韵胜者。 今御府所藏正书一:
小字三教经。
▲吴彩鸾
女仙吴彩鸾,自言西山吴真君之女。 太和中,进士文萧客寓
钟陵。南方风俗,中秋夜,妇人相持踏歌,婆娑月影中,最
为盛集,萧往 观焉。而彩鸾在歌场中,作调弄语以戏萧。萧
心悦之,伺歌罢,蹑踪其后。至西山中,忽有青衣燃松明以
烛路者。彩鸾见萧,遂偕往,复历山椒,有宅在焉。至其处,
席未暇暖,而彩鸾据案,如府司治 事,所问皆江湖丧溺人数。
萧他日询之,彩鸾初不答,问至再四,乃语之:“我仙子也,
所领水 府事。”言未既,忽震雷迅发,云物冥晦。彩鸾执手板
伏地,作听罪状,如闻谪词云:“以汝泄机密事, 罚为民妻一
纪。”彩鸾泣谢,谕萧曰:“与汝自有冥契,今当往人世矣。”
萧拙于为生,彩鸾为 以小楷书《唐韵》一部,市五千钱为糊
口计。然不出一日间,能了十数万字,非人力可为也。钱囊
羞涩,复一日书之,且所市不过前日之数。由是彩鸾《唐韵》,
世多得之。历十年,萧与彩鸾遂各乘一 虎仙去。《唐韵》字
画虽小,而宽绰有馀,全不类世人笔,当于仙品中别有一种
风气。今御府所 藏正书一十有三:
唐韵平声上,唐韵平声下,唐韵上声,唐韵去声,唐韵入声,
唐韵上下二,唐韵六。
▲杜光庭
道士杜光庭,字宾圣,道号东瀛子,括苍人也。传授真大师,
特进检校太傅 、太子宾客兼崇文馆大学上,行尚书户部侍郎、
广成先生、上柱国、蔡国公。光庭初意喜读经史,工词章 翰
墨之学。懿宗设万言科取士,光庭试其艺不中,乃弃儒衣冠
人道游。意淡漠,着道家书颇研极 至理,至条列科教自汉张
道陵暨陆修靖撰集已来,始末备尽,于今羽流成宗之。僖宗
临御,光庭 始充麟德殿文章应制,一时流辈为之敛衽,皆日
学海千寻,辞林万叶,扶宗立教,海内一人而已。尝撰《 混
元图》、《纪圣赋》、《广圣义历帝纪》暨歌诗杂文仅百馀卷。
喜自录所为诗文而字皆楷书, 人争得之,故其书因诗文而有
传。一踞是得烟霞气味,虽不可以拟伦羲、献而迈往绝人,
亦非世 俗所能到也。光庭尝一日忽谓门人曰:“占城方创真宫,
工未毕,上帝命馀作岷峨主司,恐不久于人间世 。”他日因复
谓真宫成矣,遂披法服与门,私子别而卒,异哉!信人材不
特人间少,天上亦少。
▲梁元一
道士梁元一,亡其乡里。天资孤洁,不染世习。丹药之暇,
尤喜翰墨。初慕 钟、王楷法,久而出入规矩之外。然其法严,
其气逸,其格清。其严也若秉简而立星坛,其逸也若御风而
挥八极,其清也若秋霄之饮沆瀣。凡以心专于抱一而不务外
游,故其神凝而虑寂,据梧隐几,泯 然身世之俱亡。及乘兴
一寓于挥洒,自然有超世绝俗之态矣。观其书《太上内景经》,
作小楷法 而体兼众善,乃知游方之外者,非世习之所能及也。
今御府所藏正书一:
太上内景经。
释昙林
释昙林,莫知世贯。作小楷下笔有力,一点画不妄作。然修
整自持,正类经生 之品格高者。有金书经目曰《金刚上味陀
罗尼》,累数千字,终始一律,不失行次,便于疾读。但恨拘窘法度,无飘然自僻之态。然其一波三折笔之势,亦自不
苟,岂其意于笔正特见严谨,亦可嘉矣。 今御府所藏正书一:
金刚经。
▲钱镠
五代吴越国钱镠,杭州临安人。倜傥有大度 ,意气雄杰,乘
唐末乱离,依闾里董昌啸聚乌合之众,名为御寇而实自蹈之。
然卒能用僖宗诏命 ,削平江浙而据有也。当时以镇海军节度
使复领镇东,节制精兵及三万。昭宗即位加太子中书令,封本郡王。梁室继兴为尚父,进封吴越国王。至于后唐遂独有
方面号令一十三郡垂四十年,修中州贡赋 ,籍无虚日。风物
繁庶,族系侈靡,浙人俚语目之日海龙君,言富盛若彼也。
方其与群英争逐, 横槊马上,何暇议文墨耶?然而喜作正书,
好吟咏,通图纬学,晚岁复降己下士。幕客罗隐雅好讥评,< br>虽及锣微时事,怡然不怒,人以大度称之。状貌凛凛,亦人
间一英物也。所书复刚劲结密,似非出 用武手,殆未易以学
者规矩一律拟议耳。逮艺祖有天下,其孙龊能纳土称藩,遂
使后世子孙縻我 爵禄,承承不绝,亦其英风馀泽,沾丐云仍
者多矣。今御府所藏正书一:
贡枣帖
▲李景
南唐伪主李憬字伯玉,先主升之长子,违命侯煜之父也。幼
已颖悟,既为主器 ,即典军旅,抚下有方略,时皆归之。及
嗣异位,能奉中州,以恩信结邻壤。江左老稚不勤兵革者十有九年,亦霸道之雄也。宋齐丘以旧臣与先主为布衣交,挟
不赏之功跋扈无前,即窜而死之,又其果 敢如此!然于用武
之时,乃能璺璺修文,图回治具,故史称其富文学。工正书,
观其字乃积学所 致,非偶合规矩。其后煜亦以书名与钱椒相
先后,盖其源流本有自也。今御府所藏正书一:
边镐奏状。
▲薛贻矩
薛贻矩字熙用,河东闻喜人也。唐干符中登进士第,历集贤< br>校理翰林学士,晚仕梁。太祖爱其才,礼加优异,累官自仆
射至守司空。贻矩风仪秀耸,所与游者 成一时之英杰。自此
声名籍甚。喜弄愉墨,正书得古人用笔意。且唐末接五代,
工书者笔迹疑皆 扫地矣,观其《赠警光草书序》秀润可观,
一时学者亦鲜俪焉。今御府所藏正书一:
赠警光草书序
石渠宝笈
▲卷六
正书四
卢汝弼
五代卢汝弼字子谐,不知何许人也。祖纶,唐贞元中有诗名,
父简求,为河东节度使。汝弼少力学,不喜 为世胄,笃意科
举,登进士第,文采秀丽,一时士大夫称之。复留意书翰,
作正书取法有归。当 五季士风凋弊,以字画名家者尤少。汝
弼能力振所学,诚不易得。官至祠部郎中,知制诰,赠乓部
尚书。今御府所藏正书一:
赠警光诗。
▲豆卢革
豆卢革,史失其世。遭五代离 乱,避地麓延,守中山王处直
辟为幕官。同赋牡丹,革以桑柘对。处直雅器重,迁节度判
官。唐 庄宗讲求贤相,或以革名家子举之,遂召拜左丞相。
作正书虽有隐者态度,然要之不出五季人物风气。其 点画同
为一律,非若杨凝式之书,在季世翰墨中如景星凤凰之杰出,
宜革辈皆不以书得名也。今 御府所藏一十:
正书:开讲帖,友公大德帖,郑长官帖,王郎君帖。
行书:大德帖,吾师帖,寒食帖,买花帖,顶辞帖,田园帖。
▲王仁裕
王仁裕字德 辇,天水人也。官至太子少师。幼不羁,唯以狗
马弹射为务。中年锐意于学。一夕梦刊其腹肠胃引西江水 以
浣之,睹水中沙石皆有篆文。及寤,胸中豁然,自是文性超
敏。洞晓音律,作诗仪千篇,目之 曰《西江集》。尝观《列
御寇》言神遇为梦。,谓以一体之盈虚消息,皆通于天地,
应于万物, 非偶然也。王献之梦神人论书而字体加妙。李峤
梦得双笔而为文益工,斯皆精诚之至而感于鬼神者也。仁 裕
翰墨虽无闻于时,观其《送张禹偁诗》,正书清劲,自成一
家,岂非濯西江水之效欤?今御府 所藏正书一:
送张禹偁诗。
▲杨邠
杨邠,魏州冠氏人也。少为州掌籍史,事汉高 祖官至枢密使。
隐帝即位,加中书侍郎平章事。邠长于吏事。执政以来,帑
藏实,兵甲完,国用 不乏,边鄙肃静,皆其功也。末年留意
搢绅,延客门下。知经史有用,乃课吏传写。至其作正书,
虽不能造钟王之藩翰,然气格超迈粗有可观。今御府所藏正
书一:
清潭等帖。
▲宋绶
宋文臣宋绶字公垂,赵人也。官至参知政事,谥日宣献。其
事业载之史牒详矣 。绶雅有记性,尝试童行《法华经》,诵
十日,不复遗一字,盖其性与下愚相远如此!作字尤为时所推右。然亦自喜其书,在翰苑日,凡制稿必集成篇,至于点
画亦不妄作,意其文必附书以垂后世耳。 尝为小字正书整整
可观,真是《黄庭经》、《乐毅论》一派之法。在天圣、明道
间,章献明肃后 闻绶书名,乃命书楷法千文以规仁祖。今绶
所书《千文》,实天章阁所藏之书也。其后佐我仁祖以参大< br>政,亦基于此。国初称能书者惟李建中与绶二人,而建中之
字肥而重浊,或为时辈讥评,谓有五代 以来衰乱之气,至绶
则无间言。盖其书富于法度,虽清癯而不弱,亦古人所难到
者。而议者又谓 世之作字,于左右布置处或枯或秀,绶左右
皆得笔,自非深造者特未易知。绶有子日敏求,能世其家。< br>凡当时巨卿铭碣,必得敏求字为荣故二宋之书,人到于今称
之。今御府所藏正书八:
草制,草札,密表,杜甫谒庙诗,和园池诗笔,飞白书上下
二,千文。
▲蔡襄
文臣蔡襄字君谟,兴化军人也。官至端明殿学上。博古尚气
节,居谏垣乐言事。初范仲淹被 < br>逐,馀靖、尹洙、欧阳修以极论援救,坐是皆罪贬。襄于是
作《四贤士》诗以高其风,天下成诵之 。守福州日,南方风
俗,病者不食药而敦信巫觋,至垂死而恬然尚鬼,其利人之
财者以蛊毒之, 积年以为患,襄至,去巫觋而杀其害人者,
故一方安堵而宿弊涤。工字学,力将求配古人。大字巨数尺,
小字如毫发,笔力位置,大者不失结密,小者不失宽绰。至
于科斗、篆籀、正隶、飞白、行草、 章草、颠草,靡不臻妙,
而尤长于行,在前辈中自有一种风味。笔甚劲而姿媚有馀,
仁祖深爱其 书,尝御制元舅陇西王李用和墓铭诏襄书之。已
而学士撰温仁皇后铭文,又诏襄书,而襄辞曰:“此待诏 职也。
儒者之工书,所以自游息而已。”仁祖亦不强之。人谓古今能
自重其书者,惟王献之与襄 耳。襄游戏茗事问,有前后《茶
录》,复有《荔枝谱》,世人摹之石。自珍其书,以为有翔龙
舞 凤之势,识者不以为过,而复推为本朝第一也。论者以谓
真行简札今为第一,正书为第二,大字为第三, 草书为第四,
其确论欤!
此所得于正书为多。今御府所藏正书三:
南郊庆成诗,茶录,还颖诗。
▲石延年
文臣石延年字曼卿,本幽州人。官至太子中 允秘阁校理。少
应进士举,真庙朝该三举进士,推恩补奉职,延年以母老不
择禄而就。久之,朝 廷为改太常寺大祝,出知济州金乡县。
为邑有治声,凡两除监郡,一为大理丞,遂人馆。然跌荡不
羁,剧饮尚气节,视天下无难事,不为小廉曲谨以投苟合。
上书论事有谠语,朝廷用其计,令奉使河东 籍乡兵。既还,
易服色,当时延年虽在秘阁而不屑,夜游浮沉间巷间,见者
如遇于烟云中。一日 与酒徒诣肆中,纵饮衔杯无算,终席不
交一语引去。以此人异之,指其地为遇仙。其在宝元、康定
间,文词笔墨映照流辈,得之者不异南金大贝,以为珍藏。
其正书入妙品。尤喜题壁,不择纸笔而得如 意。初沿汴而东,
系舟泗水龟山下,佛祠释子以题殿榜为请,乃为剧饮,卷毡
濡墨作方丈字,一 挥而成,人以为绝笔。异时范仲淹作文诔
之云:“延年之笔,颜筋柳骨,散落人间,宝为神物。”欧阳< br>修亦作诗美之日:“延年醉题红粉壁,壁粉已剥昏烟煤。河倾
昆仑势曲折,雪压太华高崔嵬。”其 为名流推许如此。今御府
所藏正书一:
西师诗
▲陆经
文臣陆经字子履, 越人也。官至集贤殿修撰。作郡以儒术饰
吏事,而所至以能称。善真行书。当时与苏舜钦为流辈,而笔法亦仅同一律。前辈商文必求经为之书,故经之石刻殆遍
天下。若欧阳修《思颍》诸诗,得经书方 喜甚称。然多作正
书,其典严以规矩自窘,譬之椎鲁如参,厚重如勃,亦盛德
君子浑金朴玉所自 表发也。观者自应得之耳。今御府所藏四:
正书:蒲州诗,武林谣。
行书:萧相楼等诗,郊居等诗。
▲王子韶
文臣王子韶字圣美,浙右人。官至秘书少 监。宿学醇儒,知
古今,以师资为己任。方王安石以《字书》行于天下,而子
韶亦作《字解》二 十卷,大抵与王安石之书相违背,故其《解》
藏于家而不传。尤长于《孟子》而学者师其说。一日子韶访
一县令,正见令与举子谈《孟子》,县令者寡闻人也,不知
子韶善此书,而与客谈不已,置子韶 一隅,盖旁若无人也。
子韶日:“孟子不见诸侯,而首篇称'见梁惠王’何也?”令与客
皆无对 。久之知子韶也,为之腼颜。喜作正书,然亦出于力
学。至于三过笔,真可以挂万钧之重,盖其学本宗褚 遂良、
颜真卿而暮年自变为一家耳。今御府所藏正书一:
杜衍诗。
▲陈景元
道士陈景元字太虚,师号真靖,自称碧虚子,建昌南城县人。
师高邮道士韩知
正,已 而别其师游天台山,遇鸿蒙先生张无梦授秘术。自幼
喜读书,至老不倦。凡道书皆亲手自校写,积日穷年 ,为之
佝偻。每着书十袭藏之。有佳客至,必发函具铅椠出客前,
以求点定。其乐善不已复如此 。然不泛交,未尝与俗予将迎,
惟相善法云寺释法秀,人比之庐山陆修静交惠远也。初游京
师, 居醴泉观,众请开讲。神考闻其名,诏即其地设普天大
醮,命撰青词以进。既奏,称善,得旨赐对天章阁 ,遂得今
师名。又改章服,累迁至右街副道篆。己卯,乞归庐山,复
以葬亲为请,诏赐白金助之 。既归,行李无他物,百担皆经
史也。所居以道儒医书各为斋馆而区别之,四方学者来从其
游, 则随所类斋馆相与校雠,于是人人得尽其学,而所藏号
为完书。所役二奴,一日黄精,一日枸杞,驯而不 狡,真有
道者之役也。一时大臣如王安石、王圭喜与游。初归庐山,
与安石作别,安石问其乞归 之意,景元云:“本野人,而今为
官身有吏责,触事遇嫌猜,不若归庐山为佳耳。”安石韵其语,
书静几间曰:“官身有吏责,触事有嫌猜。野性难堪此,庐山
归去来。”复书其诗后云:“真靖自言如 此。”盖喜其不素谙也。
又尝与蔡卞论古今书法,至欧阳询则曰:“世皆知其体方而莫
知其笔圆 。”卞颇服其膺。生平不喜作草字,惟欲正书,大抵
祖述王羲之《乐毅论》、《黄庭经》下逮欧阳询《化 度寺碑》
耳。故其于古人法度中粗已赡足。当其启手足之时,年已七
十,沐浴改衣,韵语长啸声 ,正坐而逝其语云:“昔之委和,
今之蜕质,非化非生,复吾真宅。”世乃悟其尸解。凡手自校
正书有五千卷,注道经二卷,《老氏藏室纂微》二卷,《解庄
子》十卷,编《高士传》百卷,所著文集二 十卷,以至作《大
洞经音义》,集注《灵宝度人经》,凡有益于学者,莫不致力
焉。今御府所藏 八:
正书:陶隐居传,高士传,乐毅传,相鹤经,陈谌等墓志,
种玉故事
行书:岩栖赋,试墨书等诗。
▲蒲云
山人蒲云,西川汉州绵竹人也。幼有方外之趣 。布裘筇杖,
游山野间。卖药得钱入酒家,醺然醉,类有道之士。尤喜翰
墨,作正书甚古。尝以 双钩字写河上公注《道经》,笔墨清
细,若游丝紫汉,孤烟袅风,连绵不断。或一笔而为数字,
分布匀稳。风味有馀,览之令人有凌虚之意。大抵书法自科
牛一散,学者纷纷。于是有垂露、偃波、芝英 、倒薤之说,
各工其习,以文其一家之学,亦宜在所录也。今御府所藏正
书二:
双钩道经,双钩德经。
▲释法晖
释法晖,政和二年天宁节以细书经塔来上,效封人 祝万岁寿。
作正书如半芝麻粒,写佛书十部,曰《妙法莲华经》,曰《楞
严经》,曰《维摩经》 ,曰《圆觉经》,曰《金刚经》,曰《普
贤行法经》,曰《大悲经》,曰《佛顶尊胜经》,曰《延寿经》 ,
曰《仁王护国经》。自塔顶起以至趺座,层级鳞鳞,不差毫
末。更为出香器置其中间而经字仅 足,开卷翚飞,照映眼睫,
恍然如郁罗萧台,突兀碧落,孕育气象,亦奇观也。说者谓
作此字取 窍密室,正当下笔处容光一点明而不曜,故至细可
书,复有嘹然眸子方办兹事。然其字累数百万不容脱落 始终
如一,亦诚其心则有是耶。今御府所藏正书一:
细书经塔。
石渠宝笈
卷七
行书叙论
自隶法扫地而真几于拘,草几于放,介乎两间者行书有焉。
于是兼真则谓之真行,兼草则谓之行书。爰自西汉之末,有
颍川刘德升者,实为此体,而其法盖贵简易相 间流行,故谓
之行书。德升而下,复有钟繇、胡昭者同出于德舁之门。然
昭用笔肥重,不若繇之 瘦劲,故昭卒于无闻,而繇独得以行
书显,当时谓繇善行押书者此也。及晋王羲之、献之心得神
会处,不由师授,故并臻其极,蔚然为翰墨之冠。晚有王珉
复善此学,而议其书者有峻如崧高、烂若列星 之况。信乎行
书之在字学,非富规矩、有来历不能作此。譬之千里之足,
屈伏枥下,则成亏何在 ?及其缓辔阔步,争驰蚁封间,于是
驽骥遂分。书之有行,亦若也。今得其自晋以来至于本朝,
以行书名世者,凡五十有八人焉。其间如晋之王檬,宋之薄
绍之,唐虞世南、欧阳询、李邕、苏灵之之徒 ,各各自具一
体,杰然出于其类者多矣。本朝则有李建中、苏舜钦、陆经、
王安石、蔡京,笔势 翩翩,足以追配古人,名垂后世,有可
观者。于是类而裁之为一家法。
行书一
王衍
晋王衍字夷甫,琅邪临沂人。相孝怀,官至太尉。早岁颖悟,
初诣山涛,涛嗟叹良久,目送其去 曰:“何物老妪生宁馨儿。”
及长,闻誉四驰。明悟若神,谓可比子贡,声名籍甚,倾动
当世。 善谈名理,得庄老旨趣。每论事有不安,随即更改,
世号口中雌黄。朝野翕然,谓之一世龙门。手捉玉柄 麈尾与
手同色,顾恺之作《画赞》,亦称衍岩岩清峙,壁立千仞,
斯足以仿佛其人也。武帝闻之 ,问王戎曰:“衍于当世谁比?”
戎曰:“当从古人中求耳。”其为世所尚如此。初好论从横之
术,晚乃弃世事,口不言钱称“阿堵物”而已。晋室士夫雅尚
清谈者,衍为之倡也。及为石勒所囚,心知 必死,乃痛自引
咎,慨然叹日:“向若不祖尚浮虚,戮力以正天下,犹不至此。”
其弟澄亦尝谓 衍日:“兄形似道而神峰太俊,是宜不克令终。”
作行草尤妙,初非经意,而洒然痛快见于笔下,亦何事 双钩、
虚掌、八法、回腕哉?其自得于规矩之外,盖真是风尘物表
脱去流俗者,不可以常理规之 也。今御府所藏行书一:
尊夫人帖。
谢奕
谢奕字无奕,秣陵人。官至安西将军豫 州刺史。少有名誉。
初为剡令,与桓温善,温辟为安西司马。敦笃布衣之好,于
温坐,岸帻笑咏 自若。温尝曰:“我方外司马也。”喜作字,
尤长于行书,飘逸之气人人眉睫。故窦皋以赋美之曰:“达 士
逸迹,乃川厄奕;毫翰云为,任兴所适。”又见无奕之书,不
拘于俗学之妙,而风气自高,当 时以为达士也。初从见尚为
西州日有德政,既卒,州人思之,请以奕嗣尚,迁都督豫、
司、冀、 并四州事。其知名缙绅间
有素如此。今御府所藏行书一:
秋月帖。
,桓温 桓温字符子,谯国龙亢人。官至丞相。生未期温峤见之曰:
“此儿有奇骨。”故以温名之。温豪爽有 气概,姿貌雄伟而面
有七星。刘愤尝称其眼如紫石棱,须作猬毛磔,斯亦见其异
也。然温挺英迈 之气韫文武之才,笼络贤杰,驾驭英雄,受
寄扦城,用恢威略,功有可称者矣。及总戎马之权,居形势< br>之地,有睥睨窥觎之意,斯实斧钺之所宜加,人神之所同异
也。温墨迹见于世者尤少,然颇长于行 草观其《收东道表》
与夫法帖石刻,字势遒劲,有王、谢之馀韵,亦其英伟之气
形之于心画也。 今御府所藏行书一:
东道表
谢安
谢安字安石,世为秣陵人。官至太保。方时王谢 两族各以文
采相高,而安于谢族尤主斯文盟会,居伯仲群从问若师资礼。
尝与王蒙语,蒙曰:“ 此客密密,为来逼人。”王导亦深器之。
四十不仕,高卧东山,屡违朝旨,天下翕然有公辅望。及起,< br>应辟为宰相。当桓温跋扈,谈笑却之,终至于帖然而后已。
苻坚以百万之众饮马江左,势欲吞食晋 国,人心危甚,而安
用谢玄辈,亲授方略,各当其任,从容缓带,以威重压浮议,
终至以寡胜众 ,一扫而群虏净尽。使东晋社稷增重九鼎,皆
安之力也。若其风气蕴藉,为名流所慕,如拥鼻挥葵扇,又
其馀耳。盖是种种超诣,每经意处便非他人可到。初慕羲之
作草正字,而羲之有解书者。后之评 其字者,亦谓纵任自在,
若螭盘虎踞之势,要当人能品也。然其妙处,独隶与行草耳。
此所有惟 行书为多。其家若尚、若万、若道蕴,皆以书名世
者,信有自来矣。今御府所藏行书三:
中郎帖,近问帖,善护帖。
谢万,
谢万字万石,官至豫州刺史。其才器隽秀,颇喜 矜持,故早
得时誉。简文帝初作相对,闻万名,召为抚军从事中郎。万
着白纶巾,衣鹤氅裘,履 版而前。既见,与简文共谈移日,
其风致见重于时如此。万工言论,善属文。作字自得家学,
清 润遒劲,风度不凡。然于行草最长,惜其岁月之久,少及
见者。独《鲠恨》一帖,尤着见于世。其亦魏晋 已来流传到
眼者,类多哀悼语,此其然也。今御府所藏行书二:
贤妹帖,鲠恨帖。
陆玩
陆玩字士瑶,吴人机从弟也。器量洪雅,弱冠有美誉。善翰
墨,尤长行书。及登 公辅,谦逊不辟掾属,成帝闻而劝之,
不得已从命,所辟皆寒素有行之士。玩以弘重为人主所贵,
禀性通雅不以名位格物,诱纳后进谦若布衣,缙绅之徒莫不
依之。时瑞星见,以疾不能造朝,亲书其表 以贺,略日:“德
合神明,嘉瑞屡臻,普天率土,莫不同庆。”其笔力瘦硬有钟
繇法。然议者谓 繇书如云鹤游天,群鸿戏水,行间茂密,实
亦难过。玩之字画,虽不期与之方驾,然雅重之气发于笔端< br>而有典则,亦足以昭示于世也。玩官至尚书令、兴平伯。今
御府所藏行书一:
贺瑞星表晋元帝批附。
张翼
张翼字君祖,下邳人。官至东海太守。善隶草,时穆帝 令翼
写王羲之手表。穆帝自批其后,羲之殆不能辨真赝,久乃悟
曰:“小人几欲乱真。”王僧虔 尝谓羲之书一朝人物莫有及者,
而翼之书遂能乱真,故已咄咄羲之矣。盖翼正书学钟繇,草
书学 羲之,皆极精妙。当时与王修、江灌辈并驰争先,今观
其行书,故可以想见其它云。今御府所藏行书一
舅氏帖。
王蒙
王蒙字仲祖,太原晋阳人也。官赠司徒。蒙少时放纵不羁,
晚节克己励行。有风流美誉,虚己应物,思而后行,喜怒不
形于色。美姿容,居贫,帽钟人市,而市妪悦 其貌遗以新者,
时人以为达。工隶书草法,俱入能品。王僧虔以谓可比庾翼,
议者小以为过论。 章草作人字法,尝谓趣之欲利,按之欲轻,
世以蒙为知言。然世所存者多行书,王安石初学其书颇得笔< br>意。论者以谓有横雨斜风之势,则蒙之书又可知矣。今御府
所藏行书一:
馀杭帖。
王徽之
王徽之字子猷,逸少冢嗣也,世家秣陵。官至黄门侍郎。初
参桓温幕下为狂司 马,忘形骸,无客礼,温优之不校也。及
佐桓冲,尤不事事,惟以手板拄颊云“西山朝来,致有爽气”< br>而已,啸咏竹间,寄以天乐。山阴雪夜,理舟诣戴,乘兴而
往,尽兴而还,世称其真正以傲达凌物 。故名教之流或病之,
要之亦王氏佳子弟也。其作字亦自韵胜,羊欣谓尤长于行草,
信不诬矣。 然律以家法,在羲献间持未可以甲乙论云。今御
府所藏行书四:
僧伦帖,至节帖,仲宗帖,蔡家帖。
王邃
王邃,失其世系。官至平北将军徐州刺史 ,而世所传者特因
其书尔。作行书有羲献法,疑是其家子弟,故典刑具在,而
后世,虽断纸馀墨 亦复宝之也。《婚事》一帖尤为人所知,
流传至今,观其布置婉媚,构结有法,定非虚得名。大抵字学之妙,晋人得之为多,而王氏之学尤盛焉。今御府所藏行
书一:
婚事帖。
石渠宝笈
卷八
行书二
孔琳之
宋孔琳之字彦琳,会稽山阴人 。官止祠部尚书。琳之好文博
古,至于音律之习无不超诣,作行草度越流辈。方时以刚正
自力, 不能阿谀当前者,故奄奄众人后。至于作字之工,人
不得而掩遏也。议者以谓飞流垂势,则吕梁之水焉。 二王已
后略无其比。王僧虔亦谓琳之书天然绝逸,极有笔力。盖其
所养豪放,耻事迟拙,故笔端 流畅快健,若不凝滞于物者。
或以谓功夫少,此又责备春秋之法也。今御府所藏行书一:
日月帖。
陶弘景
梁陶弘景字通明,丹阳秣陵人也。身长七尺四寸,神采耸秀,有仙风道骨。读书万馀卷,善琴棋,主草隶,而行书尤妙。
大率以钟王为法,骼力不至而逸气有馀。 然苦心笃志,未尝
懈倦。无纸墨则至于以荻画灰,苦恨无书以为楷式,则愿作
主书吏。故其答武 帝论书云:“愚固博涉,患未能精。”其刻
意于学有至于此。袁昂谓其书如吴兴小儿,形虽未成长,而< br>骨体甚骏快;李嗣真亦云如丽景霜空,鹰隼初击:俱以骏快
称。今观其书,信乎其非虚言也。弘景 少得养生之道,初为
诸王侍读,除奉朝请郎,上章辞禄,止于句容之句曲山。自
号华阳隐居,辟 谷导引,老而童颜,真神仙中人也。后赠中
散大夫。今御府所藏行书六:
杨瑷瑶密帖,华阳洞天帖,屈画帖,茅山帖,带名帖,茅山
仙迹。
王筠
王 筠字符礼,一字德裘,琅邪临沂人。官至太子詹事。筠天
资颖悟,自七岁能属文,年十六为《芍药赋》, 见者皆赏其
奇绝。及长而学益工,与从兄泰齐名。一时如陈郡谢览,弟
举亦有重誉。人为之语曰 :“谢有览举,王有养炬。”炬即泰,
养即筠,并小字也。尚书令沈约为当时辞宗,每慎许可,见
筠文必咨嗟吟咏,以为己所不逮。尝作《草木十咏》,书于
约郊居之壁不加篇题。约谓人日:“此诗指 物呈形,不假题目。”
一日,从容启梁高祖曰:“晚来名家,唯见王筠独步⑨。”是
约之所许, 盖不诬矣。迁中书舍人,掌东宫书记,昭明太子
宴于元圃。太子执筠之袖,抚刘孝绰之背云:“所谓'左 把浮
丘袖,右拍洪崖肩。”其见重如此。筠即僧虔之孙,僧虔以书
名世,而筠于书遂复有家传之 学。尤喜手抄书史,至寓目瞥
观皆即疏记,自是笔端复熟,纵使不学亦自超诣。尤工行书。
然筠 性洪厚,不以艺能高人,故于书世罕其传。要是王谢家
风范,自应度越流辈。今御府所藏行书一:
至节帖。
陈叔怀
陈陈叔怀,不载于史,作行书笔画圆整,其《论梅发》一帖,字虽妩媚而中藏劲气。如幽香孤艳凌轹冰雪者,其清致自应
如此。大抵昔人为文肆笔,莫不因其感发 。既得于心,遂应
于手,亦自不知其所以然也,至如王羲之《来禽青李帖》,
最为知名。《梅帖 》宜其为世所传也。陈都江左,而梅本江
淮物,因知叔怀其必江左人也。今御府所藏行书一:
梅发帖。
票凝
蔡凝字子居,济阳考城人也。以名公子选尚高宗女信义公主,
拜驸马都尉。幼警悟,闻见必晓,而风仪俊迈,容止详雅。
好儒学,博涉经传,喜为文辞;善草隶,而 行书尤擅一时。
凝家世贵显,又身为国婿,既不为膏粱纨绮所移。而字画秀
润,风致尚可以追步 晋人。书法至陈故亦少变,如凝刻意字
学,为时推许,岂易得哉!官至中书侍郎晋陵太守。今御府
所藏行书一:
明希帖。
虞世南
唐虞世南字伯施,越州馀姚人,官至银青光禄大 夫、秘书监。
与兄世基执弟子礼于吴郡顾野王,力学不倦,至累旬不盥栉。
文章婉缛,慕仆射徐 陵,由是声誉籍甚。陈灭,与世基入隋。
世基辞章清劲过世南,而赡博不及,俱名重一时,议者以比晋二陆。释智永善书得王羲之法,世南往师焉。于是专心不
懈,妙得其体,晚年正书遂与王羲之相先 后。当时与欧阳询
皆以书称,议者以谓欧之与虞,智均力敌,亦犹韩卢之追东
郭魏也。虞则内含 刚柔,欧则外露筋骨,君子藏器,以虞为
优。盖世南作字,不择纸笔,皆能如志。立意沉粹,若登太华,百盘九折,
委曲而入杳冥。或以比罗绮娇春,鹩鸿戏海;层台缓步,高
谢风尘:其亦 善知书者。族子纂,孙郁,皆能继世,而风骨
不逮@。世南外若不胜衣而中抗烈,论议持正,气无所屈。
唐文皇一见奇之,尝日:“与世南商略古今,有一言失,未尝
不怅恨。”乃诏曰:“世南一人有 出世之才,遂兼五绝:一曰
忠谠,二曰友悌,三
曰博闻,四曰词藻,五曰书翰。有一于此,足 谓名臣,而世
南兼之。”其器重如此。尝作《笔髓》,学者多宗焉。有《孔
子庙堂碑》、《千佛 铭》、《师子赋》、《昭陵刻石铭》、《嘉瑞赋》
最闻于时。然世南虽以正书见称,而行书出奇处亦不在 名流
下。此所得惟多行字耳。今御府所藏一十有三:
行书:积年帖,借乳钵帖,枕卧帖,蔬会帖,翰墨帖,贤士
帖三,汝南公主铭稿。
草书:论道帖,关内帖,前书帖,临张芝平复帖。
欧阳询
欧阳询字信本,潭州临湘 人,官止太子率更令。敏悟超绝,
江总一见知其令器也,于是授以书传。每读辄数行俱下,遂
该 洽经史,为时闻人。初仕隋为太常博士,唐高祖微时数与
游,既即位,累擢给事中。询喜字,学王羲之书 ,后险劲瘦
硬自成一家,议者以谓真行有献之法。盖自羊欣、薄绍之已
后略无勃敌,独智永恃兵 精练,欲与棋鼓相攻。而询猛锐长
驱,智永亦复避锋,殆将为之夺气。其作《付善奴传授法》,
笔意殆尽,是诚有得者。至鸡林遣使求询书,高祖闻而叹日:
“询之书名,远播夷狄,彼观其迹,固谓形 貌魁梧耶。”当时
名重如此。询尝行见索靖所书碑,初唾之而去,后复来观,
乃悟其妙,于是卧 于其下者三日。由是晚年笔力益刚劲,有
执法面折庭之风。或比之草里蛇惊,云间电发;至其笔画工巧,意态精密俊逸处,而人复比之孤峰崛起,四面削成心:
论者皆非虚誉也。然询以书得名实在正书 ,若《化度寺石刻》,
其墨本为世所宝,学者虽尽力不能到也。而张怀瑾又称其飞
白、隶、行、 草入妙,大小篆、章草人能。盖亦各具一家之
见。然而询虽以正书为翰墨之冠,至于行字,又复变态百出 ,
当是正书之亚。此得其行字为多焉。子通。亦善书,临仿咄
咄逼真。今御府所藏四十:
正书:卫灵公论,强弱论,节封奕事,节苏原事。
行书:秋风辞,周公帖,邹穆公帖,齐宣王 帖,商读书帖,
苟公帖,战国策帖,子卿帖,庾亮帖,张翰帖,度尚帖,戴
逵帖,善奴帖三,祭 祀帖,四时祭祀帖,百家帖,门籍帖,
自遣帖,劝学帖,海上帖,隅噢帖,祖纳帖,守谦帖,薄冷
帖,金兰帖,北游帖,讲书等帖,千文。
草书:孝经,院君帖,盈虚帖,京路帖,途路帖,京兆帖。
欧阳通
欧阳通,潭州临湘人,官至司礼郎判纳言事。父询以书名著
于时。通蚤孤,母 徐氏教以父书,惧其家学不振,于是每遗
通钱绐云:“质汝父书迹之直。”通遂刻意临仿,不数年乃继< br>询名,号“大小欧阳体”。然行草得询之险劲,盘结分布,意
态则有所未及,亦不失其为名书也。 通晚喜用狸毛为笔,覆
以免毫,管用象犀,非得此不作字也。其亦为标制,若询不
择纸笔皆能如 志,则通未为达论也。至风节学艺,父子表见
一时,为唐名臣,亦已美哉!今御府所藏行书二:
节陈高祖本纪,千文。
陈柬之
陆柬之,吴郡人也,官至朝散大夫守太子司议郎。柬 之,虞
世南甥也,少学舅书,多作行字,晚擅出蓝之誉,遂将咄逼
羲献。落笔浑成,耻为飘扬绮 靡之习。如马不齐毛,人不栉
沐,虽为时鄙,要是通人之达观。但览之者,未必便能识其
佳处。 论者以谓如偃盖之松,节节加劲,亦知言哉!然人材
故自有分限,柬之书其隶行人妙,章草、草书入能, 是亦未
免其利钝也。书《头陀碑》、《急就章》、《龙华寺额》、《武丘
东山碑》最闻于时。此 所存者,特《头陀碑》、《急就章》耳。
今御府所藏六:
行书:兰若碑,头陀寺记,兰亭诗,千文,临王羲之兰亭叙。
草书:急就章。
李邕
李邕字泰和,扬州江都人也。尝作北海守,故世“李北海”。
父善,有雅行,博通古今,然不能 属文,人号曰“书簏”。邕
资性超悟,才力过人,精于翰墨,行草之名尤着。善注《文
选》,书 成以问邕,不敢对,而意欲有所更。善令邕补其遗,
邕则附事见意,灿然明白。善以其意不可夺,故两存 其书。
邕一日谒特进李峤,言读书未备,愿一见秘书,及假直秘书,
未几月而辞去。峤惊问其奥 篇隐帙,了辨如响,峤叹服之。
邕刚毅忠烈,临难不苟免。少习文章,嫉恶如仇,不容于众,
邪 佞为之侧目。然虽诎不进,而文名天下。卢藏用谓之如干
将镆铘,难与争锋,但虞伤缺耳。邕初学变右军 行法,顿锉
起伏既得其妙,复乃摆脱旧习,笔力一新。李阳冰谓之书中
仙手。裴休见其碑云:“ 观北海书,想见其风采。”大抵人之
才术多不兼称,王羲之以书掩其文,李淳风以术掩其学;文
章书翰俱重于时,惟邕得之。当时奉金帛而求邕书,前后所
受巨万馀,自古未有如此之盛者也。观邕之墨 迹,其源流实
出于羲之,议者以谓骨气洞达,奕奕如有神力,斯亦名不浮
于实也。杜甫作歌以美 之日:“声华当健笔,洒落富清制。”
为世之所仰慕率都如此。今御府所藏行书十:
光王帖,检校帖,奂上人帖,阎爵帖,永康帖,
披云帖,潭永帖,胜和帖,葛粉帖,古诗帖。
石渠宝笈
卷九

晏殊破阵子-养神


咏鸡-郭子仪传


商子-春情


望洋兴叹翻译-刚毅木讷


现代诗歌集-xiaoyao


旧唐书李白传-昭宪皇太后


将船买酒白云边-人生不满百


呼庚呼癸-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Tags: 李阳冰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