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词鉴赏 > 正文

李阳冰的“冰”-最新年文档

经典古诗词|诗歌大全来源: http://shicimingju.cn/shige/ 2020-11-05 23:27诗词鉴赏 950 ℃

含有荷花的诗句-晋文公攻原


李阳冰的“冰”

李阳冰,字少温,赵郡(今河北赵县)人,唐代文字学家、
书法家。他擅长篆书,仿李斯,书法变化开合,独创一格,人称
“笔虎”,自谓“斯翁之后,直 至小生”。他刊定《说文》为三
十卷,自为新说,但多有臆断。李阳冰为人们所熟知,然而,他
名字中“冰”字的读音却存在争议。
李阳冰的“冰”,有人读“bīng”,李阳冰自篆其名作 “”,
即“冰”字,今人皆识,且字典皆注读音为“bīng”;还有人读
“níng”,“冰 ”与“凝”本是一字,冰为正,凝为俗,取凝聚
之义,如读冰字本音则为“níng”。
一、争议根源
汉字的字形、字音、字义是十分复杂的,其对应关系也相当
复杂,并非想 象的那样简单。汉语的音节数远远少于字数,这就
造成了字形跟音义上的矛盾。这种不一一对应,正是我 们学习和
使用汉字的困难所在。
在各种对应关系中,有一种是一个字形不止一种读音, 不止
一个意义,这就是所说的多音多义字。多音多义字中有些字的音
与它们的常见读音不同,多 是一些人名、地名、国名、族名等,
例如:
人名:伍员(yún)冒顿(módú)郦食(yì)其(jī)
姓氏:冼(xiǎn) 解(xiè)
地名:镐(hào)京番(pān)禺 东阿(ē)县
其它还有:月氏(zhī)吐蕃(fān)等等
这与李阳冰的“冰”字有点相似,那么,这个“冰”字读音
又是怎样的呢?也是一个多音多义字吗?
二、“”“冰”“凝”之辨
谈“冰”“凝”,少不了要说一说“”字。
1.字形
在中国第一部字书《说文解字》[1]中可以找到这三个字:
(),冻也,象水凝之形。凡之属皆从。笔陵切。
(冰),水坚也,从从水。鱼陵切。臣铉等曰:“今作笔陵
切。以为冰冻之冰。”,俗冰从疑。
从《说文》中可以看出,“”是象形字,“冰”是会意字,
“凝”是“冰”的俗字。
唐代张参的《五经文字》[3]中:
冫部(音冰)
冰(古凝字。《经典》相承以为冰冻字。彼陵反。)
凝?酰ㄎ?踝帧F菥斗础=瘛肚?礼传》写误作清者非。)
可以看出,“冰”“凝”二字均作为 正字并存;《说文》中
的“”字已变为“冫”(可能是隶变的原因),只作为部首出现,
已不作 为单字来使用了。
同在唐代唐玄度的《新加九经字样》[4]中:
冻,东去。冰也。
与《说文解字》的“冻”进行比较,
冻,也。从从东声。多贡切。
我们发现,原《说文解字》“冻”字的解释为“也”,在《九
经字样》中已变为“冰也”。
由《五经文字》和《新加九经字样》可知,“”变为了“冫”,
“冰”替代了“”,可以说在唐代“冰代 ”已成事实。在以后的
字书中,都承此说。
南唐徐锴的《说文解字系传》[6]也对
“”“冰”“凝”“冻”进行了分析:
(),冻也。象水凝之形也,凡之属皆从。臣锴曰:“冰初
凝,文理如此也,彬仍反。(bīng)”
(冰),水坚也,从水,臣锴曰:“今以为字也,言丞反。
(níng)”,俗冰从疑。
,(冻),也,从东声,得贡反。
徐锴认为南唐时,“”已变成“冰”(臣锴曰: 今以为字也),
并且,在解释“冻”时,从文字学角度出发,专门用“”(冻,
也)来解释,以 示区别。值得注意的是,此时“凝”仍为“冰”
的俗字,还没有代替“冰”成为“冰”的正字。
明代张自烈的《正字通》[7],对“”和“冰”的演变作了
详细地解说:
冫部
冫,冰字在旁之文,本作,《说文》“,冻也,象水凝形,
凡之属皆从,篆作,笔 陵切。”,水坚也,从从水,篆作,鱼陵
切,俗作凝,分、水为二,以为凝本字,徐铉曰“今作笔陵切,
以为冻之”戴侗曰“遇寒凝坚也,于隶楷不能独成文,故后人加
水,凝当从今文作凝”据徐戴二 说,即字重文。赵古则本义,周
伯琦正讹,沿《说文》分训,泥。俗作?辏?旧注失考正。
冰○篆作,冰本作,凝本作冰,后人以冰代,以凝代冰,《说
文》凝为俗冰字,今《易书》?p从凝不借 用冰,《通雅》曰“文
大灭,故加水作冰,徐傅会《说文》必以冰为凝,张位固读李阳
冰之冰为 佞。据《宣和书谱》阳冰字仲温,其为冰明矣,六书之
道知其原而以适用为主,非谓后人必无当也,据《 通雅》冰与同
凝不?b作冰,别详后凝注同文举要。冰籀文作、,象且流且结
形,今不从。
从字形来看,最晚从唐代起,“”退变为部首“冫”,“冰”
成了“”的外壳。
2.字音
“冰”字在古代文献中出现过的读音《康熙字典》[2]收录
如下:
《唐韵》“笔陵切 ”,《集韵》、《韵会》“悲陵切,?p
逼平声”。《说文》“本作,[徐曰]今文作冰。”《韩诗外传 》
“冰者,穷谷气所聚,不泄,则结为伏阴。”《礼月令》“孟冬
水始冰,仲冬冰益壮,季冬冰 方盛。水腹坚,命取冰,冰以入。”
《周礼天官》“凌人共冰。秋刷冰室,冬藏春启,夏颁冰。”《而< br>雅释器》“冰,脂也。[注]庄子云:肌肤若冰雪。冰雪,脂膏也。
[疏]脂膏,一名冰脂。”
又《集韵》“读去声,逋孕切”《唐书韦思廉传》“涕泗冰
须,[注]谓涕著须而凝也。” 《李商隐诗》“碧玉冰寒浆。”
又《集韵》、《正韵》“?p鱼陵切,音凝,同凝。”《正韵》“古文冰作,凝作冰。后人以冰代,以凝代冰。”
《唐韵》反切为“笔陵切”,《集韵 》《韵会》反切为“悲
陵切”,均切读(bīng)。然而,在《集韵》和《韵会》中还反
切为 “鱼陵切”,切读(níng)。也就是说在《集韵》中,“冰”
有两个读音。
“凝”字的读音在历史上出现的情况又是怎样的呢?
《康熙字典》:
《唐韵》、《集韵》、《正韵》“鱼陵切”。
《韵会》“疑陵切,?p?~平声”《说文》“水 坚也,本作冰。
从水从。[徐曰]俗作凝,今文从俗。”《易坤卦》“履霜坚冰,
阴始凝也”。
又《唐韵》“牛?K切”《集韵》《韵会》“牛孕切,?p?~
去声,止水也。”
又叶鄂力切,?~入声。《楚辞大招》“天白,寒凝凝?o。魂
乎无往,盈北?O?o。[ 注]凝凝,冰冻貌”
又《韵会》“或作疑”《诗大雅》“靡所止疑。[注]音屹,
疑读如仪礼疑立之疑,定也。”
《唐韵》《集韵》《韵会》和《正韵》都切读(níng),可
以说,俗“冰”字“凝”上 至唐(甚至更早)下至明清,读音为
“鱼陵切”(níng)至今没有大的改变。
“凝 ”的读音自出现起始终读(níng),那么关键点在于
“冰”字,“冰”字为什么有两读,何时出现的 ,又何去何从呢?
细心一点就会发现,《说文解字》中的“冰”反切为“鱼陵
切”,读 (níng),《说文解字》的反切注音取自孙?业摹短圃
稀罚?然而,《唐韵》的“冰”却反切为“笔 陵切”,读(bīng)。
为什么会自相矛盾呢?这是因为两书编写的出发点和侧重点不
同,字 书《说文解字》侧重于探求“冰”字的本音本义,而韵书
《唐韵》侧重于记录当时“冰”字的读音,所以 会产生这样一个
表面上自相矛盾的现象。其实是“冰”代“”,承“”音义,而
与“凝”渐渐疏 远。
3.字义
由于“冰”取代了“”,“凝”成为“冰”的正字,字义也
发生了转化。
唐以前,文献中“冰”与“凝”就已经不是一字,“冰”形
而实为“”的例子(《辞源》[5])很多:
冰室藏冰之所《周礼?天官?凌人》“夏颂冰掌事,秋刷”汉
郑玄注“刷,清也,郑司农云 ‘刷,除冰室,当更内新冰’”
冰炭如水火互不相容《楚辞》汉东方朔《七谏?自悲》“冰
炭不可以相并兮,吾固知乎命之不长。”
冰释冰融化《老子》“俨兮其若客,涣兮若冰之将释”
冰人媒人(与冰上下 之分有关)《晋书?索?传》“孝廉令狐
策萝立冰上,与冰下人语,?曰:‘冰上为阳,冰下为阴,阴阳
事也’”
冰井冰窖《水经注?五?河水》“又置冰窖于斯阜,室内有冰
井”
冰凌积聚的冰《孟东野集?六?戏赠无本》“瘦僧邪卧冰凌,
嘲咏含金痍。”
冰笔水凝成的如笔状的冰柱《禅月集?三?寄杜使君》“残磬
隔风林,微阳解冰笔。”
冰锥冰柱唐韦庄《浣花集?一?对雪献薛常侍》“松装粉穗临
窗亚,水结冰锥簇溜悬。”
而“凝”字的音形义历来都没有太大的变化,取凝结之义:
凝脂凝冻的油《诗?卫风?硕人》“手如柔荑,肤如凝脂”
凝神聚精会神《庄子?达生》“用志不分,乃凝于神”
凝滞拘泥战国屈原《楚辞?渔父》“圣人不凝滞于物,而能
与世推移。”
凝寒严寒三国魏刘桢《赠从弟诗之二》“岂不罹凝寒,松柏
有本性。”
凝?Z结冰 晋朝潘岳《怀旧赋》“辙含冰以来轨,水渐轫以
凝?Z”
凝雨雪南朝梁沈约《雪赞》“独有凝雨姿,贞而无殉。”
凝望注目远望 南朝梁江淹《江文通集?三?步铜台诗》 “寂
听积空竟,凝望倍长怀。”
凝眸目不转睛唐朝李商隐《李义山诗集?五?闻歌》 “敛笑
凝眸意欲歌,高云不动碧嵯峨。”
凝视注目唐朝白居易《长庆集?五一?霓裳羽衣歌》 “当昨
乍见惊心目,凝视谛听殊未足。”
凝睇注视唐朝刘?t之《九成宫秋初应制诗》“怡神紫气外,
凝睇白云端。”
综上可知 ,“冰”代“”,“凝”代“冰”是事实。因“冰”
代替了“”,“冰”改音换义,作为“水坚也”的“ 冰”(níng)
渐渐消失,“冰占巢”,字形是“冰”,其实为“”;原本为
“冰”(nín g)俗字的“凝”,因“冰”代“”产生了“冰”
(níng)正字的空缺,并随着汉字形声化的大趋势 ,“凝”成了
“冰”(níng)的正字,“喧凝夺冰”了。在唐天宝时(《唐韵》
大约成书于 此时),“冰”代“”是主流,“冰”作为“凝”正
字的用法已很少。也就是说,在李阳冰(唐乾元前后 )起名时,
李阳冰的“冰”,用法已与“凝”正字“冰”(níng)音义没有
关系,而与后世 的“冰”(bīng)形音义相同。
三、是否“用典”
古人取名多用典,那么是否能从这个角度再加以证明呢?查
阅古籍,“阳冰”的辞例有:
“阳冰不冶,阴火潜然。”(李善注:“言其阳则有不冶之
冰,其阴则有潜然之火也。”晏子春秋曰:“ 阴冰凝,阳冰厚五
寸。说文曰:冶,销也。”)(《文选?海赋》[8])
“景公伐鲁 ,傅许,得东门无泽,公问焉:“鲁之年?Y何
如?”对曰:“阴水厥,阳冰厚五寸。”不知,以告晏子 。晏子
对曰:“君子也。问年?Y而对以冰,礼也。阴水厥,阳冰厚五
寸者,寒温节,节则刑政 平,平则上下和,和则年?Y熟。”(《晏
子春秋》[9])
“卢文云:《文选海赋》 注引作“阴冰凝”,御览“水”亦
作“冰”。◎王念?O云:“卢读“阴水厥”为句,非也。此文
本作“阴冰凝”,“阳冰厚五寸”(海赋“阳冰不冶”本此)。
“阴冰”者,不见日之冰也;“阳冰” 者,见日之冰也。言不见
日之冰皆凝,见日之冰则但厚五寸也。文选注及御览皆作“阴冰
凝”, 自是旧本如此;今本作“阴水厥”,误也。”◎?S以周
云:“按王读是也,而义又未书。“阴冰”者, 阴寒之冰,冻于
地下者也;“阳冰”者,阳?之冰,结于水上者也。月令曰:“水
始冰,地始冻 。”夏小正曰“正月寒日涤冻涂”,传曰:“涤也
者,变也,变而暖也;冻涂者,冻下而泽上多也。”管 子曰:“日
至六十日而阳冻释,七十日而阴冻释。”皆其证。“阴冰凝,阳
冰厚五寸”,谓寒温 得其时,故下曰“寒温节”。冬有坚冰,为
下年?Y熟之兆,今俗尚有此占。”(《集释》[10])
由此得知,古有“阳冰”之说,“阳冰”之“冰”字实为
“”字。那么,从这个方面来说, 李阳冰之“冰”也是“冰”作
“”形。
王筠在《文字蒙求》[11]中提到:
,初寒蹙凌作此形,大寒冰裂亦作此形。冰凝本一字,今以
冰代,专以凝为凝聚字。《尔雅 》:“冰,脂也。”郭注:“庄
子云:肌肤若冰雪。冰雪,脂膏也。”即诗?w如凝脂也,是以
冰为凝之仅存者。李阳冰之兄名坚冰,而少温自篆其名作冰,误
也,今人读作李阳凝者非。
“少温自篆其名作冰,误也”是说“冰”代替“”,实为
“”字,李阳冰的“冰”小篆应写作,而不是, 所以王筠说是“误
也”,并且举出“李阳冰之兄名坚冰”来进一步证明李阳冰的
“冰”实为“” 字。“今人读作李阳凝者非”是说李阳冰的
“冰”实为“”字,而且“冰”已成为“”正字,都应读为b īng,
而不是níng,所以王筠说“今人读作李阳凝者非”。
“冰”“凝”二字本 是同一个字,“凝”是“冰”的俗体
字,后来由于“”字的使用问题,人们用“冰”(níng)字字形 代
替了“”(bīng)字,音义也随字形变为(bīng);同时,用
“凝”(“冰”nín g俗字)填补“冰”(níng)的空缺,成为正
字,“冰”和“凝”就此分开,各尽其责。李阳冰之名 就是因为
上述原因在读音上产生分歧,根据以上的材料和分析,笔者建议
唐人李阳冰的名字可以 这样处理:写作李阳冰,读作李阳冰
(bīng)。
李阳冰的“冰”字读音的问题,充 分说明了汉字形音义三者
紧密结合的特点,“一动而牵全身”。“冰”只是汉字发展变化
的一个 缩影,本文理清了“冰”字的发展概貌,找出了隐藏在
“冰”字背后不为人所见的“”字,附带为“凝” 字纠正了名
份。
中国汉字有着几千年的发展史,其中汉字字形讹变、字音演
变 、字义蜕变等多种情况交织在一起,如云与?,?l与?,后与
後等等,看似很简单的问题,如不仔细探 究,难得真解,有很多
工作等着我们去做。汉字的问题是基础问题,天天写,处处用,
只有理清 找出原因,才能引导人们用好汉字,使汉字更好地为社
会发展服务。

秉性难移-登乐游原李商隐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海风吹


以讹传讹的意思-怀旧空吟闻笛赋


落月-中华诗词论坛


渲染烘托-仙剑诗词


吕氏春秋去私-农夫耕田


余波未平-思乡诗有哪些


西门豹的故事-乞巧古诗的意思


Tags: 李阳冰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