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词鉴赏 > 正文

《论语》难句辨正

经典古诗词|诗歌大全来源: http://shicimingju.cn/shige/ 2020-11-05 22:12诗词鉴赏 565 ℃

积分换奖品-关于中秋节


《论语》难句辨正

语文出版社出版的《〈论语〉选读》,已经被浙江省选
定为高中学生的选修课程了。研读此教材后,发现了一些问
题。对于不少有争议的疑难句子,此 教材的注释是可以商榷
的。下面把我自己的发现发表出来,以求抛砖引玉。

一、“?S(ào)荡舟”

教材第4页解“?S(ào)荡舟”为“?S把船弄翻。这是
说?S孔武有力”。
台湾董季棠教授在《论语异解集说》中指出,此句约有
三解:
1.解为?S陆地行舟。 集解孔疏曰:“?S多力,能陆地行
舟。”集注云:“?S,春秋传作浇,浞之子也。力能陆地行舟。”
所谓陆地行舟,是舟在地上,人在舟中,撑篙而使舟行。?S
虽多力,亦无所施,殊无可能。
2.解为?S陆地推舟。皇疏云:“?S者,古时多力人也。
荡,推也;舟,船也。能陆地 推舟也。”虽不守孔注,然较
为合理,故邢疏因之。不知朱子何以不采邢疏而沿孔注。故
王夫之 四书稗疏云:“集注陆地行舟之说,盖自古相传之讹
也。”
3.解为?S冲敌覆舟。顾 炎武日知录卷九?S荡舟条云:“竹
书纪年,‘帝相二十七年,浇伐斟?,大战于潍,覆其舟,灭
之。’楚辞天问,‘覆舟斟?,何道取之!’正谓此也。汉时竹
书未出,故孔安国注为‘陆地行舟’, 而后人因之。古人以
左右冲杀为荡阵,其锐卒谓之‘跳荡’,别师谓之‘荡主’。
晋书载记:‘ 陇上健儿歌曰:丈八蛇矛左右盘,十荡十决无
当前。’……荡舟盖兼此义。与蔡姬之乘舟荡公不同。”
董季棠教授按:以第二、三解为是。
杨伯峻先生采顾炎武说,解为“擅长水战”。
钱穆先生采《竹书纪章》所云,解为力大能荡覆敌舟。
我认为三说足信,顾炎武《 日知录》所说的皆言之成理,
说服力颇强。“?S荡舟”承“羿善射”而言,“羿善射”言其
射 技高,非言其力大,故“?S荡舟”也是言其战技高,非言
其力大,故一、二两说失之,三说得之。若解 为力大,则?S
“不得其死然”,又何足论?技高而“不得其死然”,则令人
深思,则与下文禹 稷以平常之技――躬稼而有天下形成对比,
使人明白德之重要。故第三解与章旨相合,与下文相符,足< br>信,一、二两说则皆不合,故不足信。
钱穆、杨伯峻皆承顾炎武之说,钱、杨说得之。
综上所述,我信“荡舟”为“擅长水战”。

二、“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教材第7页解“忍”为“容忍”。
董季棠教授指出,此“忍”字有二解:
1.解为容耐。皇侃《〈论语〉义疏》云: “忍犹容耐也。
孔子曰,僭此八佾之舞,若可容忍者也,则天下为恶,谁复
不可忍也。”邢?m 、刘宝楠皆持此说。
2.解为忍心。朱熹《〈论语〉集注》云:“季氏以大夫而
僭用天 子之礼乐,孔子言其此事尚忍为之,则何事不可忍
为?”
董季棠教授按:季氏舞八佾于 庭,当时鲁国君臣,安然
忍之,故孔子发为“是可忍,孰不可忍”之叹。一以责季氏
之僭礼,二 以讥君臣之庸弱。当以第一解为是也。
杨伯峻先生则认为一解不好,“因为孔子当时并没有讨< br>伐季氏的条件和意思,而且季平子削弱鲁公室,鲁昭公不能
忍,出走到齐,又到鲁,终于死在晋国 之乾侯。这可能就是
孔子所“孰不可忍”的事。贾子道术篇:‘恻隐?z人谓之慈,
反慈为忍。 ’这‘忍’字正是此意。”
钱穆先生持二解,因为“本章与次章,皆责季氏与三家,
非责鲁君,当从后解(指‘忍心’)”。
我认为第二解较确切,杨先生、钱先生的理由是有说服
力的。对鲁昭公,孔子是不会指责他 的庸弱的,而只会对其
不幸深表同情,因为孔子的立场总是站在位上者,因而总是
偏向位上者。 这种思想倾向在《述而篇》第三十一章表现得
很明显,鲁昭公从吴国娶了位夫人,违反了“同姓不婚”的
周朝礼法,但当陈司败向孔子问鲁昭公懂不懂礼时,孔子居
然答道:“懂礼”,这是明显的偏袒 尊者。因此,从感情上分
析,孔子是不会指责鲁昭公的。若把“忍”解为“容耐”,
则成了指责 鲁昭公的庸弱了,这是不符合孔子思想实际的。
“孔子谓季氏”中有个“谓”字,在《论语》中 表示“对……
表示评论”,但评论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批评讽刺,一种是
赞扬肯定。《论语?为 政篇二十一》:“或谓孔子曰:‘子奚不
为政?’”这里的“谓”就包含着对孔子自己不为政的批评意味。《论语?公冶长一》:“子谓公冶长,‘可妻也……’子
谓南容,‘邦有道不废,邦无道免于 刑戮。’”这里的“谓”
表示了对公冶长、南容的赞扬。既然“谓”是对某人的评论,
那么,这 里的评论对象很清楚,是季氏,整句是针对季氏胡
作非为的批评,而不是针对君臣的讥讽。此章中没有君 臣字
样出现过,故所谓讥讽君臣之说乃是臆测之言。
综上所析,我确信“忍”是“忍心”。

三、“四体不勤,五谷不分”

教材第20页只解释此句的字面意义,未指明此句言谁。
董季棠教授指出,“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有五解:
1.解为丈人责子路手足不勤劳,五谷不种 植。集解包曰:
“丈人云:‘不勤劳四体,不分植五谷,谁为夫子而索之邪?”
包注可解为责子 路,亦可解为丈人自谓。惟皇疏则解为责子
路。其疏云:“分,播种也。汝不勤劳四体以播种五谷,而< br>周流远走,问谁为汝之夫子而问我索之乎?”邢疏同。是解
以分字为种植,而为责子路之言。
2.亦解为丈人责子路,惟解分字为分辨。集注云:“分,
辨也。五谷不分,犹云不辨麦菽 尔。责其不事农业而从师远
游也。”
3.解为丈人自言,由四体不勤,则五谷不分。朱 彬经传
考证:“宋吕本中紫薇杂说曰:‘二语丈人自谓。’其说得之。
言由四体不勤,则五谷不 分。田间野老,不能舍己之业,而
具知道途往来之人也。”
4.解为丈人自言,又解分 为粪,施肥于田,种植五谷。
宋翔凤论语发微:“王制:‘百亩之分。’郑注:‘分,或为粪。’
音义:‘分,扶问反;粪,方连反。’此五谷不分,当读如‘草
人粪种’之粪,必先粪种而后五谷可治 。故丈人以四体不勤,
则五谷不分。植杖而芸,即勤四体,分五谷之事。包注云云,
亦以四体不 勤,五谷不分,为自述其不遑暇逸之意,故不能
知孰为夫子,以答子路,非以责子路也。”
5.解为丈人自言,亦解分为粪;又解两不字无义。谓丈
人自言惟四体是勤,五谷是粪,不知孰为夫子。 俞樾群经平
义:“分当读为粪,声近而误也。……两不字,并语词:不
勤,勤也;不分,分也。 古人多以不为发声之词,诗车攻篇:
‘徒御不惊,大庖不盈。’毛传:‘不惊,惊也;不盈,盈也。’< br>丈人盖自言惟四体是勤,五谷是粪而已,焉知尔所谓夫子。
若谓以不勤不分责子路,则不情矣。此 二句乃韵语,或丈人
引古谚欤!”
董季棠教授按:陌路相逢即责人四体不勤,五谷不分 ,
不近情理,故有三、四、五解;然前章长沮、桀溺亦陌路相
逢而讥子路矣。大抵隐者多傲气, 而丈人年高,责子路更有
可能。故第一、二解亦非无理。上述各解,皆有可采之处。
杨伯峻先生采二说。
钱穆先生采三说。
我认为以上五说皆不可信。
责子路之说,不可采信,理由有:一、从下文“止子路
宿,杀鸡为黍而食之,见其二子焉” 看来,责子路绝不可能,
岂有“拱而立”一下,就会使丈人如此转变之快?二、从下
文“孰为夫 子”看,责子路也不可能,因为子路非夫子。三、
子路问丈人有没有看见孔子,子路没有得罪丈人,隐者 非疯
子,不会胡乱责子路的。四、丈人既然是个隐者,就是个明
白事理的人,他即使和孔子的主 张不同,也不会拿孔子的弟
子出气的。因此,责子路之说,必错无疑。故一说二说非。
丈人自言之说,亦不可信,理由有:一、与“植其杖而
芸”矛盾,与“荷?”也矛盾,植、芸、荷,不是 勤四体吗?
二、先言自己不勤四体,不分五谷,后言自己不知道夫子。
“不勤不分”与“不知 ”之间缺乏内在联系。三、与“子
见夫子”矛盾。一般的中国人,都能认真答复别人的问人问
事 ,何况隐者!怎么可能不但不答,还态度蛮横呢?故三、
四、五说皆非。
我认为,“四 体不勤,五谷不分”句当为评价孔子之语。
理由有:一、“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是因,“孰为夫子”
是果。“孰为夫子”的“为”,当解作“是”,犹本篇上章“子
为谁”之“为”。此“为”不可 解为“知道”。而解为丈人自
言者,皆将此“为”解为“知道”了。二、解为责孔子,则
与上文 “子见夫子乎”相一致。常识告诉我们,对话,一般
要保持话题一致。子路问丈人见到过夫子吗,丈人应 当就此
话题作出回答。“子见夫子乎”问的是孔子,所以,答言“四
体不勤,五谷不分,孰为夫 子”当指孔子。责子路之说,丈
人自言说,不符合对话常规。三、解为责孔子,则与隐者身
份相 符,既为隐者,当知孔子所为,当不满孔子的主张,孔
子是主张积极入世的,而隐者是主张消极避世的, 因此,责
之是很自然的事情。《宪问篇》荷蒉者就责斥过孔子积极入
世之为是“鄙者,?n?n 乎”,这里的荷?者责孔子又何足为怪?
综上所述,我自信“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句当理解为
丈人对孔子的否定之语。
教材中类似的可商榷之处还有,希望大家共同探讨。

乐道安命-荷尔德林


河伯望洋兴叹-拍案而起


路遥知马力的上一句-含光


血性男儿-人间正道是


日落长沙秋色远-长相思白居易


青松的诗句-仙女下凡


七侠五义小说-黄冈竹楼记


天宫水西寺下一句-凤凰鸣


Tags: 俞樾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