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词鉴赏 > 正文

清代学术概论_梁启超.

经典古诗词|诗歌大全来源: http://shicimingju.cn/shige/ 2020-11-05 22:10诗词鉴赏 227 ℃

豁然开朗造句-武亭



清代学术概论
梁启超
一、论时代思潮
今之恒言,曰“时代思潮”。此其语最妙于形容。凡文化发展之国,其国民 于一时
期中,因环境之变迁,与夫心理之感召,不期而思想之进路,同趋于一方 向, 于是相与呼
应汹涌, 如潮然。 始焉其势甚微, 几莫之觉; 浸假而涨——涨—— 涨,而达于满度;过
时焉则落,以渐至于衰熄。凡“思”非皆能成“潮”,能成 “潮”者, 则其“思”必有相当之价
值, 而又适合于其时代之要求者也。 凡“时 代”非皆有“思潮”;有思潮之时代,必文化
昂进之时代也。其在我国,自秦以 后,确能成为时代思潮者,则汉之经学,隋唐之佛学,
宋及明之理学,清之考证 学,四者而已。
凡时代思潮,无不由“继续的群众运动”而成。所谓运动者,非必有意识、 有计
划、有组织,不能分为谁主动,谁被动。其参加运动之人员,每各不相谋, 各不相知。
其从事运动时所任之职役,各各不同,所采之手段亦互异。于同一运 动之下,往往分无
数小支派,甚且相嫉视相排击。虽然,其中必有一种或数种之 共通观念焉,同根据之为
思想之出发点。此种观念之势力,初时本甚微弱,愈运 动则愈扩大,久之则成为一种权
威。此观念者,在其时代中,俨然现“宗教之色 彩” 。一部分人,以宣传捍卫为己任,常
以极纯洁之牺牲的精神赴之。及其权威 渐立,则在社会上成为一种共公之好尚 , 忘
其所以然,而共以此为嗜,若此者, 今之译语,谓之“流行” ,古之成语,则曰“风气” 。风
气者,一时的信仰也,人 鲜敢婴之, 亦不乐婴之, 其性质几比宗教矣。 一思潮播为风气,
则其成熟之时也。 佛说一切流转相,例分四期。曰生、住、异、灭。思潮之流转也
正然,例分 四期:一、 启蒙期 (生 , 二、 全盛期 (住 , 三、 蜕分期 (异 , 四、 衰落期
(灭 。 无论何国何时代之思潮,其发展变迁,多循斯轨。
启蒙期者,对于旧思潮初起反动之期也。旧思潮经全盛之后,如果之极熟而 致烂,
如血之凝固而成瘀,则反动不得不起。反动者,凡以求建设新思潮也。然 建设必先之
以破坏, 故此期之重要人物, 其精力皆用于破坏, 而建设盖有所未遑。 所谓未遑者,非
阁置之谓。其建设之主要精神,在此期间必已孕育,如史家所谓 “开国规模”者然。虽


然,其条理未确立,其研究方法正在间错试验中,弃取未 定,故此期之著作,恒驳而不纯,
但在淆乱粗糙之中,自有一种元气淋漓之象。 此启蒙期之特色也,当佛说所谓“生”
相。
于是进为全盛期。破坏事业已告终,旧思潮屏息伏慑,不复能抗颜行,更无 须攻击
防卫以糜精力。而经前期酝酿培灌之结果,思想内容,日以充实;研究方 法,亦日以精
密。门户堂奥,次第建树,继长增高, “宗庙之美,百官之富” ,粲 然矣。一世才智之士,
以此为好尚,相与淬厉精进;阘冗者犹希声附和,以不获
厕于其林为耻。此全盛期之特色也,当佛说所谓“住”相。
更进则入于蜕分期。境界国土,为前期人士开辟殆尽,然学者之聪明才力, 终不能
无所用也。只得取局部问题,为“窄而深”的研究,或取其研究方法,应 用之于别方面,
于是派中小派出焉。而其时之环境,必有以异乎前。晚出之派, 进取气较盛, 易与环
境顺应, 故往往以附庸蔚为大国, 则新衍之别派与旧传之正 统派成对峙之形势,或且
骎骎乎夺其席。此蜕分期之特色也,当佛说所谓“异” 相。
过此以往,则衰落期至焉。凡一学派当全盛之后,社会中希附末光者日众, 陈陈相
因,固已可厌。其时此派中精要之义,则先辈已浚发无余,承其流者,不 过捃摭末节以
弄诡辩。 且支派分裂, 排轧随之, 益自暴露其缺点。 环境既已变易, 社会需要,别转
一方向,而犹欲以全盛期之权威临之,则稍有志者必不乐受,而 豪杰之士, 欲创新必先
推旧, 遂以彼为破坏之目标。 于是入于第二思潮之启蒙期, 而此思潮遂告终焉。此
衰落期无可逃避之运命,当佛说所谓“灭”相。
二、略论“清代思潮”
“清代思潮”果何物耶?简单言之,则对于宋明理学之一大反动,而以“复 古”为其职
志者也。 其动机及其内容, 皆与欧洲之“文艺复兴”绝相类。 而欧洲 当“文艺复兴
期”经过以后所发生之新影响, 则我国今日正见端焉。 其盛衰之迹, 恰如前节所论之
四期。


其启蒙运动之代表人物,则顾炎武、胡渭、阎若璩也。其时正值晚明王学极 盛
而敝之后,学者习于“束书不观,游谈无根”,理学家不复能系社会之信仰。 炎武等乃起
而矫之, 大倡“舍经学无理学”之说, 教学者脱宋明儒羁勒, 直接反 求之于古经;而若璩
辨伪经,唤起“求真”观念;渭攻“河洛”,扫架空说之根 据;于是清学之规模立焉。同时
对于明学之反动,尚有数种方向。其一,颜元、 李塨一派,谓“学问固不当求诸瞑想,亦
不当求诸书册,惟当于日常行事中求 之”,而刘献廷以孤往之姿,其得力处亦略近于此
派。其二,黄宗羲、万斯同一 派,以史学为根据,而推之于当世之务。顾炎武所学,本
亦具此精神。而黄、万 辈规模之大不逮顾,故专向此一方面发展。同时顾祖禹之学,
亦大略同一迳路。 其后则衍为全祖望、章学诚等,于清学为别派。其三,王锡阐、梅
文鼎一派,专 治天算,开自然科学之端绪焉。此诸派者,其研究学问之方法,皆与明儒
根本差 异。除颜、李一派中绝外,其余皆有传于后。而顾、阎、胡尤为正统派不祧
之大 宗。其犹为旧学(理学坚守残垒、效死勿去者,则有孙奇逢、李中孚、陆世仪
等, 而其学风已由明而渐返于宋。 即诸新学家, 其思想中, 留宋人之痕迹犹不少。 故
此期之复古,可谓由明以复于宋,且渐复于汉、唐。
其全盛运动之代表人物,则惠栋、戴震、段玉裁、王念孙、王引之也,吾名 之曰
正统派。试举启蒙派与正统派相异之点:一,启蒙派对于宋学,一部分猛烈
攻击,而仍因袭其一部分;正统派则自固壁垒,将宋学置之不议不论之列。二, 启
蒙派抱通经致用之观念,故喜言成败得失经世之务;正统派则为考证而考证, 为经学
而治经学。正统派之中坚,在皖与吴。开吴者惠,开皖者戴。惠栋受学于 其父士奇,其
弟子有江声、余萧客,而王鸣盛、钱大昕、汪中、刘台拱、江藩等 皆汲其流。 戴震
受学于江永, 亦事栋以先辈礼。 震之在乡里, 衍其学者, 有金榜、 程瑶田、 凌廷
堪、 三胡 —— 匡衷、 培翚、 春乔 —— 等。 其教于京师, 弟子之显者, 有任大椿、
卢文、孔广森、段玉裁、王念孙。念孙以授其子引之。玉裁、念孙、 引之最能光
大震学,世称戴、段、二王焉。其实清儒最恶立门户,不喜以师弟相 标榜。凡诸大师
皆交相师友,更无派别可言也。惠、戴齐名,而惠尊闻好博,戴 深刻断制。 惠仅“述
者”, 而戴则“作者”也。 受其学者, 成就之大小亦因以异, 故正统派之盟主必推戴。
当时学者承流向风各有建树者,不可数计,而纪昀、王 昶、毕沅、阮元辈,皆处贵要,


倾心宗尚,隐若护法,于是兹派称全盛焉。其治 学根本方法,在“实事求是”、“无征不
信”。其研究范围,以经学为中心,而 衍及小学、音韵、史学、天算、水地、典章制
度、金石、校勘、辑逸等等。而引 证取材,多极于两汉,故亦有“汉学”之目。当斯时
也,学风殆统于一。启蒙期 之宋学残绪,亦莫能续,仅有所谓古文家者,假“因文见道”
之名,欲承其祧, 时与汉学为难,然志力两薄,不足以张其军。
其蜕分期运动之代表人物,则康有为、梁启超也。当正统派全盛时,学者以 专经
为尚,于是有庄存与,始治《春秋公羊传》有心得,而刘逢禄、龚自珍最能 传其学。
《公羊传》 者,“今文学”也。 东汉时, 本有今文古文之争, 甚烈。 《诗》 之“毛传”,
《春秋》之“左传”,及《周官》 ,皆晚出,称古文,学者不信之。 至汉末而古文学乃
盛。自阎若璩攻《伪古文尚书》得胜,渐开学者疑经之风。于 是刘逢禄大疑《春秋
左氏传》 ,魏源大疑《诗毛氏传》 。若《周官》 ,则宋以来固 多疑之矣。康有为乃
综集诸家说,严画今古文分野,谓凡东汉晚出之古文经传, 皆刘歆所伪造。正统派所最
尊崇之许、郑,皆在所排击。则所谓复古者,由东汉 以复于西汉。有为又宗公羊,立
“孔子改制”说,谓六经皆孔子所作,尧舜皆孔 子依托,而先秦诸子,亦罔不“托古改
制”。实极大胆之论,对于数千年经籍谋 一突飞的大解放,以开自 |由研究之门。其弟
子最著者,陈千秋、梁启超。千秋 早卒。启超以教授著述,大弘其学。然启超与正统
派因缘较深,时时不慊于其师 之武断,故末流多有异同。有为、启超皆抱启蒙期“致
用”的观念,借经术以文 饰其政论, 颇失“为经学而治经学”之本意, 故其业不昌, 而转
成为欧西思想输 入之导引。
清学之蜕分期,同时即其衰落期也。顾、阎、胡、惠、戴、段、二王诸先辈, 非
特学识渊粹卓绝,即行谊亦至狷洁。及其学既盛,举国希声附和,浮华之士亦 竞趋焉,
固已渐为社会所厌。且兹学荦荦诸大端,为前人发挥略尽,后起者率因
袭补苴,无复创作精神,即有发明,亦皆末节,汉人所谓“碎义逃难”也。而其 人犹
自倨贵,俨成一种“学阀”之观。今古文之争起,互相诋,缺点益暴露。海 通以还,外学
输入,学子憬然于竺旧之非计,相率吐弃之,其命运自不能以复久 延。然在此期中,犹
有一二大师焉,为正统派死守最后之壁垒,曰俞樾,曰孙诒 让,皆得流于高邮王氏。樾
著书,惟二三种独精绝,余乃类无行之袁枚,亦衰落 期之一征也。诒让则有醇无疵,得


此后殿,清学有光矣。樾弟子有章炳麟,智过 其师,然亦以好谈政 |治,稍荒厥业。而绩
溪诸胡之后有胡适者,亦用清儒方法 治学,有正统派遗风。
综观二百余年之学史,其影响及于全思想界者,一言蔽之,曰“以复古为解 放”。第
一步,复宋之古,对于王学而得解放。第二步,复汉唐之古,对于程朱 而得解放。第三
步,复西汉之古,对于许郑而得解放。第四步,复先秦之古,对 于一切传注而得解放。
夫既已复先秦之古,则非至对于孔孟而得解放焉不止矣。 然其所以能著著奏解放之
效者, 则科学的研究精神实启之。 今清学固衰落矣, “四 时之运, 成功者退”, 其衰落
乃势之必然, 亦事之有益者也。 无所容其痛惜留恋, 惟能将此研究精神转用于他方
向,则清学亡而不亡也矣。
九、由启蒙到全盛
综上所述, 可知启蒙期之思想界, 极复杂而极绚烂。 其所以致此之原因有四:第
一,承明学极空疏之后,人心厌倦,相率返于沈实。
第二,经大乱后,社会比较的安宁,故人得有余裕以自厉于学。
第三,异族人主中夏,有志节者耻立乎其朝,故刊落声华,专集精力以治朴 学。
第四,旧学派权威既坠,新学派系统未成,无“定于一尊”之弊,故自 |由 之研究精神
特盛。
其研究精神,因环境之冲动,所趋之方向亦有四:
第一,因矫晚明不学之弊,乃读古书,愈读而愈觉求真解之不易,则先求诸 训诂名
物典章制度等等,于是考证一派出。
第二,当时诸大师,皆遗老也。其于宗社之变,类含隐痛,志图匡复,故好 研究古今
史迹成败,地理厄塞,以及其他经世之务。
第三,自明之末叶,利玛窦等输入当时所谓西学者于中国,而学问研究方法 上,生
一种外来的变化。其初惟治天算者宗之,后则渐应用于他学。


第四,学风既由空返实,于是有从书上求实者,有从事上求实者。南人明敏 多条理,
故向著作方面发展。北人朴悫坚卓,故向力行方面发展。
此启蒙期思想发展途径之大概也。
然则第二期之全盛时代, 独所谓正统派者 (考证学 充量发达, 余派则不盛,
或 全 然 中 绝 。 其 故 何 耶 ? 以 吾 所 思 , 原 因 亦 有 四 :一、 颜、 李之力行
派, 陈义甚高, 然未免如庄子评墨子所云:“其道大觳”, 恐“天下不堪”。 (《天下篇》
此等苦行,惟有宗教的信仰者能践之,然已不能 责望之于人。颜元之教,既绝无“来生
的”、“他界的”观念,在此现实界而惟 恃极单纯极严冷的道德义务观念,教人牺牲一
切享乐,本不能成为天下之达道。 元之学所以一时尚能光大者, 因其弟子直接受彼之
人格的感化。 一再转后, 感化 力递减,其渐归衰灭,乃自然之理。况其所谓实用之
“艺”,因社会变迁,非皆 能周于用,而彼所最重者在“礼”。所谓“礼”者,二千年前一种形
式,万非今 日所能一一实践。既不能,则实者乃反为虚矣。此与当时求实之思潮,亦不
相吻 合,其不能成为风气也固宜。
二、吾尝言当时“经世学派”之昌,由于诸大师之志存匡复。诸大师始终不 为清
廷所用,固已大受猜忌。其后文字狱频兴,学者渐惴惴不自保,凡学术之触 时讳者,不
敢相讲习。然英拔之士,其聪明才力,终不能无所用也。诠释故训, 究索名物,真所谓
“于世无患、与人无争”,学者可以自藏焉。又所谓经世之务 者,固当与时消息,过时焉
则不适。且治此学者既未能立见推行,则藏诸名山, 终不免成为一种空论。 等是空论,
则浮薄之士, 何尝不可剿说以自附?附者众则 乱真而见厌矣。 故乾嘉以降, 此派衰熄,
即治史学地理学者, 亦全趋于考证方面, 无复以议论行之矣。
三、 凡欲一种学术之发达, 其第一要件, 在先有精良之研究法。 清代考证学,
顾、阎、胡、惠、戴诸师,实辟出一新途径,俾人人共循。贤者识大,不贤识小, 皆可
勉焉。 中国积数千年文明, 其古籍实有研究之大价值, 如金之蕴于矿者至丰 也。而
又非研究之后,加以整理,则不能享其用,如在矿之金,非开采磨治焉不 得也。故研究
法一开,学者既感其有味,又感其必要,遂靡然向风焉。愈析而愈 密,愈浚而愈深。盖


此学派在当时饶有开拓之余地,凡加入派中者,苟能忠实从 事,不拘大小,而总可以有
所成,所以能拔异于诸派而独光大也。
四、清学之研究法,既近于“科学的”,则其趋向似宜向科学方面发展。 今专用之
于考古,除算学天文外,一切自然科学皆不发达,何也?凡一学术 之兴,一面须有相当之
历史,一面又乘特殊之机运。我国数千年学术,皆集中社 会方面,于自然界方面素不措
意,此无庸为讳也。而当时又无特别动机,使学者 精力转一方向。且当考证新学派初
兴,可开拓之殖民地太多,才智之士正趋焉, 自不能分力于他途。天算者,经史中所固
有也,故能以附庸之资格连带发达,而 他无闻焉。其实欧洲之科学,亦直至近代而始昌
明,在彼之“文艺复兴”时,其 学风亦偏于考古。盖学术进化必经之级,应如是矣。
右述启蒙期竟,次及全盛期。
十三、 “朴学”
正统派之学风,其特色可指者略如下:
一、凡立一义,必凭证据。无证据而以臆度者,在所必摈。
二、选择证据,以古为尚。以汉唐证据难宋明,不以宋明证据难汉唐;据汉 魏可
以难唐,据汉可以难魏晋,据先秦西汉可以难东汉。以经证经,可以难一切 传记。
三、孤证不为定说。其无反证者姑存之,得有续证则渐信之,遇有力之反证 则弃
之。
四、隐匿证据或曲解证据,皆认为不德。
五、最喜罗列事项之同类者,为比较的研究,而求得其公则。
六、凡采用旧说,必明引之,剿说认为大不德。
七、所见不合,则相辩诘,虽弟子驳难本师,亦所不避,受之者从不以为忤


八、辩诘以本问题为范围,词旨务笃实温厚。虽不肯枉自己意见,同时仍尊 重别
人意见。有盛气凌轹,或支离牵涉,或影射讥笑者,认为不德。
九、喜专治一业,为“窄而深”的研究。
十、文体贵朴实简絜,最忌“言有枝叶”。
当时学者, 以此种学风相矜尚, 自命曰“朴学”。 其学问之中坚, 则经学也。 经学
之附庸则小学, 以次及于史学、 天算学、 地理学、 音韵学、 律吕学、 金石学、 校
勘学、目录学等等,一皆以此种研究精神治之。质言之,则举凡自汉以来书册 上之学
问,皆加以一番磨琢,施以一种组织。其直接之效果:一,吾辈向觉难读 难解之古书,自
此可以读可以解。二,许多伪书及书中窜乱芜秽者,吾辈可以知 所别择,不复虚糜精
力。三,有久坠之绝学,或前人向不注意之学,自此皆卓然 成一专门学科,使吾辈学问
之内容,日益丰富。其间接之效果:一,读诸大师之 传记及著述,见其“为学问而学问”,
治一业终身以之,铢积累寸,先难后获, 无形中受一种人格的观感,使吾辈奋兴向学。
二,用此种研究法以治学,能使吾 辈心细,读书得间;能使吾辈忠实,不欺饰;能使吾辈独
立,不雷同;能使吾辈 虚受,不敢执一自是。
正统派所治之学,为有用耶?为无用耶?此甚难言。试持以与现代世界诸学 科比
较,则其大部分属于无用,此无可讳言也。虽然,有用无用云者,不过相对 的名词。 老
子曰:“三十辐共一毂, 当其无, 有车之用。 ”此言乎以无用为用也。 循斯义也,则凡真
学者之态度,皆当为学问而治学问。夫用之云者,以所用为目 的,学问则为达此目的之
一手段也。为学问而治学问者,学问即目的,故更无有 用无用之可言。庄子称“不龟
手之药,或以霸,或不免于洴澼絖”,此言乎为用 不为用, 存乎其人也。 循斯义也, 则同
是一学, 在某时某地某人治之为极无用者, 易时易地易人治之, 可变为极有用, 是故难
言也。 其实就纯粹的学者之见地论之,
只当问成为学不成为学, 不必问有用与无用, 非如此则学问不能独立, 不能发
达。 夫清学派固能成为学者也,其在我国文化史上有价值者以此。
十四、经史考证


清学自当以经学为中坚。其最有功于经学者,则诸经殆皆有新疏也。其在
《易》 ,则有惠栋之《周易述》 ,张惠言之《周易虞氏义》 ,姚配中之《周易姚氏
学》 。其在《书》 ,则有江声之《尚书集注音疏》 ,孙星衍之《尚书今古文注疏》 ,
段玉裁之 《古文尚书撰异》 , 王鸣盛之 《尚书后案》 。 其在 《诗》 , 则有陈奂之
《诗 毛氏传疏》 ,马瑞辰之《毛诗传笺通释》 ,胡承珙之《毛诗后笺》 。其在《周
官》 , 有孙诒让之《周礼正义》 。其在《仪礼》 ,有胡承珙之《仪礼今古文疏义》 ,
胡培 珙之《仪礼正义》 。其在《左传》 ,有刘文淇之《春秋左氏传正义》 。其在
《公羊 传》 ,有孙广森之《公羊通义》 ,陈立之《公羊义疏》 。其在《论语》 ,有刘
宝楠之 《论语正义》 。其在《孝经》 ,有皮锡瑞之《孝经郑注疏》 。其在《尔
雅》 ,有邵晋 涵之 《尔雅正义》 , 郝懿行之 《尔雅义疏》 。其在 《孟子》 , 有焦
循之 《孟子正义》 。 以上诸书,惟马、胡之于《诗》 ,非全释经传文,不能直谓之新
疏。 《易》诸 家穿凿汉儒说, 非训诂家言。 清儒最善言 《易》 者, 惟一焦循。 其
所著 《易通释》 、 《易图略》 、 《易章句》 ,皆絜净精微,但非新疏体例耳。
《书》则段、王二家稍粗 滥。 《公羊》则孔著不通家法。自余则皆博通精粹,前无
古人。尤有吾乡简朝亮, 著《尚书集注述疏》 , 《论语集注补正述疏》 ,志在沟通汉
宋,非正统派家法,然 精核处极多。十三经除《礼记》 、 《谷梁》外,余皆有新疏一
种或数种,而《大戴 礼记》则有孔广森《补注》 、王聘珍《解诂》焉。此诸新疏者,
类皆撷取一代经 说之菁华,加以别择结撰,殆可谓集大成。其余为部分的研究之书,最
著者则惠 士奇之《礼说》 ,胡渭之《禹贡锥指》 ,惠栋之《易汉学》 、 《古文尚书
考》 、 《明堂 大道录》 ,焦循之《周易郑氏义》 、 《荀氏九家义》 、 《易义别
录》 ,陈寿祺之《三家 诗遗说考》 ,江永之《周礼疑义举要》 ,戴震之《考工记图》 ,
段玉裁之《周礼仪 礼汉读考》 ,张惠言之《仪礼图》 ,凌廷堪之《礼经释例》 ,金榜
之《礼笺》 ,孔广 森之《礼学卮言》 ,武亿之《三礼义证》 ,金鹗之《求古录礼说》 ,
黄以周之《礼 书通故》 , 王引之之 《春秋名字解诂》 , 侯康之 《谷梁礼证》 , 江永
之 《乡党图考》 , 王引之之 《经义述闻》 , 陈寿祺之 《左海经辨》 , 程瑶田之
《通艺录》 , 焦循之 《群 经宫室图》等,其精粹者不下数百种。
清儒以小学为治经之途径,嗜之甚笃,附庸遂蔚为大国。其在《说文》 ,则 有段
玉裁之《说文注》 ,桂馥之《说文义证》 ,王筠之《说文释例》 、 《说文句读》 ,


朱骏声之《说文通训定声》 。其在《说文》以外之古字书,则有戴震之《方言疏
证》 ,江声之《释名疏证》 ,宋翔凤之《小尔雅训纂》 ,胡承珙之《小尔雅义证》 ,
王念孙之《广雅疏证》 ,此与《尔雅》之邵、郝二疏略同体例。得此而六朝以前
之字书, 差无疑滞矣。 而以极严正之训诂家法贯穴群书而会其通者, 则王念孙
之 《经传释词》 ,俞樾之《古书疑义举例》最精凿。近世则章炳麟之《小学答问》 ,
益多新理解。而马建忠学之以著《文通》 ,严复学之以著《英文汉诂》 ,为“文典
学”之椎轮焉。而梁启超著《国文语原解》 ,又往往以证社会学。
音韵学又小学之附庸也, 而清代特盛。 自顾炎武始著 《音论》 、 《古音
表》 、 《唐 韵正》 ,而江永有《音学辨微》 、 《古韵标准》 ,戴震有《声韵
考》 、 《声类表》 ,段 玉裁有《六书音韵表》 ,姚文田有《说文声系》 ,苗夔有
《说文声读表》 ,严可均 有《说文声类》 ,陈澧有《切韵考》 ,而章炳麟《国故论
衡》中论音韵诸篇,皆精 绝。此学也,其动机本起于考证古音,而愈推愈密,遂能穷极
人类发音官能之构 造,推出声音变化之公例。刘献廷著《新韵谱》 ,创字母,其书不
传。近世治此 学者,积多数人之讨论折衷,遂有注音字母之颁定。
典章制度一科,在清代亦为绝学。其动机起于治三《礼》 ,后遂泛滥益广。 惠栋
著《明堂大道录》 ,对于古制度专考一事,泐成专书者始此。徐乾学编《读 礼通
考》 ,秦蕙田编《五礼通考》 ,多出一时名人之手。其后则胡匡衷有《仪礼释 官》 ,
戴震有《考工记图》 ,沈彤有《周官禄田考》 ,王鸣盛有《周礼军赋说》 ,洪 颐煊有
《礼经宫室答问》 ,任大椿有《弁服释例》 、 《深衣释例》 ,皆专注《礼》 , 而焦
循有《群经宫室图》 ,程瑶田有《通艺录》 ,贯通诸经焉。晚清则有黄以周之 《礼
书通故》 ,最博赡精审,盖清代礼学之后劲矣。而乐律一门,亦几蔚为大国。 毛奇龄
始著《竟山乐录》 ,项则江永著《律吕新论》 、 《律吕阐微》 ,江藩著《乐县 考》 ,
凌廷堪著《燕乐考原》 ,而陈澧之《声律通考》 ,晚出最精善。此皆足为将 来著中
国音乐史最好之资料也。焦循著《剧说》 ,专考今乐沿革,尤为切近有用 矣。
清初诸师皆治史学, 欲以为经世之用。 王夫之长于史论, 其 《读通鉴论》 、
《宋 论》皆有特识。而后之史学家不循斯轨。黄宗羲、万斯同以一代文献自任,实


为 史学嫡派。康熙间,清廷方开《明史》馆,欲藉以网罗遗逸。诸师既抱所学,且 藉
以寄故国之思,虽多不受职,而皆间接参与其事。相与讨论体例,别择事实。 古唐以后
官修诸史,独《明史》称完善焉。乾隆以后,传此派者,全祖望最著。 顾炎武治史,于
典章制度风俗,多论列得失,然亦好为考证。乾嘉以还,考证学 统一学界,其洪波自不
得不及于史,则有赵翼之《廿二史札记》 ,王鸣盛之《十 七史商榷》 ,钱大昕之《二
十二史考异》 ,洪颐煊之《诸史考异》 ,皆汲其流。四 书体例略同,其职志皆在考证
史迹,订讹正谬。惟赵书于每代之后,常有多条胪 列史中故实,再归纳法比较研究,以
观盛衰治乱之源,此其特长也。其专考证一 史者,则有惠栋之《后汉书补注》 ,梁玉
绳之《史记志疑》 、 《汉书人表考》 ,钱大 昕之《汉书辨疑》 、 《后汉书辨
疑》 、 《续汉书辨疑》 ,梁章钜之《三国志旁证》 ,周 寿昌之《汉书注校补》 、
《后汉书注补正》 ,杭世骏之《三国志补注》 ,其尤著也。
自万斯同力言表志之重要,自著《历代史表》 ,此后表志专书,可观者多。顾栋
高有《春秋大事表》 ,钱大昕有《后汉书补表》 ,周嘉猷有《南北史表》 、 《三国
纪 年表》 、 《五代纪年表》 ,洪饴孙有《三国职官表》 ,钱大昕有《元史氏族表》 ,
齐 召南有《历代帝王年表》 。林春溥著《竹柏山房十五种》 ,皆考证古史,其中
《战 国纪年》 、 《孔孟年表》诸篇最精审,而官书亦有《历代职官表》 。洪亮吉
有《三 国疆域志》 、 《东晋疆域志》 、 《十六国疆域志》 ,洪龆孙有《补梁疆域
志》 ,钱仪吉 有《补晋兵志》 ,侯康有《补三国艺文志》 ,倪灿有《宋史艺文志
补》 、 《补辽金元 三史艺文志》 ,顾櫰三有《补五代史艺文志》 ,钱大昕有《补元
史艺文志》 ,郝懿 行有《补宋书刑法志食货志》 ,皆称善本焉。而对于古代别史杂
史,亦多考证笺 注,则有陈逢衡之《逸周书补注》 ,朱右曾之《周书集训校释》 ,丁宗
洛之《逸周 书管笺》 ,洪亮吉之《国语注疏》 ,顾广圻之《国语札记》 、 《战国策
札记》 ,程恩 泽之《国策地名考》 ,郝懿行之《山海经笺疏》 ,陈逢衡之《竹书纪年
集证》 。降 及晚清,研究元史,忽成为一时风尚,则有何秋涛之《元圣武亲征录校
正》 ,李 文田之《元秘史注》 。凡此皆以经学考证之法,移以治史,只能谓之考证学,
殆 不可谓之史学。其专研究史法者,独有章学诚之《文史通义》 ,其价值可比刘知
几《史通》 。


自唐以后,罕能以私人独力著史,惟万斯同之《明史稿》 ,最称巨制。而魏 源亦
独力改著 《元史》 。 柯劭劭之 《新元史》 , 则近出之巨制也。 源又有 《圣武
记》 , 记清一代大事,有条贯。而毕沅《续资治通鉴》亦称善本。
黄宗羲始著《明儒学案》 ,为学史之祖。其《宋元学案》 ,则其子百家与全祖
望先后续成之。皆清代史学之光也。
史之缩本,则地志也。清之盛时,各省府州县皆以修志相尚,其志多出硕学 之手。
其在省志; 《浙江通志》 、 《广东通志》 、 《云南通志》之总纂,则阮元也; 《广
东通志》 ,则谢启昆也; 《湖北通志》 ,则章学诚原稿也。
其在府县志:则 《汾州府志》 出戴震, 《泾县志》 、 《淳化县志》 出洪亮吉,
《三 水县志》出孙星衍, 《朝邑县志》出钱坫, 《偃师志》 、 《安阳志》出武亿,
《富顺 县志》出段玉裁, 《和州志》 、 《亳州志》 、 《永清县志》 、 《天门县
志》出章学诚, 《凤台县志》出李兆洛, 《长沙志》出董祐诚, 《遵义府志》出郑
珍、莫友芝。凡 作者皆一时之选, 其书有别裁有断制, 其讨论体例见于各家文集者
甚周备。 欲知 清代史学家之特色,当于此求之。
十六、校勘学和辑佚学
清儒之有功于史学者, 更一端焉, 则校勘也。 古书传习愈希者, 其传钞踵刻, 讹
谬愈甚,驯至不可读,而其书以废。清儒则博征善本以校雠之,校勘遂成一专 门学。
其成绩可纪者, 若汪中、 毕沅之校 《大戴礼记》 , 周廷寀、 赵怀玉之校 《韩
诗外传》 ,卢文之校《逸周书》 ,汪中、毕沅、孙诒让之校《墨子》 ,谢墉之校
《荀 子》 ,孙星衍之校《孙子》 、 《吴子》 ,汪继培、任大椿、秦恩复之校《列
子》 ,顾 广圻之校《国语》 、 《战国策》 、 《韩非子》 ,毕沅、梁玉绳之校《吕
氏春秋》 ,严可 均之校《慎子》 、 《商君书》 ,毕沅之校《山海经》 ,洪颐煊之校
《竹书纪年》 、 《穆 天子传》 ,丁谦之校《穆天子传》 ,戴震、卢文之校《春秋繁
露》 ,汪中之校《贾 谊新书》 , 戴震之校 《算经十书》 , 戴震、 全祖望之校 《水经
注》 ,顾广圻之校 《华 阳国志》 。诸所校者,或遵善本,或据他书所征引,或以本文上


下互证,或是正 其文字,或厘定其句读,或疏证其义训,往往有前此不可索解之语句,一
旦昭若 发蒙。
其功尤钜者,则所校多属先秦诸子,因此引起研究诸子学之兴味。盖自汉武 罢黜
百家以后,直至清之中叶,诸子学可谓全废。若荀若墨,以得罪孟子之故, 凡莫敢齿
及。及考证学兴,引据惟古是尚,学者始思及六经以外,尚有如许可珍 之籍。故王念孙
《读书杂志》 ,已推勘及于诸子。其后俞樾亦著《诸子平议》 ,与 《群经平议》并
列。而汪、戴、卢、孙、毕诸贤,乃遍取古籍而校之。夫校其文 必寻其义,寻其义则
新理解出矣。故汪中之《荀卿子通论》 、 《墨子序》 、 《墨子后 序》 (并见《述
学》 ,孙星衍之《墨子序》 (平津馆丛书本《墨子》 ,我辈今日读 之,诚觉甚平易,然
在当日,固发人所未发,且言人所不敢言也。后此洪颐煊著 《管子义证》 ,孙诒让著
《墨子间诂》 ,王先慎著《韩非子集释》 ,则跻诸经而为 之注矣。及今而稍明达之
学者,皆以子与经并重。思想蜕变之枢机,有捩于彼而 辟于此者,此类是已。
吾辈尤有一事当感谢清儒者,曰辑佚。书籍经久必渐散亡,取各史艺文、经 籍等
志校其存佚易见也。肤芜之作,存亡固无足轻重;名著失坠,则国民之遗产 损焉。乾
隆中修《四库全书》 ,其书之采自《永乐大典》者以百计,实开辑佚之 先声。此后兹
业日昌,自周秦诸子,汉人经注,魏晋六朝逸史逸集,苟有片语留 存,无不搜罗最录。其
取材则唐宋间数种大类书,如《艺文类聚》 、 《初学记》 、 《太平御览》等最多,
而诸经注疏及他书,凡可搜者无不遍。当时学者从事此业 者甚多,不备举。而马国翰
之《玉函山房辑佚书》 ,分经史子三部,集所辑至数 百种,他可推矣。遂使《汉志》
诸书、 《隋唐志》久称已佚者,今乃累累现于吾 辈之藏书目录中,虽复片鳞碎羽,而
受赐则既多矣。
呜呼,自吾之生,而乾嘉学者已零落略尽,然十三岁肄业于广州之学海堂, 堂则前
总督阮元所创,以朴学教于吾乡者也。其规模矩矱,一循百年之旧。十六 七岁游京师,
亦获交当时耆宿数人,守先辈遗风不替者。中间涉览诸大师著述, 参以所闻见,盖当时
“学者社会”之状况,可仿佛一二焉。
大抵当时好学之士,每人必置一“札记册子”,每读书有心得则记焉。


二十、清学分裂的原因 道、咸以后,清学曷为而分裂耶?其原因,有发于本
学派之自身者,有由环 境之变化所促成者。 所谓发于本学派自身者何耶?其一,
考证学之研究方法虽甚精善,其研究范 围却甚拘迂。就中成绩最高者,惟训诂一
科,然经数大师发明略尽,所余者不过 糟粕。其名物一科,考明堂,考燕寝,考
弁服,考车制,原物今既不存,聚讼终 未由决。典章制度一科,言丧服,言禘
祫,言封建,言井田,在古代本世有损益 变迁,即群书亦末由折衷通会。夫清学
所以能夺明学之度而与之代兴者,毋亦曰 彼空而我实也?今纷纭于不可究诘之名
物制度,则其为空也,与言心言性者相去 几何?甚至言《易》者摈“河图洛书”而
代以“卦气爻辰”,其矫诬正相类。诸 如此类者尚多,殊不足以服人。要之清学以
提倡一“实”字而盛,以不能贯彻一 “实”字而衰,自业自得,固其所矣。 其二,凡
一有机体发育至一定限度,则凝滞不复进,因凝滞而腐|败,而衰 谢,此物理之恒
也。政制之蜕变也亦然,学派之蜕变也亦然,清学之兴,对于明 之“学阀”而行革
命也。 乃至乾嘉以降, 而清学已自成为炙手可热之一“学阀”。 即如方东树之《汉
学商兑》 ,其意气排轧之处固甚多,而切中当时流弊者抑亦不 少,然正统派诸
贤,莫之能受,其驺卒之依附末光者,且盛气以临之。于是思想 界成一“汉学专
制”之局。 学派自身, 既有缺点, 而复行以专制, 此破灭之兆矣。 其三,清学家
既教人以尊古,又教人以善疑。既尊古矣,则有更古焉者,固在所 当尊。既善疑
矣,则当时诸人所共信者,吾曷为不可疑之?盖清学经乾嘉全盛以 后, 恰如欧洲
近世史初期, 各国内部略奠定, 不能不有如科仑布其人者别求新陆, 故在本派中
有异军突起,而本派之命运,遂根本摇动,则亦事所必至、理有固然 矣。 所谓由
环境之变化所促成者何耶? 其一,清初“经世致用”之一学派所以中绝者,固由学
风正趋于归纳的研究 法,厌其空泛,抑亦因避触时忌,聊以自藏。嘉道以还,积
威日弛,人心已渐获 解放,而当文恬武嬉之即极,稍有识者,咸知大乱之将至。
追寻根原,归咎于学 非所用,则最尊严之学阀,自不得不首当其冲。 其二,清学
之发祥地及根据地,本在江浙。咸同之乱,江浙受祸最烈,文献 荡然,后起者转
徙流离,更无余裕以自振其业,而一时英拔之士,奋志事功,更 不复以学问为
重。凡学术之赓续发展,非比较的承平时代则不能。咸同间之百学 中落,固其宜
矣。 其三,“鸦片战役”以后,志士扼腕切齿,引为大辱奇戚,思所以自湔拔, 经


世致用观念之复活,炎炎不可抑。又海禁既开,所谓“西学”者逐渐输入,始 则工
艺, 次则政制。 学者若生息于漆室之中, 不知室外更何所有, 忽穴一牖外窥,
则粲然者皆昔所未睹也,还顾室中,则皆沈黑积秽。于是对外求索之欲日炽,
对 内厌弃之情日烈。欲破壁以自拔于此黑暗,不得不先对于旧政治而试奋斗,于
是 以其极幼稚之“西学”知识, 与清初启蒙期所谓“经世之学”者相结合,别树一
派,向于正统派公然举叛旗矣。此则清学分裂之主要原因也。

泥牛入海歇后语-明月夜留别


赞美秋天的诗句-举头望明月


重山复水-雕栏玉砌


纳兰诗词-清高宗


介绍鲁迅-关于山的诗


重阳的诗句-普济寺


黄巢咏菊-微尘


另克-三十六计第一计


Tags: 俞樾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