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古诗 > 正文

唐宋词简释

经典古诗词|诗歌大全来源: http://shicimingju.cn/shige/ 2020-11-05 20:53经典古诗 295 ℃

列国自有疆-知多少



唐宋词简释


唐圭章选释

目录
卷一
李 白(二首)
温庭筠(十首)
皇甫松(二首)
韦 庄(九首)
薛昭蕴(一首)
牛 峤(二首)
牛希济(一首)
欧阳炯(一首)
顾 夐(一首)

卷二
孙光宪(一首)
鹿虔扆(一首)
李 璟(二首)
李 煜(十九首)
冯延巳(四首)
范仲淹(三首)
张 先(三首)
晏 殊(八首)
韩 缜(一首)
宋 祁(一首)
欧阳修(十首)
柳 永(七首)
王安石(一首)

卷三
王安国(一首)
晏几道(九首)
苏 轼(十首)

卷四
秦 观(八首)
赵令畤(二首)
舒 亶(一首)

朱 服(一首)
毛 滂(一首)
陈 克(一首)
张舜民(一首)
李之仪(一首)
贺 铸(六首)

卷五
周邦彦(十六首)

卷六
叶梦得(二首)
李清照(四首)
赵 佶(一首)
陈与义(二首)
周紫芝(二首)
徐 伸(一首)
李 玉(一首)
鲁逸仲(一首)

卷七

岳 飞(一首)

张 抡(一首)

张孝祥(二首)

韩元吉(一首)

袁去华(二首)


陆 淞(一首)

陆 游(一首)

陈 亮(一首)

辛弃疾(七首)



卷八
姜 夔(十四首)
章良能(一首)
刘 过(一首)

卷九
俞国宝(一首)
史达祖(四首)
刘克庄(一首)
潘 牥(一首)
吴文英(十一首)

卷十
黄孝迈(一首)
无名氏(一首)
刘辰翁(二首)
周 密(四首)
蒋 捷(二首)
张 炎(五首)
王沂孙(四首)

后记
校读后记






李 白(二首)

菩萨蛮
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瞑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
玉阶空伫立。宿鸟归飞急。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

此首望远怀人之词,寓 情于境界之中。一起写平林寒山境界,苍茫悲壮。
梁元帝赋云:“登楼一望,唯见远树含烟。平原如此, 不知道路几千。”
此词境界似之。然其写日暮景色,更觉凄黯。此两句,白内而外。“瞑
色”两 句,自外而内。烟如织、伤心碧,皆瞑色也。两句折到楼与人,
逼出“愁”字,唤醒全篇。所以觉寒山伤 心者,以愁之故;所以愁者,
则以人不归耳。下片,点明“归”字。“空”字,亦从“愁”字来。乌归飞急,写出空间动态,写出鸟之心情。鸟归人不归,故云“空伫立”。
“何处”两句,自相呼应, 仍以境界结束。但见归程,不见归
人,语意含蓄不尽。

忆秦娥

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秦楼月。年年柳色,灞陵伤别。
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
此首伤今怀古,托兴 深远。首以月下箫声凄咽引起,已见当年繁华
梦断不堪回首。次三句,更自月色外,添出柳色,添出别情 ,将情景融
为一片,想见惨淡迷离之概。下片揭响云汉,摹写当年极盛之时与地。
而“咸阳古道 ”一句,骤落千丈,凄动心目。再续“音尘绝”一句,悲
感愈深。“西风”八字,只写境界,兴衰之感都 寓其中。其气魄之雄伟,
实冠今古。北宋李之仪曾和此词。

温庭筠(十首)

菩萨蛮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峨眉。弄妆梳洗迟。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贴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此首写闺怨,章 法极密,层次极清。首句,写绣屏掩映,可见环境
之富丽;次句,写鬓丝撩乱,可见人未起之容仪。三、 四两句叙事,画
眉梳洗,皆事也。然“懒”字、“迟”字,又兼写人之情态。“照花”
两句承上 ,言梳洗停当,簪花为饰,愈增艳丽。末句,言更换新绣之罗
衣,忽睹衣上有鹧鸪双双,遂兴孤独之哀与 膏沐谁容之感。有此收束,


振起全篇。上文之所以懒画眉、迟梳洗者,皆因有此一段怨情蕴蓄于中
也。

菩萨蛮

杏花含露团香雪。绿杨陌上多离别。灯在月胧明。觉来闻哓莺。
玉钓褰翠幕。妆浅旧眉薄。春梦正关情。镜中蝉鬓轻。

此首抒怀人之 情。起点杏花、绿杨,是芳春景色。此际景色虽美,
然人多离别,亦黯然也。“灯在”两句,拍到己之因 别而忆,因忆而梦;
一梦觉来,廉内之残灯尚在,廉外之残月尚在,而又闻晓莺恼人,其境
既迷 离倘恍,而其情尤可哀。换头两句,言晓来妆浅眉薄,百无聊赖,
亦懒起画眉弄妆也。「春梦」两句倒装 ,言偶一临镜,忽思及宵来好梦,
又不禁自怜憔悴,空负此良辰美景矣。张皋文云:“飞卿之词,深美闳
约。”观此词可信。末两句,十字皆阳声字,可见温词声韵之响亮。

菩萨蛮


玉楼明月长相忆。柳丝袅娜春无力。门外草萋萋。送君闻马嘶。
画罗金翡翠。香烛消成泪。花落子规啼。绿窗残梦迷。

此首写怀人, 亦加倍深刻。首句即说明相忆之切,虚笼全篇。每当
玉楼有月之时,总念及远人不归,今见柳丝,更添伤 感;以人之思极无
力,故觉柳丝摇漾亦无力也。“门外”两句,忆及当时分别之情景,宛
然在目 。换头,又入今情。绣帏深掩,香烛成泪,较相忆无力,更深更
苦。着末,以相忆难成梦作结。窗外残春 景象,不堪视听;窗内残梦迷
离,尤难排遣。通体景真情真,浑厚流转。


菩萨蛮

宝函钿雀金鸂鶒。沈香阁上吴山碧。杨柳又如丝。驿桥春雨时。
画楼音信断。芳草江南岸。鸾镜与花枝。此情谁得知。

此首,起句写 人妆饰之美,次句写人登临所见春山之美,亦“春日
凝妆上翠楼”之起法。“杨柳”两句承上,写春水之 美,仿佛画境。晓
来登高骋望,触目春山春水,又不能已于兴感。一“又”字,传惊叹之
神,且 见相别之久,相忆之深。换头,说明人去信断。末两句,自伤苦
忆之情,无人得知。以美艳如花之人,而 独处凄寂,其幽怨深矣。“此


情”句,千回百转,哀思洋溢。
更漏子
玉炉香,红蜡泪。偏照画堂秋思。眉翠薄,鬓云残。夜长衾枕寒。
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
此首写离情,浓淡相间 ,上片浓丽,下片疏淡。通篇自昼至夜,自
夜至晓。其境弥幽,其情弥苦。上片,起三句写境,女三句写 人。画堂
之内,惟有炉香、蜡泪相对,何等凄寂。迨至夜长衾寒之时,更愁损矣。
眉薄鬓残,可 见展转反侧、思极无眠之况。下片,承夜长来,单写梧桐
夜雨,一气直下,语浅情深。宋人句云:“枕前 泪共阶前雨,隔个窗儿
滴到明。”从此脱胎,然无上文之浓丽相配,故不如此词之深厚。
南歌子
倭堕低梳髻,连娟细扫眉。终日两相思。为君憔悴尽,百花时。
此首写相思 ,纯用拙重之笔。起两句,写貌。“终日”句,写情。
“为君”句,承上“相思”,透进一层,低回欲绝 。
南歌子
懒拂鸳鸯枕,休缝翡翠裙。罗帐罢炉薰。近来心更切,为思君。
此首,起三句三层。“近来”句,又深一层。“为思君”句总束,
振起全词,以上所谓“懒 ”、“休”、“罢”者,皆恩君之故也。
梦江南
千万恨,恨极在天涯。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摇曳碧
云斜。
此首叙飘泊之苦 ,开口即说出作意。“山月”以下三句,即从“天
涯”两字上,写出天涯景色,在在堪恨,在在堪伤。而 远韵悠然,令人
讽诵不厌。
梦江南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
苹洲。
此首记倚楼望归 舟,极尽惆怅之情。起两句,记午睡起倚楼。“过
尽”两句,寓情于景。千帆过尽,不见归舟,可见凝望 之久、凝恨之深。
眼前但有脉脉斜晖、悠悠绿水,江天极目,情何能已。末句,揭出肠断
之意, 余味隽永。温词大抵绮丽浓郁,而此两首则空灵疏荡,别具丰神。
河传
湖上。闲望。雨潇潇。烟浦花桥。路遥。谢娘翠蛾愁不销。终朝。
梦魂迷晚潮。 荡子天涯归棹远。春已晚。莺语空肠断。若耶溪。溪
水西。柳堤。不闻郎马嘶。
此首二、 三、四、五、七字句,错杂用之,故声情曲折宛转,或敛
或放,真似“大珠小珠落玉盘”也。“湖上”点 明地方。“闲望”两字,
一篇之主。烟雨模糊,是望中景色;眉锁梦迷,是望中愁情。换头,写


水上望归,而归棹不见。着末,写堤上望归,而郎马不嘶。写来层次极
明,情致极缠 绵。白雨斋谓“直是化境”,非虚誉也。

皇甫松(二首)

梦江南
兰烬落,屏上暗红蕉。闲梦江南梅熟日,夜船吹笛雨潇潇。人语驿
边桥。
此 首写梦境,情味深长。“兰烬”两句,写闺中深夜景象,烛花己
落,屏画已暗,人亦渐入梦境。“闲梦” 二字,直贯到底,梦江南梅熟,
梦夜雨吹笛,梦驿边人语,情景逼真,欢情不减。然今日空梦当年之乐< br>事,则今日之凄苦,自在言外矣。
梦江南
楼上寝,残月下帘旌。梦见秣陵惆怅事,桃花柳絮满江城。双髻坐
吹笙。
此首与前首同写 梦境,作法亦相同。起处皆写深夜景象,惟前首写
窒内之烛花落几,此首则写室外之残月下帘。“梦见” 以下,亦皆梦中
事,梦中景色,梦中欢情,皆写得灵动美妙。两首《梦江南》,纯以赋
体铺叙, 一往俊爽。

韦 庄(九首)

菩萨蛮
红楼别夜堪惆怅。香灯半掩流苏帐。残月出门时。美人和泪辞。
琵琶金翠羽。弦上黄莺语。劝我旱归家。绿窗人似花。
此首追忆当年离别之词。起言别夜 之情景,次言天明之分别。换头
承上,写美人琵琶之妙。末两句,记美人别时言语。前事历历,思之惨< br>痛,而欲归之心,亦愈迫切。韦词清秀绝伦,与温词之浓艳者不同,然
各极其妙。
菩萨蛮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炉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此首写江南之佳丽,但有思归之意 。起两句,自为呼应。人人既尽
说江南之好,劝我久住,我亦可以老于此间也。“只合”二字,无限凄< br>怆,意谓天下丧乱,游人飘泊,虽有乡不得还,虽有家不得归,惟有羁
滞江南,以待终老。“春水 ”两句,极写江南景色之丽。“炉边”两句,
极写江南人物之美。皆从一己之经历,证明江南果然是好也 。“未老”
句陡转,谓江南纵好,我仍思还乡,但今日若还乡,目击离乱,只令人
断肠,故惟有 暂不还乡,以待时定。情意宛转,哀伤之至。
菩萨蛮
如今却忆江南乐。当时年少春衫薄。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
翠屏金屈曲。醉入花丛宿。此度见花枝。白头誓不归。


此首陈不归 之意。语虽决绝,而意实伤痛。起言“江南乐”,承前
首“江南好”。以下皆申言江南之乐。春衫纵马, 红袖相招,花丛醉宿,
翠屏相映,皆江南乐事也。而红袖之盛意殷勤,尤可恋可感。“此度”
与 “如今”相应。词言江南之乐,则家乡之苦可知。兵干满眼,乱无已
时,故不如永住江南,即老亦不归也 。
菩萨蛮
洛阳城里春光好。洛阳才子他乡老。柳暗魏王堤。此时心转迷。
桃花春水渌。水上鸳鸯浴。凝恨对残晖。忆君君不知。
此首忆洛阳之词。身在江南,还乡 固不能,即洛阳亦不得去,回忆
洛阳之乐,不禁心迷矣。起两句,述人在他乡,回忆洛阳春光之好。“柳
暗”句,设想此际洛阳魏王堤上之繁盛。“桃花”两句,又说到眼前景
色,使人心恻。末句,对 景怀人,朴厚沈郁。
浣溪沙
夜夜相思更漏残。伤心明月凭阑千。想君思我锦衾寒。 咫尺画堂深
似海,忆来唯把旧书看。几时携手入长安。
此首怀人。上片,从对面看想,甚 似老杜“今夜鄜州月”一首作法。
下片,言己之忆人,一句一层。“咫尺”句,言人去不返;“忆来”句 ,
言相忆之深;“几时”句,叹相见之难,亦“何时倚虚幌,双照泪痕干”
之意。
应天长
绿槐阴里黄莺语。深院无人春昼午。画帘垂,金凤舞。寂寞绣屏香
一炷。 碧天云,无定处。空有梦魂来去。夜夜绿窗风雨。断肠君信
否。
此首,上片写昼景,下片 写夜景。起两句,写帘外之静。次三句,
写帘内之寂。深院莺语,绣屏香袅,其境幽绝。换头,述相思之 切。着
末,言风雨断肠,更觉深婉。
荷叶杯
记得那年花下。深夜。初识谢娘时。水堂西面画帘垂。携手暗相期。
惆怅晓莺残月。相别。从此隔音尘。如今俱是异乡人。相见更无因。
此首伤今怀昔。“记 得”以下,直至“相别”,皆回忆当年初识时
及相别时之情景。“从此”以下三句,言别后之思念,语浅 情深。
女冠子
四月十七。正是去年今日。别君时。忍泪佯低面,含羞半敛眉。 不
知魂已断,空有梦相随。除却天边月,没人知。
此首上片,记去年别时之苦况。一起直 叙,点明时间。“忍泪”十
字,写别时状态极真切。下片,写思极入梦,无人知情,亦凄惋。
女冠子
咋夜夜半。枕上分明梦见。语多时。依旧桃花面,频低柳叶眉。 半
羞还半喜,欲去又依依。觉来知是梦,不胜悲。


此首通篇记梦境 ,一气赶下。梦中言语、情态皆真切生动。着末一
句翻腾,将梦境点明,凝重而沈痛。韦词结句多畅发尽 致,与温词之多
含蓄者不同。
谒金门
春满院。叠损罗衣金线。睡觉水晶帘未卷。帘前双语燕。 斜掩
金铺一扇。满地落花千片。早是相思肠欲断。忍教频梦见。
此首写睡起之惆怅。“春 满院”,醒来所见帘外之景象也。“叠损”句,
写睡时罗衣未解,可见心悲意懒之情。“睡觉”两句,传 双燕之神,画亦
难到。因睡觉无心,故未卷帘;因帘未卷,故燕不得入;燕不得入,故
惟有帘前 对语,似叹亦似怨也。下片,“落花千片”,是起来所见帘外之
景象,所闻双燕呢喃,所见落花千片,总 是令人兴感。“早是”两句,尽
情吐露相思之苦,寻常相思,已是肠断,何况梦中频见,更难堪矣。文< br>字分两层申说,宛转凄伤之至。“梦见”应“睡觉”,“早是”与“忍教”二字
呼应。此种情景交 融之作,正与韦相同工。
牛 峤(二首)

菩萨蛮
舞裙香暖金泥凤。画梁语燕惊残梦。门外柳花飞。玉郎犹未归。
愁匀红粉泪。眉剪春山翠。何处是辽阳。锦屏春昼长。
此首,首句形容服饰之盛,次句言 燕语惊梦。以下言梦醒凝望,柳
花乱飞,遂忆及远人未归。换头,言勉强梳洗,愁终难释。“何处”两< br>句,更念及远人所在之处,愈增相思;相思无已,故倍觉春昼之长。写
来声情顿挫,自臻妙境。
西溪子
捍拨双盘金凤。蝉鬓玉钗摇动。画堂前,人不语。弦解语。弹到昭
君怨处。翠蛾愁。不抬头。
此首记弹琵琶。起言琵琶上捍拨之美;次言弹琵琶者之美;“画堂”
三句,言琵琶声音之美。末言弹者姿 态,倍显弹者之无限幽怨,尽自弦
上发出。张子野词“弹到断肠时,春山眉黛低”,即袭此。然落牛词之
后,亦不见其佳胜也。
牛希济(一首)
生查子
春山烟欲收,天淡稀 星小。残月脸边明,别泪临清晓。语已多,情
未了。回首犹重道。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
此首写别情。上片别时景,下片别时情。起写烟收星小,是黎明景
色。“残月”两句,写晓景尤真切。残 月映脸,别泪晶莹,并当时人之
愁情,都已写出。换头,记别时言语,悱恻温厚。着末,揭出别后难忘< br>之情,以虚处芳草之绿,而联想人罗裙之绿,设想似痴,而情则极挚。
欧阳炯(一首)
三字令


春欲尽,日迟迟。牡丹时。罗幌卷,翠帘垂。彩笺书,红粉泪,两
心知。 人不在,燕空归。负佳期。香烬落,枕函欹。月分明,花淡
薄,惹相思。
此首每句三字, 笔随意转,一气呵成。大抵上片白昼之情景,由外
及内。下片午夜之情景,由内及外。起句,总点春尽之 时。次两句,点
帘外日映牡丹之景。“罗幌”两句,记人在帘内之无绪。“彩笺”两句,记
人在 帘内之感伤。人去不归,徙有彩笺,见笺思人,故不禁泪下难制。
“两心知”一句,因己及人,弥见两情 之深厚。换头三句,说明燕归人不
归,空负佳期。“香烬”两句,写夜来室内之惨淡景象。结句,又从室 内
窥见外面之花月,引起无限相思。
顾 夐(一首)
荷叶杯
一去又乖期信。春尽。满院长莓苔。手挼裙带独徘徊。来么来。
来么来。
此首怀人。语极 质朴,情极深刻。起叙人去之久,音讯之疏。“春
尽”两句,画出久荒之庭院。“手挼”句,写足娇痴无 聊之情态。末两句,
重叠问之,含思凄悲,想见泪随声落之概。
孙光宪(一首)

谒金门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白纻春衫如雪色。扬州初去日。 轻别
离,甘抛掷。江上满帆风疾。却羡彩鸳三十六。孤鸾还一只。
此首写飘泊之感与相思 之苦。起两句,即懊恨百端,沈哀入骨。“白
纻”两句,记去扬州时之衣服,颇见潇洒豪迈之风度。下片 换头,自写
江上流浪,语亦沉痛。末两句,更说明孤栖天涯之悲感。通篇入声韵,
故觉词气遒警 ,情景沈郁。

王四海-描写景色的词语


子婴怎么死的-jinwu


情诗名句-宋璟


立秋的诗句-景轩


陈公弼传-搞笑签名


易传-纳兰性德浣溪沙


幽幽无极-望长安


螳螂捕蝉的故事-千载谁堪伯仲间


Tags: 斜晖脉脉水悠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