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古诗 > 正文

李白《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诗仙”的布景艺术

经典古诗词|诗歌大全来源: http://shicimingju.cn/shige/ 2020-11-05 17:39经典古诗 602 ℃

的花园-清泉



李白《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诗仙”的布景艺术

文赵方涛

“诗仙”李白与“诗圣”杜甫被后世合称“李杜”。他们的友谊
也为后人所称道。可 是,究其实质,那不过是杜甫“剃头挑子一头热”。
为什么这么说呢?杜甫怀念李白的诗多达十五首,可 谓首首感情真
挚,尤其是《梦李白》(二首)更让人不忍卒读。李白写给杜甫的诗,
却只有三首 ,而其中一首还调侃杜甫说:“借问别来太瘦生,总为从
前作诗苦。”其实,在大唐诗人的朋友圈中,人 家李白真正看重的朋
友是孟浩然与王昌龄。他为前者写了著名的《赠孟浩然》与《黄鹤楼
送孟浩 然之广陵》,为后者写了著名的《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
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来欣赏他为王昌龄 写的这首诗。其诗曰:
杨花落尽子规啼,
闻道龙标过五溪。
我寄愁心与明月,
随君直到夜郎西。
王昌龄,字少伯,河东晋阳(今山西太原)人,一说京兆长安(今
陕西西安)人。其实,我们并不太关心他到底是哪里人,更关心的是
他的诗人身份与他的诗作。王昌龄是 盛唐著名边塞诗人,有“诗家夫
子王江宁”之誉,尤其擅长七绝,所以又被后人誉为“七绝圣手”。他早年贫苦,曾一度靠躬耕为生,三十岁左右才进士及第。可惜,他
一生仕途坎坷,始则沉沦下僚, 继而不断被贬——先是被贬岭南,后
又被贬湖南——最终被亳州刺史闾丘晓杀害。
1

开元年间,王昌龄因好友孟浩然而结识李白,并成为至交好友。
天宝七载(748) ,王昌龄在担任江宁(今南京)丞八年后,又被贬为
龙标(今湖南怀化黔阳县)尉。所谓“县丞”相当于 县招待所所长,
而“县尉”则相当于县公安局局长。不过,在那样一个偏远的地方做
县尉,等同 于流放。
此诗劈头一句“杨花落尽子规啼”,乃是交代诗人听闻老朋友王
昌龄被远谪时自己身 边的自然风物。可是,“杨花落尽”与“子规啼”
跟王昌龄被贬又有什么关系呢?古人称柳树为杨柳,所 以柳絮在古人
口中又名“杨花”。大概因为“昔我往矣,杨柳依依”(《诗经·采薇》)
的缘故 吧,古人便有了折柳送别的传统。“柳絮因风起”,飘飘荡荡不
由自主,与古人身不由己的游宦正相似。 因此,杨花也成为离别的意
象。比如苏轼《水龙吟·次韵章质夫杨花词》“似花还似非花,也无
人惜从教坠。抛家傍路,思量却是,无情有思。……细看来,不是杨
花,点点是离人泪。”又比如郑谷《 淮上与友人别》“扬子江头杨柳春,
杨花愁杀渡江人。”如今柳絮已经落尽,而老朋友却还要被远谪龙标 ,
反衬之下,诗人的离愁自然更要增加一倍。
李白天赋极高,遣词造句之际,真可说是“翻手 为云覆手为雨”。
王之涣《送别》诗说“杨柳东风树,青青夹御河。近来攀折苦,应为
别离多。 ”可当他写《劳劳亭》时,柳条还没发青呢!于是,李白便
说“天下伤心处,劳劳送客亭。春风知别苦, 不遣柳条青。”郑谷《淮
上与友人别》诗中说“扬子江头杨柳春,杨花愁杀渡江人。”然而,
如 今柳絮已经飘落净尽,可怎么办呢?李白有办法。他说“杨花落尽
2

子规啼,闻 道龙标过五溪。”柳条与柳絮不应景,李白照样可以运用,
而且别出心裁。乾嘉年间,张南庄在其古典幽 默小说《何典》的结尾
处,有诗云“文章自古无凭据,花样翻新做出来”,正可为李白做一
注脚 。
子规,又名“杜宇”,相传是古蜀国王杜宇死后所化,啼叫之声,
仿佛在说“不如归去”。 因此,听闻杜鹃的啼叫之声,很容易引起人
的思乡之情。比如李白的《宣城见杜鹃花》“蜀国曾闻子规鸟 ,宣城
还见杜鹃花。一叫一回肠一断,三春三月忆三巴。”如今,在杜鹃“不
如归去”的啼叫声 中,听闻老朋友王昌龄远谪龙标,诗人的离愁自然
还要更增加一倍。
如果说李白的《怨情》( 其诗曰:美人卷珠帘,深坐颦蛾眉。但
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表现了他高超的镜头艺术的话,那么这 句
“杨花落尽子规啼”则又表现了他高超的布景艺术。首先,他布置的
是柳树,但他却又不用柳 树,而用柳絮(杨花),可是景物中又偏偏
没有柳絮(杨花);其次,他用“子规啼”,布景中却又见不 到子规,
只闻其声,不见其鸟,后来南宋翁卷《乡村四月》的“子规声里雨如
烟”,亦是如此; 再次,这首送别诗是遥寄给老朋友王昌龄的,所以
这些布景又都围绕在诗人自己的身边,与被送别的王昌 龄却了无干
涉。
“五溪”的说法不一。其实,具体是哪五条溪流也并不重要。溪
流是 地理上自然形成的分隔线,不论溪流之间相去是远还是近,都在
感情上增加了诗人与老朋友王昌龄的距离 。总之五条溪流,便将王昌
3

龄与诗人一重重地隔离开,直至把他阻隔到蛮荒之地的龙标。
此诗前两句落脚在“闻王昌龄左 迁龙标”上,后两句则落脚在“遥
有此寄”上。诗人所寄的是什么呢?绝不单单是一首诗,而是一份真< br>挚的友情。那他又是如何寄的呢?李白惯会就地取材。他抬头望见天
上的一轮明月,既然它照耀着 自己,那么它也一定照耀着老朋友王昌
龄。于是,他便抓了天上明月的壮丁,把它安放在自己的诗中,并 把
自己对老朋友无辜被贬的愤懑,以及与老朋友离别的愁苦,都一股脑
儿寄托给这一轮明月,让 它陪伴老朋友一同前往贬所,一路慰藉老朋
友的寂寞。从这两句诗,我们又不难看出李白对老朋友的一往 深情。
另外,东汉仲长统《述志》诗有云:“寄愁天上,埋忧地下。”李白的
“我寄愁心与明月 ”,未必是引用,很可能是暗合。
王昌龄《送柴侍御》诗中说“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
李白此诗后两句也有异曲同工之妙,皆是送别而不分别。不过,两首
诗也有不同之处。李白只把 自己对老朋友的感情寄托给明月,而王昌
龄则寄托给青山、云雨和明月。由此,大概也可推测出,王诗所 写是
白天的当面送别,而李诗则是夜晚的遥寄。然而,他们的送别而不分
别则是一致的。 总之,李白此诗既是一首一往情深的送别诗,也是一首别具一格
的送别诗。因为,它既是一场不曾见 面的送别,可说是“别中送别”,
又是一场不曾分别的送别,又可说是“别而不别”。
4

余思-离骚全文


幻真-再续


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画璧


邻里-手足情


谁凿壁偷光-凤凰飞


一水护田将绿绕的下一句-温彦博


洞庭山-祝寿


幻城经典语录-黄道周


Tags: 郑谷  

热门标签